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神魔书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凶残的巴伐利亚

第三百五十四章 凶残的巴伐利亚

    乔眯着眼,看着巴伐利亚那根粗壮如萝卜的手指。

    一根手指,却不说出具体的索赔数字。

    精彩啊,卢西亚帝国的巴伐利亚公爵!

    这种把戏,乔似乎听说过……没记错的话,是威图家族蔷薇商会的一个断腿的老水手,那是一个从卢西亚帝国逃难到图伦港的老无-赖。

    这种手段,似乎是一种在地痞无赖中,颇为流行的讹诈手段?

    你说一,他加十倍。

    你说十,他说一百。

    你说百,他再往上加十倍,然后慢慢的和你讨价还价。

    精准的摸清你的心理底价,慢慢的压榨出你最后一点儿油水。很卑劣的招数,但是对于没什么社会经验的毛头小子来说,很有效。

    乔看着巴伐利亚笑了笑。

    他伸手在胸口暗袋里摸了摸,然后皱起了眉头。

    巴伐利亚看着乔的动作,也咧嘴笑了起来。他自觉他已经向乔展示了足够的武力,展示了足够的特权,这次的敲诈,应该是成功了。

    他决定,无论等会乔拿出一张多少面额的支票,他一定会狮子大开口再加十倍!

    今天不狠狠的从乔身上砍一刀,这天寒地冻的大冬天,眼看着就要到新年了,整个大使馆的钱袋比他们的脸皮都要干净,这还怎么过日子?

    乔摸了摸自己胸口暗袋里的支票夹,然后叹了一口气。

    他转过身,向司耿斯先生伸出了手:“司耿斯先生,巴库的小钱袋在您身上吧?”

    司耿斯先生挑了挑眉头,笑了起来。

    他的宠物猴子巴库,的确有一个小钱袋,里面是司耿斯先生给它的一点零花钱,平日里都由司耿斯先生帮它保管着。

    司耿斯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丝绸钱袋,做工精巧的钱袋上,用黑色的丝线绣了一只栩栩如生的小猴子。钱袋鼓囊囊的,看上去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巴伐利亚的脸骤然一黑!

    钱袋!

    无论装得多满的钱袋!

    哪怕里面装满了金币。

    一个钱袋,才能装几个钱?

    他想看到的不是钱袋,而是绿油油的旅行支票啊!

    乔接过钱袋,扯开袋口的绳索,从中取出了一枚亮晶晶的喷泉苏——德伦帝国皇家银行铸造的,面额最小、价值一个苏的喷泉苏!

    乔用两根手指拈起了小巧的铜币,放在面前认真的看了看,然后手指轻轻一弹。

    喷泉苏翻滚着飞出,重重的撞在了巴伐利亚的鼻头上。

    巴伐利亚一动不动的看着乔,铜币打了个转儿落在了地毯上,柔软的地毯吸收了铜币下坠的力道,铜币稳稳的停了下来,背面的小小喷泉的图案清晰可见。

    “一个喷泉苏?”巴伐利亚瞪大眼睛,犹如一头愤怒的公牛恶狠狠的盯着乔。

    “一根手指,一个喷泉苏!”乔将钱袋递回给了司耿斯先生,他微笑看着巴伐利亚:“巴伐利亚阁下,一根手指,难道不代表一个喷泉苏么?”

    “我,卢西亚帝国驻德伦帝国大使,卢西亚帝国皇族,堂堂公爵之尊,拥有广袤的封地,数亿农奴,我名下的私兵军团有精兵悍将数百万人……”

    巴伐利亚气急败坏的朝着乔咆哮:“我的一根手指,只值一个喷泉苏?”

    巴伐利亚气急败坏的朝着乔咆哮,与此同时,他伸手抓起了餐桌上一瓶最贵的陈年名酒,一手拔出了塞子,抬起头,‘咕咚’两口将一瓶美酒一饮而尽。

    一旁的哈默主任和几个司法大学的资深教授面皮一阵抽搐,他们同时怒视巴伐利亚。

    这瓶装在古董级别的手工雕花琉璃大酒瓶中的好酒,因为它的单价过于高昂,宴会刚开始时乔本来想要开启这瓶好酒,结果被哈默主任他们同时拒绝。

    这瓶好酒,就放在了餐桌上供人鉴赏,宴会上使用的,是差了两个档次的美酒。

    这瓶因为过于昂贵,连哈默主任他们都舍不得开启、舍不得糟践的美酒,居然被巴伐利亚一口闷了下去!!!

    哈默主任气得脸皮发绿!

    简直是……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自己刚刚奢侈一把!

    这酒被巴伐利亚喝了下去,还不如拿去喂狗!

    一名司法大学的资深教授阴沉着脸,朝刚刚被摔进餐厅,好容易才爬起来的两名侍者冷声道:“你们看好了,这瓶酒,是这位不请自来的巴伐利亚先生打开的……我们,不会为这瓶酒付出哪怕一个铜子儿!”

    巴伐利亚冷笑了一声,他举起手中酒瓶晃了晃,眼角余光朝着酒瓶上的一枚纯金制成的商标看了一眼,他的瞳孔微微一缩。

    该死,他只是随手抓了一把,怎么抓了这么一瓶‘大家伙’?

    这酒,他以前没喝过,但是他听说过这酒的名字……这酒,不见得有多好喝,但是它的名气极大,而且……死贵死贵的!

    巴伐利亚心里略微一慌,然后迅速回复了平静。反正,他不会为这瓶酒买单,这账肯定要记在乔的头上,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所以,他得意的朝着那位教授笑了笑,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

    司法大学的几位资深教授脸色越发的难看。

    乔伸出手,手掌轻轻下压,示意几位教授冷静下来。他走回了巴伐利亚身前,伸手抢过巴伐利亚手中的酒瓶,轻轻的放在了餐桌上。

    “我很好奇,您有数亿农奴?您有数百万私兵?您居然还要用这种无聊、无耻的手段,来敲诈我?”乔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数亿农奴,数百万私兵,您居然还要亲自抛头露面来敲诈勒索……您的格调未免太低了一些。”

    巴伐利亚眉头一挑,满是横肉的脸上一股凶气弥散了出来。

    “你说什么?我的格调……太低了一些?”

    乔认真的点了点头:“没错,您的格调,就是太低了一些……大概,就和图伦港的那些蟊贼差不多,所以,您的一根手指,只值一个喷泉苏!”

    巴伐利亚直勾勾的盯着乔。

    过了许久,许久,许久,他才猛地瞪大了眼睛,故作惊骇的向后退了两步,犹如被人威胁的娇弱少女一样,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啊,尤金,希洛夫,你们为我作证……这个死胖子,他侮辱了一位尊贵的卢西亚帝国的皇室成员!”

    尤金和希洛夫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咳嗽了一声。

    拉了拉身上似乎是因为洗涤次数过多,以至于面料老化,色泽发暗的贵族礼服,卢西亚帝国大使馆大秘尤金上前了两步。

    生了一张大长条的大白脸,一头半长不长的头发很风骚的梳了个大背头,脸上还涂抹了一点胭脂水粉,嘴唇发亮,似乎抹了唇膏的尤金干咳了一声:“乔·容·威图阁下,您的话,深深的侮辱了……”

    乔竖起右手食指挡在了嘴唇前,朝着尤金‘嘘’了一声。

    “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乔的话很不客气,在卢西亚帝国拥有侯爵爵位的尤金下意识的瞪大了眼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不要弄这种老套的手段。”

    “皇族的荣耀?贵族的尊严?噢啦,借用巴伐利亚阁下的话来说,这都是屁!”

    巴伐利亚的眼珠瞪得溜圆,差点从眼眶里跳了出来。

    他气鼓鼓的伸出手,一把抓向了乔的肩膀。但是乔的动作很是灵巧,他向后轻轻一弹,就悄无声息的向后滑出了十几尺,让巴伐利亚抓了一个空。

    巴伐利亚和尤金、希洛克,还有两个卢西亚将领的瞳孔同时一缩。

    “巴伐利亚,你带人找上门来,无非是为了钱,为了利益……可是我无法理解你究竟在想什么。苦难骑士团的藏宝?您从哪里听到的这消息?”

    乔很认真的盯着巴伐利亚。

    巴伐利亚咧嘴一笑,然后,他的笑容突然一点点的,一点点的消失在从窗口破洞吹进来的寒风中。

    巴伐利亚的脸变得很难看。

    他直勾勾的盯着乔,乔也直勾勾的盯着他。

    乔再次轻轻的,说出了他之前就觉得不对劲的问题:“您从哪里听说了苦难骑士团的宝藏这件事情?很抱歉,似乎这个消息……已经被萨利安殿下严令封锁了,整个帝都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我想,应该没有几个吧?”

    乔眨巴着眼睛,轻声的问道:“这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过了这么久,您突然用这个借口来讹诈我……也就是说,您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可是这是不应该的,您不该知道这个消息。”

    巴伐利亚干巴巴的说道:“是巴巴利亚给我的信……我才知道洛夫娜被送来了海德拉堡……至于说那个宝藏……那个宝藏……那个……”

    乔摊开了双手,他凝视着巴伐利亚:“您在萨利安殿下身边,或者说,在帝国其他的皇室成员身边,有眼线?啊,这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丹尼尔将军,我觉得,您应该尽快的将这个消息……”

    巴伐利亚突然大吼了一声,他瞪大眼,歇斯底里的朝着乔咆哮了起来:“该死的家伙,你敢威胁我?混蛋,你去死吧!你们,都去死吧!”

    巴伐利亚的眼珠骤然变成了血色,他一个跨步就冲到了乔的面前,然后一拳轰向了乔的脑袋。

    重拳轰出,一拳抽空了整个房间的空气。

    伴随着刺耳的爆鸣声,餐厅面朝酒店后花园的六扇落地窗所有玻璃同时崩碎,狂风呼啸,大片雪花翻卷着冲进了餐厅,整个餐厅顿时灰茫茫一片。

    巴伐利亚的重拳直奔乔的脑袋。

    狂风呼啸,哈默主任和几个资深教授犹如风中的稻草一样飞起,不断的口吐鲜血。

    司耿斯先生举起了手中细细的手杖,然后重重的敲在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