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洪荒明月 > 第856章 蛇牙山
    冲下来试图堵住山谷缺口,围住北越军团的虎口师团,作战十分凶猛,然而却遭到了叶纹带队的猛烈还击。

    若俯视看去,就可见二道泥石流般的人潮朝着谷口蜂拥而至,却被如撞在了礁石上,纷纷破碎。

    只是,那礁石也在浪花的不断冲击下,摇摇欲坠。

    这一块不大的谷口,俨然成了修罗场,厮杀声震天,武器互砍中,地面都红到了脚下发滑的地步。

    飞熊也是努力调动军队,让尽多的军队冲击到谷口去。

    毫无疑问,蝮蛇的阴谋很简单,就是把军团堵在谷中,让虎口军团的其余师团围过来增援,彻底把北越军团灭在山谷中。

    不得不说,这是飞熊自东线战役以来,最大的疏忽。

    为此,飞熊都怒目通红,顶在了侧线。

    这侧线,也算得上是最前线了,只是受到的冲击压力要小一些。

    飞熊的惊人武技也彻底显现出来,那老辣的攻击无一不是沉稳有度,攻防兼备,地方却不能让他找到空档,否则,就会大祸临头。

    老辣的武者就这一点厉害,谁要给他露出一点空档,他便绝对不会放过,给于对手那致命一击。

    前面的二个分队已经全部阵亡,明明是北越军团的人数多,可这一万六千五百多人面对敌人的一万人,却因地形,占不到丝毫便宜。

    前方到处有请求支援的喊声,却不知如何在人堆中支援上去。

    这一场恶战,是谁都未能料及的。

    事实上连蝮蛇都只是碰碰运气。

    半个小时后,四个分队已然死在了战斗中。

    那满地的野草早被踏成了草垫,只是,这草垫却不怎么防滑,因为这草垫的缝隙中,都是鲜血。

    鲜血渐渐的和泥浆混在了一起啊,飞溅而起后,显得人类在这互相厮杀中,更加狰狞了几分,一如地狱的恶魔,只被那恶左右了一切。

    还要多少人才能冲开包围?

    飞熊对蝮蛇的师团无休止的疯狂进攻感到无奈。

    这是要下定了多大的决心把北越师团围困在这里啊!

    好在那遥远的山谷出口,虽也隐约有一支规模起码是师团级的军队,但这支师团显然是为了防止北越军团走漏而布置的,并不会参与战斗。

    而这个山谷的谷口,最该死的是,有二个小山头高起。

    这二个小山头二边坡缓,二边陡峭,显然是亿万年的洪水把它们冲刷成了这个模样,它们把谷口的空间严重压缩了,就如蝮蛇的二支獠牙一般,称这个谷为蛇牙谷都不为过。

    为此,便有虎口军团的士兵把这小山占据了,向下飞石。

    双方部队为了争夺这二个高地,都展开了无数次的攻防战。

    一会后,甚至连飞熊都亲自出马,抢到了一座山头前。

    他要亲自带人攻下其中一座山头。

    叶纹也是一脸冷肃,抹了抹脸上的血污,带兵冲向了另一个山头。

    二人的冲击之处,几乎无一合之将!

    “哼,好好喝上一头盖骨吧,本人蝮蛇!”蝮蛇在谷口山上阴森森道,他的声音却穿得很远。

    因蝮蛇早有准备,之前不埋伏士兵在那二个蛇牙山上,是为了麻痹北越军团,其上早藏好了大量的卵石,蝮蛇的士兵上了山后,弹药十分充足。

    在飞石足够猛烈的轰击之下,任武技再强,也不能轻易突击。

    飞熊大怒,也组织飞石还击,同样用炮火来压制敌人。

    飞石的互相攻击中,弹药的损失并不多,因地上会有足够的敌方飞石,几轮后,叶纹领悟了过来,赶紧制止了士兵飞石,只是组织士兵佯攻。

    这样的做法,很多士兵就如是自杀一般,他们也足够英勇,并不因周围的兄弟倒下,就退缩。

    “娘的!打得很准!”叶纹一个翻滚闪到一处灌木后,再看向山头时,眼中只有冰冷的坚定。

    十来分钟后,终于让小山上的飞石弱了下来,代价是三百多条人命。

    “攻下它们!”叶纹冷冷喊着,丝毫不为这三百条人命动容。

    几秒后,北越军团汹涌而上,要知道,从军备上来说,从来是联盟更厉害的,强军的自信,联盟军队一向是有的,而部落,通常只是数量上的自信。

    而这二座山头的阻击,真的把人都憋坏了。

    二座山头终于如浪花下的沙堆,被掩盖一空,随后的敌军从谷口包围后形成的防线,也变得犬牙交错起来。

    渐渐的,这犬牙中,更裂出了一条条发散的线条。

    却是北越军团安置在远方断后由黑越、血柱、鹰目带领的一千五百人的军队赶来了。

    蝮蛇仍然不惧,他的鼓励则很独特。

    “兄弟们,这样的战斗,是没有退路的,退者死!只有进攻,进攻,再进攻,杀出一条活路来!”蝮蛇大喊。

    为此,山谷口的虎口士兵便是死命要堵上这样的缺口。

    事实上蝮蛇艮本没弄清楚,北越军团还安置了三个分队的断后部队。

    “兄弟们,我们从来更强大!狠狠干这些部落崽子!让这些怂货见识下我们的厉害!”飞熊也大吼!

    而这种带着褒贬俱全的鼓励,同样也是很有用的。

    为此,北越士兵拼命要冲开缺口。

    这已经是第几次冲锋了?

    叶纹都记不清了。

    双方都是悍不畏死。

    如此激烈的战斗,事实上飞熊以往都没见识过,甚至都没听说过。

    残酷,冰冷,天地间的一切都似乎消失了,只剩下了厮杀,武士们甚至会厮杀中感到迷茫,不知生命在这一刻的意义是什么。

    唯有武器的落点,仍是那么执着,坚定,没有一丝犹豫!

    一切都带着野蛮的惯性,接受着洪荒的裁决。

    无奈,无助,只能试图依靠厮杀来得到一点生存的空间。

    与之截然不同的,则是高亢的喊杀声,这些喊杀声持续不断,无比喧嚣,整个阵地都在乱石纷飞中,人仰马翻。

    二个山头被攻下后,蝮蛇师团的拦截势头被迫止住了。

    血柱仍在谷口兵线的外侧攻击,一刀砍死一个后,血柱拿出酒葫芦喝了一口,赞道:“伏夕小子的装酒法子就是好啊,这葫芦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