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书中自有颜如聿 > 第八百零三章 现场演示

第八百零三章 现场演示

    听证会后,姜芮书很快安排了再次开庭。

    听证会的结果无疑对王一洲十分有利,再次开庭时,沉稳如他的律师都表现得比上次开庭轻松,王一洲坐在旁边没什么表情,原告这边脸色不大好,原告律师倒是稳得住,一直用一种估量的目光看王一洲,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审判长。”宣布开庭后,原告律师率先提出请求,“原告方有一个请求希望能得到允许。”

    姜芮书看着他,“你说。”

    原告律师看向王一洲,“我想请被告现场演示一下心肺复苏术。”

    王一洲猛地睁大眼睛,愣愣地看着原告律师,表情十分僵硬。

    “审判长,听证会上医疗专家们明确答复心肺复苏大概率会压断肋骨。”

    “是的,这是医学常识。”

    “听证会上方医生心跳骤停,幸而得到另外两位医疗专家抢救成功脱离生命危险,事后我了解到方医生也被压断了肋骨——经验丰富如两位医疗专家在抢救都造成了肋骨断裂,才将方医生抢救回来,可见心肺复苏不是谁都能做的。”

    “听证会上专家们说过压断肋骨是大概率事件,因为肋骨承受不起上千次高强度的按压,这跟谁做的抢救没有直接关系。”他说这些有什么用,如果想用被告经验少来否定他不能救人很难站得住脚。

    “听证会后我曾去s大了解情况,然后听到一个不幸的故事。”原告律师再次看着王一洲,“事情就发生在今年夏天,大约一点钟,一个男老师匆匆赶到食堂吃饭,大概是经常有老师来这里吃饭,谁也没有特别注意,但意外就发生在不经意间,饭吃到一半,男老师突然倒地抽搐,食堂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很快有人发现他心跳停止了,连忙打学校医务室求救,校医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就赶来了,但可惜的是校医赶到的时候早过了七八分钟后,已经回天无力。”

    王一洲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个事情他知道,他们整个医学院都知道……

    “那个食堂在医学院的宿舍区,平时基本上都是医学生去吃饭,当时食堂里就有医学生在,但是在校医赶到的七八分钟里,没有一个人上前给那位老师做心肺复苏。”原告律师点他的名,“被告应该知道吧?如果当时有人给那位老师做心肺复苏,他很可能救活的,他才四十岁啊,听说刚结婚,妻子还怀着孕……”

    这件事听着简直匪夷所思,医学院的老师在医学院的食堂里吃饭猝死,旁边的医学生却没一个人去抢救他们的老师。

    “当时食堂人已经很少,差不多都是新生,才刚刚入学几乎没有任何实践。”王一洲下意识解释,“理论和实践是不一样的,大家都以为校医会很快赶来……”

    “对啊,所以心肺复苏不是谁都能做的。”原告律师打断他的解释,“你又凭什么敢上前抢救?”

    “我那时候已经学过……”

    “但是据我了解,你们只是老师在课堂上顺便讲了一下,并没有进行系统规范的练习,上课不认真的恐怕连按哪里都不知道。”原告律师咄咄逼人,“什么都不会就去抢救,没有技巧的勇气是鲁莽,不能救人只会害人。”

    “我没有!”王一洲急忙解释,“我有认真练习,我知道每一个步骤和所有的要点……”

    “那你现场演示一下!”原告律师从桌子下面拎起一个行李袋,拉链滋啦啦的声音在法庭里响起,莫名叫人头皮发麻,被拉开的行李袋中露出一个人体模型,他将人体模型摆到法庭中央,“没什么比现场演示更能证明你自己。”

    王一洲僵住。

    被告律师发觉他的不对劲,暗道糟糕,连忙出声反对,“反对!听证会上医疗专家们已经给出一致的答复,老人是因为心脏停跳死亡,被告不应当承当抢救过错!”

    “黄金四分钟只是大概率,而非绝对!临床中不乏心脏停跳半小时后抢救回来的的病例,历史上心脏停跳有长达三个半小时后抢救回来的真实病例,但是被告压断老人肋骨,导致肋骨刺穿心肺,让老人彻底失去被抢救的机会。”

    “临床普遍认可黄金四分钟抢救期!”

    “但是在实际临床中,患者心脏停跳后,医生继续抢救的时间远远超过四分钟!如果被告没有碰老人,十分钟后救护车赶到仍然有被抢救回来的希望。”

    “你这是强词夺理!四分钟不是医生冷漠,是无数生命血淋淋证明的事实!”

    “但是你不能否认我说的也是事实。”原告律师看向审判席,“审判长,希望合议庭能准许原告方的请求,让被告证明一下他确实具备急救能力,否则就算合议庭判原告败诉,这个结果也没办法让人完全信服。”

    被告律师急道:“审判长!这跟本案事实认定无关!”

    姜芮书看向王一洲。

    十八九岁的男孩子正是最朝气蓬勃的时候,如果没有这场官司,他这时候应该在准备考期末考,畅想考完试去哪里玩,亦或者已经放假回家,在家里打游戏,过着黑白颠倒的快乐日子,然而此刻王一洲坐在被告席上,极力维持着镇定,但惨白的脸色已经出卖他,眼神挣扎又茫然。

    “被告。”姜芮书叫他。

    王一洲连忙看着她,带上了哀求的意味。

    姜芮书看着他的眼睛,“你是否会心肺复苏术?”

    王一洲张张嘴,这个回答他毫不犹豫地说过很多遍,但是现在却突然变得艰难,过了许久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会。”

    “熟练掌握?”

    “是的。”他的声音变得极其沙哑。

    “那么,请你用你掌握的知识和熟练的技巧演示一下怎么做心肺复苏。”

    “我……”他想拒绝,可是他说不出来。

    “就当成平时练习好了,不用想太多。”姜芮书温声道。

    王一洲嘴唇动了动,可是声音都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下意识想求助,环视了一圈却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他们都在等他证明自己。

    他低下头,缓缓从被告席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