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丞相女儿要出嫁 > 第一百一十四章出嫁前

第一百一十四章出嫁前

    丞相女儿要出嫁正文卷第一百一十四章出嫁前苏慕泽笑着扶起苏慕柘:“没想到,三弟都这么高了,想当年还是一个流鼻涕的淘气包儿呢。”

    当年,苏慕柘三岁就离开了侯府,后来他们二人除了老侯爷的葬礼匆匆见过一面,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让大哥见笑了,那时候不懂事。”苏慕柘拱手笑道。

    苏慕泽摆手:“哎,咱们兄弟多年未见,改天好好在一起喝酒,对了,还没恭喜三弟,听说,要成亲了?”

    说到成亲,苏慕柘似乎有些腼腆:“是,日子刚定下来,就在三月初八。”

    “那真是恭喜恭喜了,听说是丞相家的姑娘,定是温柔贤淑,恭喜三弟了。”

    “额,大哥可能刚回来,没听说,”苏慕柘挠了挠头,道:“那位姑娘她脾气性子有些烈,容貌也,咳,与众不同的很。”

    “额……那三弟是如何相中的?娶妻娶贤,再说,以三弟这样的品貌,定是要娶那容貌品行出众的女子,怎的?是有什么不妥吗?”

    苏慕柘连连摆手:“没有没有,她确实是一个好姑娘。”

    苏慕泽似乎明白了,也不再追问什么,只笑着寒暄了几句,与苏慕柘告辞了。

    转过身去的苏慕泽,脸色的笑容立刻消失了。

    这个苏慕柘看起来憨厚老实,实则小心的紧,一点口风都不漏,难怪父亲被他骗了。

    自此,苏慕泽对苏慕柘又多了几分观察,暂且不提。

    只说,丞相府里,二夫人送走了媒人,揪起了帕子开始抹眼泪。

    娇娘从隔壁间探头出来,笑嘻嘻的问道:“娘是怎么了,怎么开始哭起来了呢?”

    二夫人瞪着她,想到晏晏要出嫁了,过两年就轮到了娇娘,一时之间难过更甚,哭的更厉害了。

    娇娘一脸蒙圈的看着自家娘亲,不敢说话。

    可是,难过归难过,晏晏出嫁的事情,二夫人却是细心的很,一件一件的陪嫁要过目,每一晚都督促着晏晏药浴,还拉着她散步锻炼,二夫人说,要让晏晏成为最美的新娘。

    随着日子的临近,娇娘日日黏着淳于晏,想到以后再也不能这样天天看到姐姐了,娇娘就想哭。

    淳于睿也抽空回来,看望淳于晏,每一次都带着她喜欢的点心。

    淳于晏又一次忍不住挨着二夫人,叹气道:“二娘,我还是不嫁了吧?其实,不嫁人挺好的,我就喜欢我们的家……”

    二夫人急忙打断了她的话:“真是一个傻丫头,哪有女子不出嫁的,再说,苏慕柘看起来还不错,起码心里有你,我告诉你啊,这夫妻相处,最重要的就是夫君心中有你,才会敬重你,爱护你,才不会做出那些纳妾啊外室的丢脸的事情,二娘还真是担心你呢,毕竟嫁过去一大家子人,不过好在,你们是单独的院子,不开心了关上门,自己过自己的,可是你也不能太任性了,知道吗?两个人只有互相敬重,互相谦让才能长久……”

    巴拉巴拉……二夫人恨不得把所有需要注意的事情一股脑的灌进淳于晏的脑袋里。

    淳于晏听得昏昏欲睡。

    其实这些都用不上吧,对于一个有着约法三章的假成亲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各过各的,互不干涉。

    嗯,就是这样,淳于晏托着腮闭上了眼睛,梦里是她看遍山河的美丽景象,对了,还可以去草原呢,淳于晏骑马飞驰在一片绿色的汪洋里,杜冰心在对面山坡上咯咯的笑着……

    “晏晏,你到底有没有听二娘在说啊?”二夫人佯装生气的点点淳于晏的额头。

    这丫头,居然给她睡着了!

    “啊,听呢,听呢,不过二娘,昨晚绣那个嫁衣,熬了好晚呢,您看,我眼睛还红着呢。”

    淳于晏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撒娇的道。

    二夫人瞧过去,果然眼睛底下一片青影,于是急忙说道:“哎呀,你不早说,好了好了,赶紧回去休息,嫁衣可以慢点绣嘛,实在不行不绣了,怎么能熬的眼睛通红,这到时候可就不漂亮了。”

    淳于晏开心的“哎”了一声,乐颠乐颠的跑回去睡觉去了。

    杜若跟在身后,暗暗叹气,二夫人又被姑娘给骗了,什么绣嫁衣,明明昨晚是看话本子看的太晚了,若不是她催着休息,估计姑娘能熬到天明!

    嫁衣什么的,总共动了两针吧,额,或许就一针?

    反正,二夫人准许姑娘不绣嫁衣了,算了算了,谁让自家姑娘女红不行呢。

    日子就这样如水一般的流走了,转眼迎春花儿开,桃花红了小脸。

    三月初八,吉,宜嫁娶。

    威远侯府早早的就开始忙碌起来,苏慕柘一双清凉的眸子,也被这漫天的红色给染上了喜色。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就要去迎娶淳于晏,苏慕柘的心跳就有些快。

    焦氏一身红色喜庆团纹衣裙,笑意满满的迎接着到来的客人。

    谁不赞她这当婶娘的贤惠敦厚,隔房的侄儿娶亲,竟然办的如此盛大。

    苏慕柘不语,只远远的望着。

    他们三房的位置位于侯府南侧,院子宽敞又向阳,焦氏前段时间收拾的时候,竟然提出让苏慕柘跟苏慕泽换院子,理由是,苏慕泽人口多,住不开,而苏慕柘不过才两个人,怎么也不需要这样大的院子。

    苏慕泽第一次面露怒色:“这是我父亲和母亲住的院子,还请恕侄儿不能割爱了。”

    明心堂里一时之间掉针可闻,还是苏慕泽干笑了几声,阻止了焦氏:“没关系的母亲,将西院那边的墙拆了,纳了面的小院子也是一样的。”

    “可是大哥,那个小院子可是年久失修的,平日里连个人影都没有呢,多阴森啊。”苏盈嘟了嘟嘴,说道。

    焦氏自然也是这样想的,三房的院子她已经惦记很久了,想着趁此机会提出来,自己给苏慕柘操持了这么久的亲事,他肯定不好意思说什么的。

    没想到,苏慕柘却翻脸了。

    焦氏脸色有些不好,最后还是威远侯老夫人圆了场:“就这样吧,将泽儿那边的墙重修了,那个小院子也实在不能住人,推到了重新盖吧。”

    焦氏这才重新露了笑容出来。

    而此时的她,端庄温柔的站在门前,哪里还有一副小人得利的嘴脸?

    苏慕柘迈动脚步,往前厅走去,京都繁华,人心也多样,只要不触及到他父亲母亲的事情,苏慕柘不愿意与他们过多的计较的。

    毕竟,以后,他也是要有家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