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四百零七章 悟真入长安

第四百零七章 悟真入长安

    在二月十六日的清晨,长安以北的同州方向,一队衣衫褴褛的士卒,护送着一位皮肤黝黑,骨瘦如柴的僧人,来到了长安城东北的通化门前。

    守城的神策军看到这队人马,立刻火速通知了长安城神策军中尉仇飞英。此刻的仇飞英正在白银义从护军府军机省署衙与药师商议神策军裁剪之事,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望向药师。

    “雷太史所言之事,果然来了!”听到这个消息,一向沉稳的药师当即一掌拍在桌案之上,满脸兴奋。

    仇飞英心领神会,不敢怠慢,立刻号令金吾卫持戈上街,宣布戒严。他自己亲自上马,率领蒙勋、钱算、董炎、赵环还有一干神策军最精锐的宿卫,一路狂奔向通化门。

    而药师也在第一时间把这件事通知了雷长夜。雷长夜立刻让夜萝婷和花萝茵将早就准备好的大补参汤和续命金丹拿出来,让毕一珂带着一群阴将火速赶到通化门。

    在仇飞英以隆重大礼接这只英雄的队伍入城之时,毕一珂带着阴将来到道边,将参汤和金丹发给每一个进城的士兵、僧人和他的随从。

    这些万里迢迢而来的人们已经在路上奔波了足足两年,人人的精神都即将熬干。在进入大明宫之前,如果不做及时的救治和保养,很可能会有人因为激动或者精神松懈而猝死。

    喝下毕一珂献上的参汤,很多士卒都感动得流出了眼泪。

    “长安,我终于回来了!”队伍中的僧人遥望大明宫,泪如雨下。

    大明宫内开成帝召集百官汇聚含元殿,长安街上金吾卫披盔贯甲、持戈扶锐,沿街列队,以最昂扬的态势迎接这批万里报捷的大唐遗民。

    僧人在随行士兵搀扶之下,踉踉跄跄走入丹凤门街,过御桥,走龙尾道,进含元殿,在满朝文武的注视之下,躬行于天子座前,伏地而跪。

    “陛下,贫僧乃敦煌图灵寺主持悟真,现任沙州都法师,主持河西僧务,今奉归义军都指挥使张议潮、沙州释门都教授洪辩大师之命,携归义军奏捷文书,不远万里,来到长安献书报捷。皇上……”说到这里,悟真泪流满面,伏地而泣,“沙州……光复了!”

    嗡地一声,含元殿上文武百官激动得难以控制情绪,纷纷开口感叹。片刻之后,三高官官,六部尚书纷纷走出班列泣不成声地躬身施礼,向开成帝高声道贺。

    “悟真大师快快起身,你从沙州到丰州,再从丰州到长安,历时两年,行程五千里,穿越三千里戈壁无人区,九死一生方才到达长安。此千古之壮举也。朕赐封你为京城临坛大德,从即日起,见朕不跪。”开成帝朗声道。

    跪伏在地的悟真心头猛然一热。他确实花费了两年多时间从沙州往东北走到天德军驻地再绕回了长安,这一路虽然艰苦无比,所幸没有遇到西胡追兵。比起其他九路信使要安全一些。

    这一路艰辛本来他并没有立刻想要说的心思,但是开成帝居然一口道破他的回归路线,犹如亲见,这种敏锐的洞察力和关怀,令他震撼的同时,心头温暖无比。

    “谢主隆恩。皇上对贫僧的行踪洞若观火,体察入微,实是天恩浩荡。”悟真从地上挣扎着站起身,艰难地躬身下拜。

    “沙州归义军现在的情形如何?”开成帝关切地问。

    “张议潮将军艰苦攻占沙州,贫僧临行之时,尚与其兄长率军夺取瓜州,战况胶着。他命我等信使分十路归唐,希望陛下体念河西遗民拳拳报国之心,派兵攻伐萧关凉州一线,吸引西胡兵力,与沙州军队南北夹击,光复河西所有失地。”悟真颤声道。

    “这件事刻不容缓,当为时下朝廷头等事务。军机太史雷长夜何在?”开成帝朗声道。

    “臣在。”早就在百官班列中混迹的雷长夜走到殿中,躬身行礼。

    “立刻与两位军机侍郎合计一个出兵的章程给我过目。”开成帝淡淡地说。

    “臣遵命。”雷长夜恭声道。

    “退朝。”开成帝吩咐完,干净利落地宣布退朝,然后在一群皇室管家簇拥下,昂然而去。

    含元殿的百官似乎对于这个行为也见怪不怪,在殿上和悟真亲切攀谈几句后,也纷纷告辞而去。

    悟真望着百官和开成帝的背影,心中一片茫然。与西胡决战,乃是重大国策,难道不应该在殿上有一番激烈的君臣奏对?南衙北司勾心斗角,翰林院内相与三省外相当庭开骂,对于如何出兵,如何出饷吵得面红耳赤,七窍生烟,互相推卸责任,直斥其非,争夺话语权。

    至少这在以前的大唐朝,那是传统艺能。如今出不出兵,皇帝一言而决,随手丢给一群冠以军机头衔的官吏办理,程序上精简了不是一点半点啊。

    他离开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呢?

    “悟真大师,在下军机太史雷长夜,白银义从军中尉,如今圣上有意援助沙州,在下临危受命,暂代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全权负责出兵西胡一事。大师如果身体尚能坚持,不知能否到白银义从护军府内的军机省署衙一叙。”雷长夜沉声问。

    悟真听得一脸迷蒙,他抬头看了一眼雷长夜的五花头,忽然开口道:“你这头上是道纹吧?”

    “正是,在下乃蜀山门人。”雷长夜微笑着说。

    “既然是蜀山门人,我自然是信得过的。”悟真长舒一口气,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我还挺得住,出兵必须尽快,否则我怕沙州光复的英雄们撑不了多久了。”

    悟真到达长安的当天,一直沉寂的入画匣内突然出现了第四次跃马戏即将开锣的消息。一时之间,太虚幻境的入口太虚宫内人山人海,无数早就饥渴难耐的入画人奔入宫中,渴望进入幻境中的跃马戏世界再次和西胡一较高下。

    但是这一次,他们并没有能够进入幻境世界,反而在幻境中看了一场演出。

    沙州汉民在张议潮、张议潭和洪辩带领下揭竿而起,趁西胡守军不备,拿下了沙州城池,事隔六十余年,重新光复沙州。张议潮组建归义军,吸纳汉胡各族士兵,甚至还有叛胡归汉的西胡士兵加入了归义军,凑足七千猛士,正在猛攻瓜州。

    而在西胡各地五茹六十一岱大军迅速集结,正在朝沙州四面八方地包围过来。

    西胡的五茹是西胡帝王将其统治区域划分成的五大军事行政区,每一茹的军队由名义上的五个千户,实际上多达十数个千户构成,统称为翼。西胡本部本来有四个翼,分别是中翼、左翼、右翼、支部翼,后来陆续有内附的土邦加盟,又建立了孙波翼。

    五翼中每一翼都有五到二十个千户构成,每一个千户被称为岱。翼部在习惯的称呼中也被称为茹。所以西胡统共有赫赫有名的五茹六十一岱。

    各岱中的人马,有骁勇善战的贵族亲兵,称为桂东岱,也有下等庶民和奴仆组成的护持队伍,称为庸东岱。

    一旦战事发生,五茹之中岱骑蜂拥而出,一人数马,迅速成军,互相配合而进,动员速度和兵源质量都超过了大唐各地的卫戍部队。而且西胡军一旦发兵,士兵不带粮草,只靠劫掠自供,所以一旦赢得胜利,必然烧杀劫掠,并带走大批奴隶金银,令战争发生地十室九空。

    而这一次沙州被夺,更令西胡赞普王震怒,全部由万藏寺佛兵严格训练培养的顶级精兵赞普四卫,倾巢而出,已经下了高原,兵锋直指沙州。

    如今的沙州归义军正面临倾覆之灾。

    太虚宫中完成了这一副演出画面的展示之后,随即亮起了硕大的免战牌,昭示众人:跃马戏暂停开戏,跃马戏负责人雷长夜现在正于长安商议增援营救沙州的行程,如果有任何入画人想要来一场真正的跃马大戏,就到长安晋昌坊白银义从护军府投军报效,做一名跃马扬鞭的白银义从。

    看到沙州如火如荼的情景,听到白银义从军的召唤,所有曾经三次与西胡浴血激战的入画人们生出了一丝难言的兴奋和激动。归义军在沙州揭竿而起,让三次跃马戏中西胡强大严密的西域防卫线出现了致命的缺口。

    经过历次跃马戏的地狱磨炼,这些入画人对战场上每一个细节的变化都理解得异常深刻。沙州光复的重大意义被他们迅速捕捉到了。

    如果这一次白银义从军真的在长安成军,兵发萧关凉州一线。西胡军队被沙州归义军牵制,凉州的防守再也不是那么固若金汤,完全有可能一鼓而下。

    一旦凉州被打通,大唐河西走廊的东门便轰然敞开,各地土团和义军就可以放马河西,见到梦里萦绕过千百遍的敦煌故地。

    现在的天下兵马大元帅是雷长夜,哼!明年的兵马大元帅就是大爷我了!

    这件事让所有赋闲在家的退役军士、各地江湖门派、武馆弟子都再也按耐不住从军的热情。他们从入画匣里弹出神识,当天就收拾行李,带好干粮,结伴出门,从大唐各镇的水陆两道朝着长安和扬州挺进。

    白银义从护军府,我们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