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混世农民工 > 第0750章 深山老林中的美女

第0750章 深山老林中的美女

    层林尽染的hl岳丽山下。在一座密林深处的庭院内,一对年约七十多岁的老年夫妇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他们身处的这座庭院绝非简单的农家庭院。

    第一虽说在密林深处,但选址特别有特点。即光线好,周围空气又流通,但从外面看,很能发现。第二是这座庭院的围墙高达三四米,而且墙面就像是用刀切过的一样,就算是身手再好的盗贼想进来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第二这座庭院较大,分为主房加东西厢房。走近你就能发现,这房子的造型及室内的装修绝不亚于哪些个大别墅。

    第三这庭院的围墙边上还一块细长的地,地里可以说是长了各种各样的蔬菜。最让人吃惊的是围墙边上的车库里停着两部几十万元的好车。

    看到这里,就不难想出,这并不是普通人家,而是一家有钱人跑到这里来过隐居的生活。

    “小陈啦!你给老头子沏的茶呢?是不是你的眼里只有你家小姐啊?”

    躺在躺椅上晒太阳的老头忽然朝着屋内大声喊道。

    “来了!这不刚给小姐按摩完吗?您老人家倒好,我一来就把保姆打发回去探亲了。谁还不知道您就是为了给自己省下哪点工钱吗?”

    随着女子清脆的抱怨声,一个身材苗条,长得极为好看的女子端着一壶茶水走了出来。哎呀我的妈呀!这不正是陈跃吗?她回到hl原来跑这深山里又侍候这老人来了。

    老头坐直了身子,他接过了陈跃手中的茶壶,然后压低了声音问道:“南南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这孩子的脾气也太犟了”

    “说什么呢?我的脾气犟,你怎么不说说你的儿子?他是生病了不假,但他总不能什么都听她老婆的吧!活脱脱的一个怕老婆”

    随着声音,徐江南忽然从主房的大厅里走了出来。天啦!不是说她去了国外深造吗?

    原来这一切就是个恍子。做为江南集团的掌门人的徐斌,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他们怎么能舍得让她出什么国。

    出了哪档子事,为了平息集团内部纷争。徐斌只好听了老婆刘兰琴的建议,把徐江南从总经理的位子上拿了下来。一是让集团的哪些反对徐江南的人闭嘴,二是能让徐江南和任天飞断了联系。于是便上演了一出徐江南去国外深造的大戏。

    岂不知,徐江南一怒之下,秘密的和陈跃回了hn老家爷爷的住处。这地方,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其它的人还真没有几个人知道。

    江南集团真正的创始人才是徐江南的爷爷徐长龙。可这老爷子淡泊名利,等集团一组建他便归隐到了这里。好多不知道他的人,还以为老父子早都不在人世上了。

    一听徐江南这样说她的爸爸,老爷子徐长龙放声大笑道:“你这孩子,有你这样说你老爸的吗?怕老婆有什么不好?我觉得,你妈这次的做法非常的好”

    “好什么好?你再这样维护你的儿子和媳妇,那我立马离开这里,真的去国外,这一辈子你也别想再见到我”

    徐江南双手一抱肩,她翘起小嘴一副调皮可爱的样子。

    这时,徐江南的奶奶说话了,满头银发的老人家从椅子边站了起来,她走到徐长龙的身边,举起手来在他的胳膊上打了一下说:“你给我闭嘴!南南说他们两口子不好就不好。你再惹南南生气,你就别在这个院子里住了,你回你的市里去”

    “哎呀!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你们婆孙俩联合在一起就会欺负我。我这就去浇花了,你们坐着晒会儿太阳吧!再过一段时间,要晒太阳只能在楼上了”

    老爷子徐长龙一边说着,一边端上他的茶壶溜了。

    徐江南这才开心的往她爷爷躺过的椅子上一躺,她笑着说:“还是奶奶好!”

    “傻丫头!奶奶再好也陪不了你一辈子。有些事情你现在觉得好像是父母在和你对着干,其实等你明白了时一般都就晚了。你记住奶奶的一句话,这天底下没有不疼自己孩子的父母”

    徐江南的奶奶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孙女的长发上抚摸着,说不尽的一脸疼爱。

    徐江南长出了一口气说:“奶奶!我徐江南的要求不高,我也不做什么集团的总经理,就想和我喜欢的人呆在一起怎么了?”

    “孩子!你能不能不任性?你可是徐长龙的孙子,徐斌的女儿。而且还是我们唯一的孩子。江南集团将来扛大旗的人可是你,别看他们闹腾的凶,到时候他们屁也不是。想当年这些合伙人对付你爷爷的手段比这厉害多了,那他们还不是败给了你爷爷。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总有一天他们会开着车来迎接你回去”

    “奶奶!我说了......”

    徐江南说了一半,她立马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奶奶的脸色骤变。在她们老徐家,徐江南从记事起,全家人最怕的就是她奶奶。

    别看她妈妈刘兰琴在她爸徐斌的面前指手划脚像个军师一样,可在她奶奶的面前,乖巧的就像个小丫头。从徐江南记事起她妈妈都是这样的,到了现在也是一样。她妈妈一看到她奶奶来了,一般都是大气不喘。

    所以说,她这个孙女儿再任性,也在奶奶面前还得收敛着一点,否则奶奶一发脾气,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她手里的拐杖还真往你的身上招呼。

    奶奶一看徐江南说了一半不吭声了,她转过身子,两眼看着远处的大山说:“孩子!你一生下来就不是徐家的人了,而是江南集团的人。所以你身上担负的是整个江南集团。那你该舍弃的就必须舍弃,这就是你的命。鱼和熊掌不可能全让你得到。这就是人生”

    奶奶的这番说辞,让一旁的陈跃忍不住吐了一下舌头。她听徐江南说过,说她奶奶也是有名的才女,没想到直到今天她才算是领教到了老人家的厉害。先不要说她的威严,光她灵活的脑子,还有敏捷的语言组织能力,还有这出口成章的精典用词,就已经让她顶礼膜拜了。

    徐江南深知奶奶的脾气,她赶紧笑了笑说:“我听奶奶的就是。我想和陈跃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来”

    “可以,还是把车开上吧!这山里有野兽,发现情况不对就赶紧上车。另外不能走太远了,毕竟这是深山里”

    奶奶说完,背起手摇晃着身子便回了屋内。

    徐江南赶紧给陈跃使了个眼色,两人钻进车内,等老爷子徐长龙喊她们时,大奔呜的一声已冲出了院门。

    大门外是一条能通车的小路,由于长期车辆不在上面跑的原因,上面已经长满了杂草。

    陈跃一边开着车,一边笑着说道:“也难为爷爷和奶奶了,他们这么多年呆在山里不见任何人。难道不寂寞吗?还真是一种磨练啊!”

    “嗨!当你经历过了人世间的一切魔难还有大喜之后,或许你也会有这种想法。爷爷和奶奶躲在这深山里,一是图个清静,二是烧香拜佛,祈求神灵保佑,让我爸度过劫难,能够健康生活”

    徐江南说到了这里,便有点哽咽了。

    陈跃一看她的话引起了徐江南的难过,她立马便闭嘴,一心一意的把大奔开上了山顶上。

    古人不是有首诗是这么写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往这里一站,周围的山全在眼底。下了这座山再往前开,就到了有人烟的地方。其实这里离市区也不远,开车也就一个多小时。

    可是徐江南让陈跃把车停在了这里,不许再往前开了。她来这地方时给父母发过誓,在两年之内绝不离开岳丽山的山顶一步。

    站在山顶上,感受着呼呼的山风,听着远处阵阵的松涛声,徐江南的心里如万马在奔腾。她这是第二次不声不响的,悄悄离开任天飞了。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太残忍了,她不应该去伤害任天飞。早知道会有今天这样的结局,她重返s市时就不应该再去找他。

    “陈跃!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太自私了?每次都伤害任天飞,还把你带到了这深山老林里”

    坐在车头上的徐江南看着远处,她声音很小的说道。她是怕自己的声音大了会流露出自己的伤感,这让陈跃听出来,她多少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陈跃呵呵一笑说:“感情的事我不懂,所以也谈不上伤不伤害。我只是觉得任天飞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他对你有误会,为什么不去调查一下,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办到啊!”

    “哼!那是你不太了解他。他为什么不想去调查我的身份?那是因为他心里装着我,万一我真像他想的一样,凭他的脾气就算是不撕了我,他也会和我这辈子再不来往。所以他宁愿自己忍受这份煎熬,也不想把最后的一丝希望给破坏掉。你现在明白了吗?”

    徐江南的话让陈跃恍然大悟,她失声说道:“你分析的太对了。哎!那他为什么不到处找你啊?”

    “因为我做的太绝情了,这是其一。另外就是他不想再连累我。因为我出了事的事,相信他已经知道了”

    徐江南说着,她心里有点难过。

    陈跃嘴巴动了几动,但她最终没有说话。这次离开s市时,徐江南的父母把她叫到房间里深谈了好几个小时,就是徐江南的未来全在她陈跃的身上。意思很明白,就是让她帮着徐江南断了和任天飞的这份感情。

    其实看着徐江南这个样子,陈跃的心里特别的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