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大佬的掌中霸王花 > 第1218章 改了
    “那好吧!”小丹丹尽管扁着嘴,却乖巧地说道。

    “又背着我们偷偷说话。”小云儿没好气地说道。

    “小人精。”林希言闻言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说道。

    小幺看着他们俩嘴甜地说道,“爷爷,爸爸早点儿回来。”

    “那我们出去了。”林希言看着林母说道。

    “嗯!”林母看着他们俩点点头,目送他们离开,才把林希言带来的大包小包给拆开,“来来来,我们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

    林希言与林半城一起走到开阔地,林半城停下脚步看着他道,“下回来,让儿媳妇准备点儿药品。”

    “药品?”林希言不解地看着他说道,“阿爹您受伤了。”

    “没有,没有。”林半城看着赶紧说道,“我好好的,你看不出来啊!”

    “那您好好的要药品干什么?”林希言不解地看着他说道。

    “有人下放到了林场,现在医院乱糟糟的,备一些常用药,还有治疗外伤的药。”林半城深邃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常用药,我理解。”林希言轻蹙着眉头看着他说道,“可这外伤药?”

    “真是个笨小子,失控了,什么情况跟都有可能发生。”林半城捶着他的肩头道。

    “我知道了,我会让您儿媳妇准备的。”林希言看着他立马点头道。

    “嗯!就这些事!咱们回去吧!”林半城看着他说道。

    林希言跟自家阿爹直接回了家,和林母一起做了午饭。

    吃过饭,林母将山货给林希言带上,与孩子们再见,蹬上自行车就回家了。

    孩子们大了,也懂事了,所以林希言走的很轻松。

    &*&

    吃过晚饭,林希言与花半枝坐在走廊下纳凉。

    “枝枝,阿爹让你准备些常用药,尤其是治疗外伤的药。”林希言打着扇子看着她说道。

    “没问题!”花半枝黑眸轻轻晃了晃道,“明儿我就去医院药房购买所需的药材。”

    “现在医院还好吧!”林希言看着她关心地问道。

    “还好,将出身可靠,政治合格的人整合后,勉强能正常运转,没有被挤得关门大吉。”花半枝轻叹一声道。

    “辛苦你了。”林希言握握她的手道,“可是他们的业务能力能行吗?医术可是需要极高的专业素养的。”

    “好在这些年毕业的医学院的大学生。组织起来提高一下业务能力还是可以的。”花半枝乐观地看着他说道,“总比那些愣头青强。”

    “他们能听你的?现在可是业务靠边站。”林希言看着她担心地说道。

    “不是听我的,而是听他老人家的。”花半枝看着他一脸正色地说道,“为人民服务,你把人给治死了,岂不是违背了他老人家。”

    “呵呵……”林希言闻言摇头失笑。

    “现在也只能用这招了。”花半枝无奈地看着他说道。

    “一切会好起来的。”林希言看着她宽慰道,“任何群体性的疯狂行为,都不会长久。”

    “嗯!”花半枝看着他点点头道。

    林希言看着他轻叹一声道,“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正常呢!”

    “不远了,到秋交会就知道了。”花半枝看着他宽慰道,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秋交会继续召开,没有停摆。

    花半枝站起来道,“我去实验室了。”

    “去吧!”林希言跟着起身道,“我去书房。”

    两人各忙各的,直到休息时间,才出来,洗澡睡觉。

    &*&

    如花半枝他们所猜想的,梁达宏首先憋不住了,双方各退一步。

    梁达宏是不知者无罪,而何红军会议上画的乌龟,梁达宏他声称看错了。

    两人同时给放回了家,秦凯瑟看着进来的何红军又哭又笑道,“我真想揍你一顿。”

    “我在里面已经懊悔死了。”何红军自责地说道。

    “行了,别说话,赶紧去冲冲澡,你这身上味儿的。”秦凯瑟看着他催促道。

    “爸爸!”何天佑他们红着眼眶看着他说道。

    “乖,等爸爸洗了澡在抱你们。”何红军看着他们说道,“傻小子哭什么?没事了。”

    “我洗澡去了。”何红军抬脚朝卫生间走去,边走边说道,“孩子妈,给我拿换洗衣服。”

    “知道了。”秦凯瑟朝卧室走去,拿上换洗衣服。

    “妈妈,我给爸爸送去好了。”何天佑看着她赶忙说道。

    “好好好,给你。”秦凯瑟将换洗衣服递给了何天佑。

    夏日的衣服简单的很,尤其在家里,老头背心,短裤。

    “我去给你们的爸爸做些吃的。”秦凯瑟和孩子们一起出了卧室。

    孩子们等在卫生间门外,而秦凯瑟则去了厨房,家里还有些挂面,直接西红柿鸡蛋炝锅面。

    等秦凯瑟做好了饭,何红军也洗完澡出来了。

    何红军坐在饭桌前,看着面前的碗道,“真香啊!”

    “别感慨了,快吃吧!不然面糊了。”秦凯瑟看着他催促道,“有什么话,吃完了再说!”

    “嗯!”何红军看着他们点点头,抄起筷子,唏哩呼噜的将一碗汤面给下了肚。

    何天佑看着何红军放下碗筷,起身收走了,在厨房洗洗才出来。

    “咱家天佑懂事了。”何红军欣慰地看着端着杯水走过来的何天佑道。

    “还说呢!能不长大吗?”秦凯瑟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

    何红军心虚地食指蹭蹭鼻尖道,“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你再来一次试试。”秦凯瑟气冲冲地看着他说道。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何红军看着她赶紧赔不是道。

    一次教训就让他不死也蜕层皮,再来一次,也得有命啊!

    劫后余生有聊不完的话题,一家人又聊一会儿,秦凯瑟给孩子洗洗澡,让他们睡觉去了。

    何红军才紧紧地抱着秦凯瑟,温暖着彼此,才感觉这不是梦。

    “这次改了吧!”秦凯瑟鼻音浓重地说道。

    “改了,改了,再也不敢了,无论何时何地,这谨言慎行,我都刻在脑门上。”何红军点头如捣蒜道。

    “唉……”秦凯瑟推开他拉着他坐在床上道,“你还是想想后续怎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