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在大明做神仙 > 第112章 山林迷雾

第112章 山林迷雾

    “正经人谁家院子里种槐树!”

    柳星刚刚说出这句话,院子里的大槐树猛地晃了一下。

    墙头上原本正把头埋进翅膀睡觉的公鸡,这时也站起身来,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眼前两人看,轻轻抖了抖翅膀。

    陈完看到这一切,一把拉住柳星,战战兢兢地看着院子,

    “我说,这院子里的东西,好像真的有点不太对劲啊.....”

    柳星也好像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刚才根本就没有风,院子里的槐树怎么突然动了一下,还有眼前这公鸡,两只浑黑的眸子更是有些瘆人。

    “真的有点不对劲,我们还是离远一些才好........”

    说完,两名衙役逃也似地离开院子附近,来到拴马的树下,远远地盯着院子。

    ........

    在沧县边界,有一处山岭,名叫清风岭。

    清风岭绵延数百里,横亘在沧县与其他三县的交界处,形成天然的分界线。

    如果要穿越沧县从南向北前往京师方向,必须要穿越清风岭。

    此时,正是下午,天边的太阳还高高悬着,可是周边的雾气却是浓重至极,白茫茫的一片,连前方两丈的距离都无法看清。

    一阵喧嚣从前方传来,紧接着一队人马从浓雾中冲了出来。

    这队人马总共有五人,都骑着高头大马,身穿青色便服,脚踏草鞋,腰间还挎着一柄长刀。

    一个个生得结实壮硕,蜂腰熊背,一看就是习武之人。

    为首的那名武人勒住马缰,原本疾驰的马瞬间停了下来。身后的那四人也纷纷勒缰停马。

    “嚯!好大的雾气!”

    为首的武人名叫沈一味,是这队人马的头领。他坐在马上向四周看了看,声如洪钟,一听就是底气雄厚。

    “是啊,这山里的雾气好大,怎么到了下午都还不退散?”身旁一名稍年轻的武者骑着马凑上前来。

    “山里多雾我倒是知道,可是走过这么多山,却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雾气啊,按说这山也不高。”

    他们五人刚从南方回来,要去往京师方向,就顺着路一路来到这里。

    一路上,都是平常无奇,但是来到这清风岭,没想到一下子撞进了一团白雾里。

    这么大的雾气,前方两丈都看不清,显然不能再骑马了。

    “大家下马步行。”沈一味向后面跟着的四人喊道,然后一下跳下马来。

    “是!”身后四人一个个皆是声如洪钟,纷纷下马,牵马前行。

    五人就这么牵马沿着山路向前走,可是,走了不到半个时辰,沈一味发现有些不对劲。

    “咦?这个地方我们好像刚才来过。”

    望着一旁的一棵大松树,沈一味脸色微变。

    这颗大松树看样子足足长了该有几十年,而且格外显眼的是,不知是何原因,这大松树的枝叶靠南的一半全是枯黄的颜色,靠北的一半却是一片翠绿,显得有些突兀。

    因为这棵大松树生得实在是有些特别,所以刚才沈一味带着四人刚刚冲进清风岭的这团白雾时,他一眼就注意到了。

    可是如今走了已经差不多半个时辰,怎么又回到原地了?

    “坏了!迷路了!”

    可是他们是沿着山中的小路一直往前走的啊。

    山中的小路,应该不会有错。

    沈一味向四周望了望,皱了皱眉头。

    四周的白雾依旧浓重无比,甚至比刚才更要重了几分。

    “奇怪,这大下午的浓雾非但没散,反而越来越浓了。”

    一旁的侯通显然也看出些端倪,

    “大哥,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这里我们来过。”

    沈一味看着一旁的侯通,轻轻点了点头。

    “这里是有些古怪。”

    但是因为还要抓紧回去复命,沈一味决定还是再走走看。

    “侯通,我们再沿着山路向前走一段,你在周边做好标记。”

    “是,大哥!”

    侯通说着,从腰间悬着的锦囊里摸出一只形似柳叶的飞镖。

    气沉丹田,手中飞镖一下飞出。

    只见寒光一闪,砰地一声轻响,侯通手中的那枚柳叶镖瞬间没入那棵长势怪异的松树树干中。

    轻轻一甩,那枚柳叶镖没入树干两寸有余,显然是一个用镖高手。

    “走吧。”

    走在最前面的沈一味看了一眼插在松树上的飞镖,牵起马,再次向前走去。

    前方的雾气越来越浓,这会已经连一丈外的距离都看不清了。

    这五人虽然都是练家子,但是毕竟是在山中,不知何时眼前就会出现悬崖峭壁,现在只能看清身旁极小的区域,所以更加小心谨慎。

    这么走了大概半个时辰,那棵一半枯黄一半翠绿的松树再次出现在眼前。

    只不过,刚才浓雾还没有这么重,还能看清树干的样子。但是现在,眼前的松树只剩下一片影影绰绰,只能辨认出树冠黄绿分明的颜色。

    看到这棵熟悉的松树,沈一味的脸色沉了下来。

    转头望向一旁的侯通,

    “侯通,去看看,松树上有没有你的镖。”

    “是!大哥!”

    说完,侯通快步来到那棵松树前。

    粗壮的树干上,一枚散发着寒光的柳叶镖深深没入。镖身上,因为浓重的雾气还起了许多露水。

    侯通皱了皱眉,伸手把插在树干上的柳叶镖取下,然后回到沈一味面前,扬了扬手里的柳叶镖,

    “大哥........”

    看着侯通手里的镖,沈一味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是迷路了!”

    手牵着马向四周望去,周遭浓重的雾气丝毫没有要散去的意思。

    接连两次回到原地,如果继续这么走,肯定是相似的结果。

    想了想,沈一味转头望向身后四人,

    “这里雾气太大了,我们就在这里歇息片刻,等雾气散了再走吧!”

    “是,大哥!”

    身后的四人连忙响应,之前连着赶了几天的路,刚才又徒步走了一个多时辰,他们确实有些乏了。

    把马牵到一旁的树上拴好,五人就围坐在了那棵大松树下。

    “什么鬼地方,下这么大雾。”

    “是啊,害老子走了这么多路。”

    一旁的一个年轻人抱怨了一句,看了看快要磨破的草鞋。

    平日里办差穿的都是靴子,如今为了掩人耳目一路穿的都是草鞋,脚底直被硌得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