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承运而生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心有多高就飞多高

第二百三十三章 心有多高就飞多高

    《史记》云:汉武帝时,皇后陈阿娇挟妇人媚道,元光五年,上遂穷治之,女子楚服等坐为皇后巫蛊祠祭祝诅,大逆无道,相连及诛者三百余人。楚服枭首于市。使有司赐皇后策曰:“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

    “为什么会在这里?”吴子义打量着这个墓室。石头砌成,不大,内空20平米左右,高四米左右,内室中央砌台,台上有棺木。

    “野史上说了,楚服女扮男装,跑到汉武帝的皇后陈阿娇的后宫,和皇后虚凰假凤,又用巫蛊之术,诅咒得宠的卫子夫,事情败露之后,皇后被废,楚服被砍头了。”利媌笑嘻嘻的跳到那副棺木上。

    “金屋藏娇的陈阿娇?”吴子义就笑,“这个女人和楚服,一个被嫉妒蒙蔽了双眼,一个因为皇后持宠而娇,两个的结局都是咎由自取。这是她在长安被枭首,为什么墓地却出现在越麓山?”

    “因为很简单啊,楚服根本就没有因为巫蛊之祸被枭首。”利媌笑嘻嘻的说着,还用手敲了敲棺木,发出沉闷的声音。

    “楚服是有气运者,怎么可能被枭首?而且她还精通巫术,擅长用傀儡偶像来代替人,你觉得这样的人会轻易被杀死?”利媌已经开始推棺木了。

    “咔咔咔!”棺木开始缓缓的被挪开。

    没有盗墓中夸张的毒烟、暗器,一切都很正常,开棺盖其实就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又不是王侯将相的大墓。

    “啪嗒”一声,棺盖被掀开,被利媌掀到了地面上发出碰撞的声响。

    “啧啧啧——”利媌就站在棺木的边沿,看着棺木里,还发出吧嗒嘴巴的声音,笑嘻嘻的说道,“还真为自己安排的很好。两千多年了,居然还这么栩栩如生。”

    吴子义凑近一看,棺木里躺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居然没有丝毫的腐败痕迹。就像是利媌说的,宛如活的,睡着了一样。而她身上穿的衣服,也不过是汉代寻常的布帛,但是却也没有腐烂。

    轻剪翠羽的眉毛很显然在下葬的时候修饰过了,头发挽成了高高的发髻,从头往下,隐约起伏,全身长约1.5米多,1.6米不到的样子,两只手和巨大的袖幅交叉放在腹部。脚上的鞋子也是麻布鞋。

    没有任何的随葬品,连一块金属片都看不到,别说金银珠宝了。

    “素藏啊!”

    利媌嘿嘿的一笑,转头看吴子义:“哥哥,这个美人儿在当时可是绝色,能够如陈阿娇的眼的女人,真的很不一般。”

    从现在这样看,确实是一个美人,想当时,陈阿娇也是大汉的有名的美女,只不过太过于骄纵了,才毁灭了自己。

    “两千年不腐,是因为气运的关系嘛?”

    “当然,她本身身体内就有阴属性的气运,而此地的气运阴阳交错,她的身体内的气就成了沟通龙脉地气的桥梁了,所以这里的气运是很充足的。足以保证她的尸体不至于腐败了。我倒是知道她的想法,等这里的气运积攒的足够了,说不定还能复活呢。”

    “就像你复活利媌一样?”

    “我也不知道,反正以前有人这么干过。只不过没有成功。”利媌就仔细端详这具女尸,摇着头叹气,“可惜了,你虽然精通巫术,但是却得不到原始的气运,阴阳不能调和,妄想复活,确实枉费心机了。”

    吴子义默然,他身体内已经感受到墓室里的这股气已经被自己身体内不由自主释放出来的气运捕捉到了,迅速的拉入到自己的体内。而这股气运不只是在墓室里,而且还从地底下不断的涌出来,因为吴子义身体释放出来的原始气运,这股气从地底汹涌而出,被吴子义释放的原始气运疯狂的吞噬。

    “真羡慕啊!”利媌已经坐在掀在地上的棺盖上,双手托着下巴,很羡慕的看着吴子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将汹涌而来的气运吞噬掉。

    一直过了半个小时,吴子义身体忽然一震,身体往前两步,就好像是被人推着一样。等站定了,长长出了一口气,冲出体外的那股气运忽然之间就回到了身体内,身体内充盈的感觉,仿佛上次雷电天气一样,气运回到身体内后的感觉。

    “气走全身,沟通身体内能够游走的气体,运转周天,这股气你就能随你调动而不是只停留在你的身体内好不动弹。”

    利媌忽然就对着吴子义大声说。

    心中一动,吴子义果然又站立不动了,周身进入身体内的气运开始不停的运转,将吞噬的阴阳之气全部转化为原始气运,原始气运按照利媌教给他的运气方式,开始全身运行。最后气沉丹田。

    这个过程又经历了一个小时左右。

    等吴子义长长吐出一口气,利媌就拍了一下巴掌:“成了,成了,等会儿出去试试,看效果怎样。”

    吴子义点头。这墓室内的气运还有墓室周围的气运基本上已经被吴子义给吸光了。他身体内的那股气就像是一个漩涡。起码越麓山这方圆十公里左右的地下气运基本上不会再有了。

    “轰隆”一声,石室内忽然就响起了石块断裂的声音。

    “这里要塌了。”利媌跳起来。

    吴子义正想将棺盖盖上去,被利媌一把拉住了,朝着棺木内努了努嘴:“没用了,我们走吧,这里塌了,也不好出去。”

    吴子义朝着棺木内一看,吃了一惊。

    棺木内本来还栩栩如生的年轻女人,忽然就像是风干了一样,肌肤迅速的干瘪了下去,就像是皮包着骨的骷髅,那仿佛如新的衣衫也忽然之间化成了偏偏的残痕,棺木也肉眼可见的腐败了,最后“轰”然一声,真个棺木都塌下来,将干瘪的女尸埋了。

    “走!”

    利媌扯了一下吴子义的手,吴子义纵身一步,从石室内腾空跳了出来,整个人就像是流星一样,朝着天空飞跃而去。

    上升,上升,再上升。

    吴子义感觉到了空气朝着脸上扑面而来的刺痛,但是他还是能够忍受得住。他想要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不断地向上飞。

    等终于有些飞不动的时候,他感觉地面上璀璨的灯火就变成了星星点点。整个星沙市就在他眼里,一收而尽,全都在眼里了。

    今天他终于知道了,心有多高,你就能飞多高这句话真正的涵义,不是励志,而是真的可以飞得很高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