比奇屋 > 皇门贵媳 > 第四百五十三章 猫捉老鼠

第四百五十三章 猫捉老鼠

    说完这句话,侍女自然是也不想跟这些粗人们再有过多的计较“今天晚上趁着巡逻换班,咱们去城主府里一探究竟。”

    哪成想那些侍卫们压根儿就不想一起前往“那可是城主府,万一要是被城主的侍卫们抓住了,咱们该怎么说?”

    侍女听见这句话以后,一直隐忍的脾气当下就爆发了出来“若是人丢了,你不想想自己还有没有命活在这个世上?”

    这句话可谓是直接戳中了一群人的痛点,这句话说的确实不假。他们之所以能在盛紫安的身边不就是主子专门给他们派的任务吗?

    依照主子的脾气,他们若是这一次任务失败,后果那可真的是不堪设想。

    “好。”在生命面前,他们这些人自然是要将面子抛诸脑后的,因此当下就同意了。

    当天夜里,几个人穿上夜行衣,从城主府的房顶.进入院子,但孰不知,他们这边刚才进院子的门坞城城主那边就得到了消息。

    大管家忍俊不禁的,看着正在听小曲儿的城主“主子门外盯着的几个人进来了。”

    这句话说完过了好久城主依旧是闭着眼睛,摇晃着手指,跟着曲子的旋律来回律动。直到一曲相思弹完,城主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里面赫然闪过一丝凌厉,随后眼位处尽是玩味的笑容“哦?先看看他们要做什么。”

    大管家听见这句话愣了一下,城主的意思是就放任那几个门外的苍蝇不管?

    “怎么?是有什么问题吗?”城主自然清楚大管家内心在担心什么,随后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大管家的手。

    “几个苍蝇在我城主府里,还翻不出什么浪花来,更何况还是几只养尊处优的苍蝇。”城主这话说的可谓是极其的看不上贵德公主身边的人了。

    果不其然,在城主的放任下几个人很快就来到了客房的所在地,依照之前的记忆,推门进来果然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侍女当下就来到床前探了探温度,冰冰凉,神色木然一紧“恐怕这人是早都跑了!”

    “什么?”侍卫首领当下大惊,毕竟这人没了,他们该怎么向主子交代?

    “走,去找城主。”说着侍女二话不说的就往城主府的主院走去,但是是胃里好歹有了个长脑子的,当下开口表示。

    “咱们是翻墙进来的,若是城主问起来该怎么说?”听见侍卫这么问,是你前进的脚步突然停止。

    神色复杂的,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说话的是“我相信在这样大的事情面前,咱们私自进府,城主自然也会大人有大量。”

    侍女这句话说的,完全是在强词夺理,但是他们这些大老爷们自然也不会跟一个女人家去计较,因此不再说话。

    看见在前厅门口像是早已经等了许久的大管家时侍女的神情变得有些奇怪“我们来找城主大人说些事情。”

    正准备抬脚进门的时候,却被管家一下子拦下“姑娘既然是登门拜访,又为何要做那梁上君子?”

    听见这句话侍女转头似笑非笑,一般的看了一下这个老人“您老人家说的是,这不是事出紧急,这才坏了规矩,相信城主大人必定不会放在心上的。”

    到底是跟在贵德公主身边了许久,这说起话来还真是十分的有水平,高帽子戴的,若是城主在生气,恐怕会引起人的非议。

    “姑娘说笑了,城主就在里面,只不过,只许姑娘一人进去。”说着看了一眼,是女身后的侍卫。

    “你!”那些侍卫们自然也不是好说话的,当下就亮出手里的配件,却没有想到城主府里的风向赫然转变。

    敌暗我明的趋势让侍卫们内心隐约有些心虚,侍女倒是没所谓的向后看了一眼,侍卫们立马收起了手里的剑。

    “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去去就来。”侍女这句话说得也是十分的有深意,其实就是在给那些侍卫们递话。

    一旦自己进去的时间过长,那就说明她在里面遇到了危险。侍卫首领自然当下就明白了侍女的意思随后拱了拱手。

    大管家看见这一幕自然没有多说话,只是觉得这些人的那些小心思真的是相当无趣。

    怪不得城主看不上他们呢,在前往前厅的过程中,大管家忍不住开口“这位姑娘,我们主子脾气不太好。”

    谁知道侍女压根儿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这内心还在嗤笑:脾气不好?他们家公主的脾气也不好。

    刚想着就已经看见了屏风后面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侍女皱了皱眉头,因为这室内的熏香让她隐约有些头疼。

    “奴婢见过城主。”侍女到底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因此,微微的行了一个礼,权当是给城主一个面子。

    “哦?不知道你要来找本城主有何要事?”这城主一副明知故问的感觉,侍女下次就觉得自己那口气没有提上来。

    “我们家小姐在您府上走丢了,不知道城主有没有什么想说的?”侍女直接开门见山,因为她现在算是明白了,这城主简直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你家小姐?你们家小姐是谁呀。”城主看着面前这个一点都不尊重自己的丫头,顿时就起了逗弄的心思。

    说实在的,像那么一个妙人,若是记不住还真是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城主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侍女的语气也越发的不好,似乎隐忍的怒气马上就要爆发出来,但是对上城主那双无辜的眼神,不由得又有些怀疑。

    难不成真的是自己小题大做了?这很快,这个想法就被侍女自己直接否决掉。

    就在侍女准备再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城主突然间恍然大悟,一般的开口表示“你说的是那个,那天晚上在宴会上醉酒的姑娘?”

    “是。”侍女眼神里隐约闪现出一丝期待,可是偏偏城主偏不让她如愿。

    就像是故意猫逗耗子,一般的不断的戏耍玩弄“她呀……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城主故意抬起手按压了几下自己的太阳穴“哎,人老了老了,记性都不好使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城主还偷偷的从指缝里打探侍女的神色,一旁的大管家见了,顿时有想扶额的冲动。

    侍女虽然是没有错过城主这个专门想让她发现的神情“城主不如好好想想?”

    听着侍女的话,城主从旁边喝了一口美酒,闭上了眼眸就像是睡着了一般。站在下面的侍女,即便是此刻内心在焦急,但也知道,自己必须要从他嘴里知道答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外面的侍卫听到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响动,隐约内心有些慌张。

    一个个的探着头想要向里面张望,就在这个时候大管家走了出来“几位不必紧张,那位姑娘现在还是完好无损的,只不过还需要几位静待些时候。”

    “你什么意思?”侍卫长这句话说的极其的不客气,但是大管家也仅仅只是挑了挑眉,并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大管家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把被身后的侍卫长拽住了胳膊,只见侍卫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请您答疑解惑。”

    听见这句话,大管家一下子笑了出来,开口表示“是这样的,我们城主,酒意上头,记性有些不好,有些事情自然是要慢慢回想的。”

    没有想到大管家居然说出一句这样的话,但是侍卫们哪怕是在没有脑子也知道这是城主专门对他们的试探。

    “虽然如此,多谢大管家。”侍卫到底拱了拱手,一脸恭敬的表示。毕竟不管怎么说,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他现在算是明白了。

    就在大厅里的侍女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城主似乎是专门卡了那个点开口“我记得当时让大管家把她安排到客房,后面的日子我似乎再没有见到过那位姑娘。”

    “城主此话当真?”侍女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等了这么长时间居然等来了一句废话。

    “城主如此墨迹,难不成是在拖延时间?”不得不说侍女还真的是个有脑子的,但是城主是什么人?

    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感情轻易的外泄,因此只当迷茫的询问“不知姑娘此话何意?”

    “城主不知?”

    “本城主应当知道?”两个人你来我往间,坞城城主渐渐的将自己的身份提了出来,果然见的侍女变了脸色。

    现在怎么说自己也是个主子,她不过就是个下人,即便身份再高贵,但也还是个下人。

    “希望城主说的最好是实话,若是这件事情查出来与您有关,怕是……”后面的话侍女没有说完,但是言语里的威胁显而易见。

    “怕是什么?”城主就像是故意明知故问,一般不怕死的开口,而面对这样胡搅蛮缠的人,侍女这段时间有些头疼。

    “我们家小姐的身份尊贵,若是人在您府上出了事情,就请您早日烧高香祈祷吧。”侍女虽然没有将话挑明,但是,该有的气势却是半分都没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