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在都市当灵探 > 第一百章,弥勒石窟(二)

第一百章,弥勒石窟(二)

    我在都市当灵探大漠烽烟第一百章,弥勒石窟峡谷极深,底部的阳光照不进来,笼罩的红雾使得谷底霾色蒙蒙,把本就是赤红色的墙壁和佛窟燃成了血色。

    虽然不用拿出手电照明,但是峡谷地下暗红的光线还是令得一切事物都诡异朦胧。

    谷底的空气有些干燥,弥漫着一股让人说不上来的味道,有些刺鼻,好像一股蚊香焚烧的感觉。

    时间一久,让人的鼻子和眼睛都有些干涩和火辣。

    樱空家的人走在前面,薛璞和周昀峰等人跟在后面。

    薛璞不自觉的揉了揉鼻梁,瞑目休息了一会。

    这样的动作却被细心的小狐狸十分注意,她从后面急问道:“你眼睛的病!?”她焦急的娥眉紧紧皱着,小手轻轻拉住薛璞的手心。

    “放心,眼睛的病早好了。”薛璞温柔答道。

    小狐狸面有担忧轻声说道:“若是不舒服,就闭上眼睛我牵着你...”语气甚是温柔。

    细致入微的关心令薛璞的脸上露出疑问之色,三年前他眼疾极重,险些失明,后来...后来有些事情便记不清了。

    而如今他的眼疾早已经痊愈,且比常人更好。但问题是小狐狸怎么会知道他有眼疾,二人相识到如今不过短短数月,不由得问道:“丫头你怎么知道,我曾患有眼疾...”

    “...看你眼睛不舒服,猜的~哼!臭男人疑神疑鬼的一天。”小狐狸目露娇嗔,嘟起小嘴可爱却迷人。

    可是当薛璞把头转过去,小狐狸的脸上又流露出担忧之色,趁着樱空家的不注意轻轻挽住薛璞的胳膊。

    众人脚下的土地上,有一层发黑的土灰,走在上面难免全是沙尘。

    沙尘阴霾,气候差异,令得多年老烟民周昀峰的咽炎都快犯了,他好一阵咳嗽:“大老铁,你说说这是块儿什么地方啊!寺庙不像寺庙,街道不像街道的。满院子的佛像,谁住在这里不得吓个好歹啊!”

    薛璞摇了摇头,他对西域文化并不了解,看着无数佛窟构成的道路说道:“不清楚,不过我怀疑这里是一处祭坛...”

    “祭坛?”众人一并疑问。

    贾教授也频频点头:“小薛同志分析的有道理,这峡谷里道路笔直,佛龛杂而有序,却是像一条通往某些祭坛,神庙等宗教场所的道路。”

    一旁的吕嘉一也频频点头。

    由于雾蒙蒙的昏暗,科考队不知不觉间已经从峡谷走进了地下洞穴。

    他们打开手电看着此地地下也有偌大的空间,心知此地遗址由于与世隔绝,保存完好。

    其实论起城镇规模和建城水平,西域胡人远比不上中原汉人。

    但是由于汉地人口稠密,社会经济文化发达,人口变革和社会变迁更大,好多新建筑和新城镇取代了旧建筑和旧城镇,所以一些重镇的建筑物没有保留。

    而许多西域古国处于荒原大漠人烟稀少,与世隔绝,一旦城邦没落便彻底废弃。

    所以这些城邦遗址很容易保存,一旦发现就如同考古化石一般。

    这也是当年吐火罗文这样流行西域一时的语言,能引起国内极高热度的原因。

    众人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佛像,这许多血红色的弥勒无一例外,都被烈焰炙烤的熔化了。

    雕像上熔化后的红色岩石,似浑身滴血般诡异的笑着,令得周昀峰不寒而栗。

    想来那场炙烤熔化城的大火,同样烧到了这里。

    随着洞穴的深入,薛璞渐渐发现,这些佛陀的造像开始变得多样,从最初的弥勒,开始有了释迦摩尼,文殊普贤等等的造像。

    而且有的还有许多,汉传佛教的影子。

    不过这些造像保存不是很好,许多佛身上都有刀兵凿坏的痕迹,而建造时间上也要早于之前的西域佛教的弥勒造像。

    这一切都仿佛在诉说着,他们的这个王国,曾经经历过一场巨大的宗教变革。

    而这场宗教的变革,还伴随着流血与内乱。

    最终这座城邦由多神的佛教信仰,转换成笃信“弥勒”的一种象征意味的信仰。

    想到这里,薛璞的心头开始盘算,弥勒代表的光明的太阳火焰,同样也是拜火教所推崇和追求的。

    而在佛教的典故中,燃灯古佛代表过去,而如来佛代表现在,而弥勒佛又代表了未来与希望。

    龟兹古国笃信佛教,而同样对于弥勒信仰的祆教也是由此传入中原。

    火,又是火,薛璞洞悉了问题的关键,从烽燧村,到胡大的火狱,到熔化城。

    这一切都和“火”密切相关。

    他和随行的贾教授问道:“贾教授,祆教的圣火是听说有不熄的传统。他们是如何燃烧的。”

    贾文章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倒是没有研究,既然祆教崇拜生活不熄,想必也有一些负责给圣火添加燃料的人吧。”

    薛璞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很快借着手电筒的光影,地洞当中出现了,巨大的地砖和一排排巨大的石柱。

    灰白的石柱上没有雕文,从风格上看,和古希腊的神庙石柱有些相似。

    这些石柱拔地而起有几层楼的高度,高耸上天,委实令人瞠目。

    同样这些石柱还有地砖,也都有高温烧灼的痕迹。

    而地砖之上,也刻画着火一般的纹路,从这些纹路上得出如今科考队所来到的却是古龟兹地域的一座信奉祆教的城邦。

    探寻遗址的道路深入地下,大家越走越深,石柱广场的背后,则在地下出现一座巨大的石门。

    石门的后面则通向一座挖掘在地下的巨大宫殿。

    周昀峰不禁吐槽道:“我说大老铁,挺有意思啊!你说这拜火教他们不是信奉什么光明吗,怎么把自己的庙宇修在地下呢?这他们的神明该多闹心啊!”

    “因为他们实行天葬!”身后的吕嘉一突然说道。

    “天葬?就是那种把死者丢弃在野外,任由野狼,飞鸟来吃的习俗?听起来怪吓人的!”周昀峰问道。

    “不错,就是这种习俗,祆教崇拜光明,他们把死者统一放到野外的一处山丘,让鸟兽啄食。祈愿逝者的灵魂能随飞鸟到达天空,而剩下的骨头便埋在地下寺院接受供奉。拜火教把神庙设立在地下,也有祈求光明照亮黑暗的寓意。”吕嘉一说道。

    周昀峰若有所思:“搜嘎,好像有几分道理。”

    听得吕嘉一说的头头是道,贾文章教授也频频点头:“不错,不错!由于地处西域,这种天葬的习俗也影响到了藏区,虽无直接证据,但是很明显现在藏区一些地方实行的天葬可能就是受到了祆教的影响。”

    说道这里周昀峰神色一振,想起当初“脑尸蛊”一案当中,那藏边怪女在他身上图画唐卡的场景,心里一阵忐忑。

    而一旁的小狐狸却捂着嘴一阵偷笑:“哈哈哈,看来我们这次进入的可能不单是神庙,还有可能是一座大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