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锦瑟无央 > 第九百零八章 如果重来

第九百零八章 如果重来

    甚至更可怕的想法都是郁麟若是没有堕仙成魔,而是成为了郁麟仙尊,她与郁麟真的在一起之后,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她也不会经历剖心立誓十道轮回之苦,也不会经历自行剖腹产子和生撕魂魄之痛,之后所有的一切痛苦她都不会经历,她也许会更加的幸福,更加的快乐。可是为什么这样设想,她的心里却是满满的抗拒,若真是那样,她的确可以经历比现在更好的生活,更幸福的生活,大可不必经历那些伤痛和那些心痛,可是为什么就是如此假设,假设她和郁麟在一起,而不是和苍梧在一起,她却那么的抗拒。

    及时有重新来过的机会,她还会义无反顾的选择苍梧,而并非是郁麟,因为她知道自己究竟喜欢的是谁,她真正喜欢的是苍梧,就算和苍梧的这段感情给了她太多的伤痛和泪水,但是若是重新来过她还是会和苍梧一起经历那些酸甜苦辣,悲欢离合,无论是悲是喜,只要和苍梧在一起她全都心甘情愿,她这辈子只会为一人动了心房,为一人红了眼眶,那便是苍梧。就算是郁麟比苍梧早爱上她,可是她还是会等到苍梧为她踏入万丈红尘之中,也许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在南山初次相遇的时候,便注定了他们两个人一定会在一起,她的心中也只会有苍梧一人,再也装不下别人了。

    就算是郁麟比苍梧先喜欢上了她,先对她表达了爱意,但是结果都不会改变的。她在与苍梧开始情缘之前,她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六根清净,甚至不知情为何物,寒玉本无心,何必求多情?是因为苍梧,才让她有了情思,有了七情六欲,才知道什么是爱情,正因为是苍梧,她才成为了今日的莲华。

    她和苍梧的情缘是天定的姻缘,经历了几万年的生死离别都不曾分离,在荧惑守心的时候,所有人都说他们两个的结合是孽缘,是注定要遭受天谴的,可是她从来不相信,在昭告六界之前,他们两个便在一起了几千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是偏偏在昭告六界,举行大婚之后才出现了荧惑守心之象的,她从来不相信什么所为的命运,天道轮回,若说是没有怨,若说是孽缘,他们怎么可能还会有如此出色的孩子?这段姻缘是她争来的,是她求来的,所以说,就算是再有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会坚决的再次选择苍梧,因为苍梧才是她心中最爱的那个人,是她此生唯一的挚爱。

    对于郁麟,她只能感觉到抱歉,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误,郁麟喜欢她,没有错误,她喜欢苍梧,也没有错误,只是爱情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也许是命中注定,也许是命定姻缘,一切都是早已经注定好的。郁麟喜欢她所以不会伤害她,但是他却利用她来伤害她喜欢的人,这样她就绝对不可能容忍。她爱苍梧,甚至可以会为了苍梧舍弃自己的性命,舍弃自己的一切,她如此爱护的一个人,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哪怕是郁麟,哪怕是郁麟喜欢她。

    就算郁麟喜欢她,他也不可以去伤害她喜欢的人,这样他并不会得到她的爱,反而会得到她的仇恨。所以说无论如何,她都要在这两日逃出湮胡摩诃,不会让苍梧和元朗来到湮胡摩诃之中,一旦他们来到湮胡摩诃之中,便会落入到郁麟的圈套之中。无论郁麟再怎么喜欢自己,但是比起称霸六界来说,还是他的野心最为的重要,他会利用自己去威胁苍梧和元朗卸下周身的法力,否则就会伤及自己的性命,他们二人为了自己的安危一定会对郁麟的话言听计从,他们二人一旦卸下周身法力,便会被他所控制,被他折磨甚至被他杀死,达到他逃出湮胡摩诃,称霸六界的目的,她绝对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她等了几万年,才等来了苍梧的爱情,又等了几万年才等到他们两个人再次重逢,为了再次重逢,他们两个人是在经历了太多太多,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离别,经历了太多心酸流泪。这几万年来,她不知流了多少的眼泪,如今他们两个人好不容易在一起了,而且还有了一双优秀的儿女,与这个即将未出世的孩子,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幸福快乐。她不允许任何人去破坏她的家庭,去破坏她难能可贵的幸福。若是谁要破坏她的家庭,伤害她的爱人,去毁掉她争来的幸福,她是绝对可能容忍的,就哪怕以身祭天,身归虚无,她都要与他死战到底的。若是苍梧有了什么意外,她自己是无法活下去的,若是苍梧身归虚无,她自己绝对不可能再存活于世,她会追随他而去。在十道轮回之后那几千年,她已经受够了没有他的日子,在无法与他相见的日子,她对他思之如狂,若是苍梧真的因为进入到湮胡摩诃之中,而被郁麟害死,她绝对会自戕而死,就算是死也要和苍梧在一起,让他在归虚的路上不会孤单,绝对不可能让郁麟得到她。

    想着明日自己就能逃出湮胡摩诃,回到苍梧的身边了,莲华心中喜不自胜,睡得也格外的香甜。“华儿,华儿。”莲华恍惚中听到了苍梧的声音,是苍梧在叫她,她转过身来便看到了苍梧,真的是苍梧。“清则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接我了,我真的好想你呀!”莲华扑进了苍梧的怀中,紧紧的抱着他,她真的好想他。她被郁麟用修罗魔气挟持到湮胡摩诃之中已有有五日,而且在此之前,苍梧与元朗离开了玉清宫前往天外天结界,调伏玄明元载境也已经十日有余,前后算上他一走便是十几日,她真的好想他。

    自从她知道自己法力尽失修为尽毁之后,她便十分依赖苍梧,说实话,若是没有苍梧在她的身边,她对天界以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的胆怯,因为没有法力修为她害怕自己去面对外边的世界,因为她害怕自己因为成为了一个废人,而无法保全自己,保护孩子。被挟持到湮胡摩诃之中,虽然她知道身为郁麟的人质,在苍梧和元朗来到湮胡摩诃之前,他是不可能伤害她的,但是她心中也是害怕的,没有苍梧在她身边,她害怕若是郁麟对她做些什么,她该怎么办?被魅妖困在棺材中的时候,受到了那些非人的折磨,她真的很痛,她忍不住去想苍梧什么时候能来救她,能带她回家,为什么要让她受到这样的折磨?可是头脑清醒之后,她并不希望他来到湮胡摩诃,他若来到了湮胡摩诃,一切会变得更加的糟糕,还是不要来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