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 443 支持
    张明伟就想着早点回去,也不想装逼,直接对他们说道:“看到没有,当科技进步之后,很多以前从未想过,或者说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就会变成可能!这个显微镜是这样,我说得蒸汽机也是。”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之后,认真地总结道:“现在,你们应该相信我说得,科技的力量了吧?只要我们大明大力发展科技,创造出以前从未有过的东西。那么,以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便能做到了。”

    崇祯皇帝听得非常激动,他还年轻,也就三十多点,相信能看到很多大明以前没有的东西。在他当皇帝期间,实现一些以前不可能实现的东西,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什么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之类,和他相比之后,便会黯然失色。

    于是,他便大声地说道:“朕相信先生的话,朕必定全力支持先生。”

    表态了之后,感觉还不够,就又对张明伟说道:“其实,朕早就想收拾那些国子监的监生了,是他们拦着不让朕动手,说先生来教训他们,效果会更好!”

    听到崇祯皇帝的话,底下这些臣子,说实话,有点百感交集的感觉了。

    他们同样是寒窗苦读四书五经过,是孔子门生来的。儒家的印记,是印在了他们的骨子里。

    那些国子监的监生闹事,他们其实是非常理解的。

    一门新的学问即将崛起,并且很大可能性会影响原有的学问,必然会让那些还未读出来的学子产生惶恐之心。

    特别是目前已经有迹象,一些在新学,或者说杂学方面有擅长的人,已经被兴国公召集到京师。

    特别是有关那个蒸汽机的,从京师流传的消息说,兴国公还会建议皇上设立专门的衙门。这也就是说? 那些人也将会有官当。这对科举? 必定造成冲击。

    而兴国公的权势越来越大,威望越来越高? 由兴国公发起的新学? 影响必定也会越来越大。

    之前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怎么反对? 如今出了蒸汽机事故,便刚好借题发挥? 明面上是反对蒸汽机? 实际上,就是反对新学而已。

    当然,对于他们这些已经鲤鱼跃龙门的人来说,虽然冲击已经不大。可身为圣人门徒? 从感情上来说? 他们其实是支持那些国子监监生的。

    但是,能当官到朝廷高官的位置上,就绝对不是迂腐的人。

    更不用说,他们是受国公举荐,换句话说? 国公是他们的恩主,从他们的观念上来说? 反对恩主,这是他们的伦理道德所不允许的。

    再退一步说? 兴国公所推行的新学,并没有伤天害理? 他们这些朝廷高官也没有理由去反对。

    而之前的话? 他们当然也听说过一些事情? 比如说对蒸汽机的畅想。但是,也仅仅是如此而已。

    说真的,没有实现的东西,特别是会引发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们其实更大的倾向是不相信的。

    可如今,他们亲眼目睹了看着什么都没有的水滴上,竟然是一个虫子的世界。这种亲眼所见的震撼,那是比任何话都要来得有说服力的。

    既然什么都没有的水滴上,其实存在一个以前他们从未想过,或者认为从来不会有的世界,那么,蒸汽机的那个,就未必不会实现了!

    此时,听到崇祯皇帝这么表态,他们的心情复杂之下,自然也到了要表态的时候。

    正在这时,王承恩也是毫无心理负担地对张明伟说道:“国公之所学,是为大明急需,乃是富民强国之学,司礼监定然也是全力支持国公的!”

    听到这话,张明伟点点头,便转头看向其他人,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内阁首辅了。

    堵胤锡看到崇祯皇帝在看他,兴国公也在看他,便苦笑了一下,然后似乎释然,对张明伟说道:“国公放心,此等好事,当然是要支持的。下官都有一种冲动,想着早日看到国公所说得这些。”

    “放心,我接下来的时间,便会用在这个蒸汽机的打造上,还有一些其他科技发明上。”张明伟听了,笑着对他说道,“短则一年半载,长着三五年内,这蒸汽机的应用,必然是能看到的。”

    说完之后,他转头看向其他人。

    皇帝,司礼监掌印太监,内阁首辅全都表态了,其他人还能怎么的,有眼见为实在,谁会反对?

    最终,在场的人全都表态支持新学。

    都不用费事,也不用去理那些国子监的监生,由一台显微镜,便达到了回来京师的第一个目的。

    张明伟的心情不错,便笑着又对他们说道:“这台显微镜的作用,是打开了我们对微观世界的认知,对于一些疾病的认知,将会有一个突破,会大大提高我们大明的医学水平,从而让我们少生病,提高寿命。当然,这有一个过程,需要有人利用显微镜这些工具去研究,格物致知,找出微观世界的规律,并加以利用才行。”

    这是造福全人类的事情,不管是皇帝勋贵,还是贩夫走卒,一旦有了成就,全都是会受益的。

    听到他这话,其他人就更是没法反对。

    张明伟当然也了解他们的心情,知道新学会对原有的学识体系的冲击,因此,他便顺便又安慰他们一句道:“其实,新学并不会对儒学有多少冲击。我也不会打压儒学,因为在我看来,新学和儒学其实就是大明的两条腿,一个在于思想,对于价值观的培养;一个在于现实世界,对于现有规律的发现。总之,你们可以这么想,新学其实也来自儒学,格物致知,是为格物学好了。”

    格物致知,源于《礼记?大学》中的八目之一,既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明朝最为有名的王阳明,也是非常重视格物的。

    张明伟从这个角度一说,就更能让儒生接受了。

    说完这些之后,他急着回去,感觉说得也差不多,就不想多说,当即转头问崇祯皇帝道:“陛下,还有什么事么?”

    对于张明伟所说这些,崇祯皇帝是最能置身事外,乐呵呵地看着的。此时一听张明伟的话,便立刻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有,有,东江镇的捷报!”

    张明伟听了,很是高兴,重建东江镇,便有捷报传来,那对于东江镇的壮大,绝对是非常有利的。

    等他看完之后,崇祯皇帝便问出了他最为关心的问题道:“先生感觉,那人会是奴酋么?会怎么样?”

    张明伟有点意外,看着捷报中的描述,想了一下说道:“十之**,就是奴酋皇太极。据我所知,他从松锦之战后,身体就一直不好。如果按照……”

    他本来想说按照历史的发展,可很快回过神来,就立刻改口说道,“……我的推测,他应该活不过今年的。当然,也可能是我推测有误,毕竟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说不定会有和我认知改变的地方。但是,这事情,就算有改变,也不会改变太多。”

    崇祯皇帝一听,顿时大喜道:“这也就是说,奴酋命不久矣?”

    对于奴酋皇太极的生死,在这大殿内的人,没有一个会不关心,因此都竖着耳朵听着。

    张明伟听得点点头道:“应该是没多少时间好活了!”

    听到他这话,一时之间,大殿内的人,不由得都是兴奋起来。

    皇太极的能耐,他们当然是能感受到的。这个人死了,对大明绝对是有非常大的好处。

    不过在张明伟这边,却没有他们这样高兴,就听他对崇祯皇帝说道:“其实,只要我们大明自己做好了,就算皇太极不死,那也没什么了不起。辽东弹簧之地,偏僻之所,光复乃是迟早之事!”

    话语中,透着强烈的自信。

    他的这个话如果放在去年年初的时候来说,估计很多人会觉得狂妄自大!

    朝廷官军对上建虏,野战从未胜过,光是守城,如何个光复辽东法?就连建虏进关内劫掠,朝廷都没一点办法!

    如今,他这个话换别人来说,也同样会有很多人质疑。可是,兴国公所说,那就有份量了。

    他推荐的将领,稳定了辽东的局势不说,甚至还打赢了两次大得战事,不说海上,只是陆地上,兵锋都到过辽阳重镇。

    而兴国公本人,这一年多来,一直领兵南征北战,屡屡以少胜多,最终为肆虐中原的流贼瓦解了大部分,残余也是逃入了西南边陲。

    兴国公在军事上的发言,那是绝对有权威的!

    因此,张明伟的话一说完,大殿内的气氛都明显活跃了起来。

    张明伟不想听他们附和,这天色不早了,该回家休息睡觉的。于是,他抢过话题说道:“而且,整编后的几支军队,已经在草原建功,很快就充实辽东这边。只要再耗一耗建虏实力,到时候便是光复辽东之时了。”

    说完之后,他觉得差不多了,就准备和崇祯皇帝说旅途疲惫什么的。

    可是,户部尚书却没有一点眼力,咳嗽一声开始说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