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 第192章 机关出动

第192章 机关出动

    当在票根上检测出上野平山的指纹之时,整个事件已经向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足狂奔了。

    因为机关要出动了。

    毕竟机关的主要职责,就有应对破坏分子这一项职务,面对主谋是上野平山这个破坏分子,机关不可能坐视不理。

    至于为何说事情要被导向不可预知的地步,就要说机关的行事风格了。

    机关的刑事,其实前面还要再加上“政治”二字,加上这两字的刑事,那就没有简单的了。

    简单来说就是因为赋予的权利极大,所以机关的人员形式都很“不拘一格”,很多事情警视厅的刑事做不了,他们可以。

    用一句概括,那差不多就是不看你过程干了哪些事,有没有违反原则,只要结果能收尾,那就完事。

    作为一个对外宣称绝不向破坏分子妥协的国家,机关会被上头下达怎么样的命令,又该如何行动,也就可想而知了。

    当上升到国家级别的高度,那么个体的牺牲就会出现“死亡指标”了。

    但这可不是唐泽想要看到的,所以他要赶在行动前“智取”解决,而不是等着机关调集人马“强攻”。

    所以唐泽没有针对主谋上野平山先进行调查,他盯上的,是那枚纽扣指纹的主人。

    没错,本以为纽扣上的指纹,也是上野平山的,但一番调查取证后,却发现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

    而指纹主人,也是一位有前科的人员,目前被怀疑是上野的同伴。

    平和正治,男,二十九岁,三年前因为打架斗殴,因故意伤害罪被逮捕,受到缓起诉处分。

    将资料调出来后,入目的照片是一个脸色阴沉的长头发男人,另外资料上值得一提的是,对方是个左利手。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会跟一直独来独往的上野平山搞在一起,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两人应该是同伙这一点是可以确认的了。

    上野平山应该是整个计划的策划者,同时做了准备工作,买了歌剧院的门票。

    而平和正治则是在绑架当天作为执行者,按照上野平山的计划行动的。

    查清了两枚指纹的主人,虽然也带来了不好的消息,但也让他们知道了对手是谁,不至于被打个措不及防了。

    另外,虽然上野平山的行踪不明,但平和正治作为一个普通人,应该是有住处的。

    而有住处,就代表或许里面有情报在其中,这也是唐泽将调查重心放在对方身上的原因。

    坐着“尖叫魔女”的汽车,唐泽在夜间马路上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疾驰来到平和正治所居住的公寓楼下。

    也就唐泽次数坐多了,不然下来肯定得缓缓,介城市飙车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这么晚的时间还来这里,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找到公寓管理员出示证件后,唐泽两人大致说了一些情况,对方很快便领着唐泽两人上楼了。

    “没事,你们这么晚了还在工作也很不容易呢。”

    听到唐泽的感谢,公寓管理远摆了摆手,然后带着两人来到二楼最内部的一个房间,然后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这就是平和正治房间了,请进吧。”

    再次表示感谢后,两人便进入了这间房屋之中。

    打开门口的电源,入眼的是一个很正常的单身男人的公寓,

    门口堆放的杂物,客厅榻榻米上扔着的杂志,周围挂着的外套和毛衣。

    经过客厅之后,最里面的房间便是卧室了,一张铁架制成的单人床摆放在那里,周围是有些不太干净的墙壁。

    打量了屋子的环境之后,他在另一侧的小书桌前,唯一一张钉在墙上的照片吸引了注意力。

    照片看起来像是在公园拍的,而最中心的建筑物则是一个西式的带有三角形的屋顶的亭子。

    而在照片的背后,则写了一句话——

    佐藤美和子见状再次将照片翻回了正面打量,然后奇怪道:“奇怪了,明明这照片里没有蓝天也没有白云啊。”

    “这或许就只有他自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唐泽说着打开了书桌下的抽屉,在一叠杂志下发现了了一份米花区的通告。

    这玩意属于市区政府的通告,比如当地教育、社会保障、当地的政府的政策倾向等等,一般在当地的人大多会关注一下这方面的消息。

    但唐泽却注意到,这是四个月前的地区通告了,不知道为何对方为何还保留着这个过时的通告封皮是为了什么。

    是的,只有封皮,至于里面有关内容的部分则找不到了。

    而在拿起这张封皮后,一个黑色的笔记本露了出来。

    将地区通告放下,唐泽翻开笔记本检查后,发现上面只记录了几行意义不明,看起来像是行程记录的文字。

    【9月2日,9点,上米花n】

    【0月7日,20点,绿台n】

    【月4日,9点,egad品,2点明江n】

    “这是平和正治最近的行程?”佐藤美和子看着笔记本上的内容不由皱眉道。

    “应该不是。”唐泽摇了摇头道:“如果是自己的行程的话,应该是写在日历下面的行程表中吧。”

    说着唐泽拿起了日历,上面写着平和正治记录的行程。

    “那你是说,这是平和正治调查了某人行动的记录?”佐藤美和子闻言看向笔记本,“可惜了,我们不知道对方调查的是谁。”

    “不管怎么说,应该是有些用的,先记下来再说。”

    唐泽拿出随时录口供的笔记本,然后将笔记本上的内容抄录了下来。

    一番搜查获得了不知道是不是线索的情报后,唐泽两人再度返回了警视厅之中。

    而这次,他们便开始了一夜的长期奋战。

    没办法,上野平山的情报资料实在太多了,他们需要大量的时间来整理情报,了解这个对手。

    不过好在忙活了这一夜,也不是没有任何收获。

    在唐泽调查了上野平山跟平和正治两人最近一段时间的行动轨迹后,基本上便可以确定双方之间存在交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