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野猪传 > 第100章 再会追月

第100章 再会追月

    紫云山。

    一道恢弘的剑光将一头青螳螂拦了下来。

    “卿生金!立刻放了白云婷,否则就是和我白家开战,就是和天池盟作对。”

    “嘿嘿……”螳螂秀才卿生金冷笑了两声,并未回答挑衅。

    只见青螳螂六根足肢一松,白云婷便从空中坠落。

    随后青螳螂和卿生金一并杀向了白金印。

    片刻之后。

    白金印负伤逃遁,青螳螂再次飞到了森林之中,将受伤昏厥又严重摔伤的白云婷抓了起来。

    白云婷依旧还活着。

    她经过了内炼境的打磨,身体的恢复力惊人,只要不被剖腹,挖心,斩首,无论受了多重的伤势都能慢慢治愈,很难因为非致命伤而死。

    嗡嗡嗡嗡……

    青螳螂翅膀煽动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

    卿生金毫无顾忌的俘虏了白家嫡系。

    紫云山无名山谷。

    九座高塔已经拔地而起。

    三名止殇殿期修士在樊元茂的指挥之下,正做着复杂的调试。

    “樊道友,我料定白宏绪那老儿不出一个时辰,必然来此,你们可曾准备好了?”卿生金询问道。

    “不过这简化版的九龙锁仙阵已经布置完了,我师叔最多半个时辰之后就会赶来,以这大阵之力和欧阳师叔练神期的修为,灭杀白宏绪那老儿应当轻而易举。”樊元茂开口说道。

    “不过卿道友你缘何如此确定那老儿一个时辰之后就会来?”樊元茂再次问道。

    “哈哈哈……樊道友有所不知,我把白宏绪老儿的女儿给抓来了,你说他会不会来?”卿生金朗笑说道。

    樊元茂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

    “卿道友好本事,如何办到的?”樊元茂大感兴趣的问道。

    “当然是寻其外出之机,擒之!”卿生金说道。

    樊元茂摇摇头。

    “不可能这么简单,这白家女子何时外出?你又是如何知晓的?又如何能够将其准确擒拿?”

    “噢……我明白了,卿道友果然老谋深算,只怕是在白堡坊居住的这些年间培养了自己的暗子。”樊元茂嘿嘿一笑,已然猜出了前因后果。

    “樊道友,炼神期的战斗我无法参与,我现在就去把这女子藏进山腹之中,静候佳音。”卿生金说完以后,便让自己的青螳螂抓着白云婷去往了山壁上的山洞。

    这处山洞位于隐藏的灵脉之上,同样也被九龙锁仙阵笼罩。

    片刻之后。

    卿生金来到了寒冰密室的入口,此刻的入口已经被亲身经用螳螂妖的刀足拓宽,正常人完全不需要使用缩骨术就能进入。

    进入寒冰密室之中,卿生金将白云婷放在了角落,而他则坐在了水池子上的石墩上。

    这寒冰密室十分隐蔽,且在大阵笼罩范围之内。

    白宏绪若想救女需先攻破外面山谷的九龙锁仙阵杀死止殇殿早有准备的一行高手。

    虽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卿生金为人谨慎,凡事都做最坏的打算。

    如果那白宏绪真的有本事灭了止殇殿一众修士,那么这寒冰密室中联通暗河的水池就是他最后的逃生通道。

    半个多月以前。

    濮水洞府两女一男,逃至此寒冰密室,最后两女神秘消失。

    卿生金看在眼里自然是大感兴趣,可惜他不会缩骨术不能及时进入寒冰密室,最后只能用螳螂妖的刀足拓宽通道,方才能进入其中。

    进入密室以后,卿生金仔细观察了潭水,发现潭水联通地下暗河,乃是一条极其隐秘的逃生通道。

    那两名女子只怕已经逃离许久,卿生金无意追杀,他只是想利用这条通道给自己逃命。

    ……

    宽阔的鸳鸯河奔流不息。

    一头体型壮硕的棕毛野猪,来到了鸳鸯河畔。

    经过一天一夜的奔跑,朱子山穿过了连绵的山脉,繁华的城市,来到了曾经的君安城郊区。

    这里依旧是白堡势力范围以内,别说换地图,就是连地图的中心都没走出去。

    如果为了安全而换地图,那根本没有必要。

    朱子山只需要变成野猪往山里一猫,鬼都不知道他在哪里,不过那样和等死也没有区别。

    朱子山需要的是一个新的修炼环境,一个可以让他继续强大的人脉和社会关系。

    若是如同眉头苍蝇一般跑下去,就算是跑上百年也毫无作用。

    朱子山必须要有人指路!

    君安城有一个白狐追月,是目前朱子山唯一认识的一只通灵智,懂人言的妖怪。

    虽然朱子山对这个追月敬而远之,但也不得不向其问一下,路在何方?

    扑通一声。

    朱子山跳入了河中,向着君安城,快速游去。

    入夜。

    饮湖居。

    一头野猪从洞里爬了上来。

    他忐忑不安地靠近了狐妖大屋。

    突然间。

    白狐追月公鸭般的嗓子响了起来。

    “你终于来了。”

    嘭嘭嘭……

    饮湖居大屋的三扇大门同时打开。

    一个绝美的女子从大屋里缓缓走了出来。

    朱子山的双眼微眯了起来,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女子,只有一头搔首弄姿的公狐狸。

    这就是晋级先天境界的好处,勘破破幻术的朱子山根本就找不到感觉。

    攻没有兴趣,受无论如何搔首弄姿也毫无作用。

    朱子山都心如止水,古井无波。

    只见公狐狸嘟着嘴凑到了朱子山的面前想要索吻。

    朱子山叹了一口气,一脸嫌弃的转过头。

    “哟……野猪不赖呀,居然能看穿我的幻术?怎么做到的?”白狐饶有兴趣的问道。

    “狐哥……来是想问问如何才能换地图?”朱子山开口问道。

    “换地图?有意思的说法,你是说像大雁那般迁徙吗?”白狐眯着眼睛问道。

    “差不多吧,我想去一个遥远的地方重新发展。”朱子山说道。

    “呵呵呵……你又不是大雁,为什么要换什么地图?难道你不知道作为一头妖兽要在熟悉的附近活动,才能有最高的存活率,贸然外出你就不怕被人杀了炖汤?”白狐追月说了一句实话。

    朱子山颇有同感,贸然换地图的确风险太大,不确定因素太多。

    “直说了吧,我惹了点麻烦,想换一个修炼环境。”朱子山眯着眼睛说道。

    “哦……你惹上了什么麻烦?”追月饶有兴趣的询问到。

    “我跟着人族修炼,却杀了个有点背景的人修士。”朱子山含糊其辞的说道。

    “他什么修为?”追月饶有兴趣的问道。

    “交感境,卡在天阖。”朱子山如实答道。

    “那你为什么不吃了他?”追月问道。

    “他修为跟我一样,吃了他我也凝聚不了妖丹,更何况吃人提升修为会有血煞之气缠身,有这个东西会被人族针对。”朱子山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哟……你倒是个谨慎的猪妖。”追月称赞说道。

    “对了……追月!你知道有什么方法吃了人而不沾染血煞之气吗?”朱子山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