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一人之大罗洞观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储物法宝(三更)求首订

第一百三十一章 储物法宝(三更)求首订

    ……

    宝闻哼一声:“雕虫小技!”

    “大威天龙!!”

    他怒目圆睁,双臂猛地舒展开来,周身道道金光缠绕,如同数道张牙舞爪的金龙轰向酒吞。

    ‘大胆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

    不远处观战的宝玉瞪大了眼睛,师兄整的活儿挺花啊,师傅也没教过这招儿啊!

    在杭城用这招,这是致敬法海吗...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有些中二,但是看上去还真的很帅!

    另一边。

    宝闻和酒吞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已经轰然碰撞在一起。

    巨大的声响传遍深林,惊起一片飞鸟,附近的大树如同被飓风席卷,枝叶纷飞,地上的草皮大片被掀起。

    劲炁激荡中...

    宝闻宽大的身影后退两步,后脚陷进泥土之中。

    而酒吞的身体却是倒飞出数米远,重重的摔落在地上,一时间竟然无法挣扎起来。

    宝闻双掌下压,吐出一口浊气,这才压制住体内翻腾的气血。

    宝闻看着不远处身体有些虚幻,已经几乎没了还手之力的酒吞,大步上前。

    “一个鬼物也敢变化形状,在我佛门撒野,今晚我就彻底超度了你!!”

    酒吞不复之前偏偏美少年的样子,此时已经狼狈不堪:“别...别杀我。

    我愿意永远留在寺里,日日在佛前朝拜,洗涤我的罪孽...

    别杀我!

    别杀我。”

    宝闻丝毫不为之所动,大步上前,宽厚的手掌高高举起,金色的卍形纹路在掌中闪烁。

    绝望中的酒吞还想垂死求饶。

    不远处的一道声音,组织了宝闻最后的动作。

    “宝闻,停手吧!”

    几人循声看去,一个有些佝偻的老僧迎着月光,正站在来路的方向。

    “师父!”

    “师父,怎么把您惊来了...”

    宝玉和宝闻同时开口,单手立于胸前,神色恭敬。

    解空呵呵一笑:“你们几个小东西这么大的动静,再打下去,这北高峰都快秃了...

    我还不得赶紧来看看?”

    宝闻的脸上带着不解:

    “师父,地上的这是作恶多端的鬼物,留着他干什么?”

    解空眉眼低垂,上前几步。

    地上的酒吞看到这一幕,眼中迸发出希冀的神色。

    他没有傻到暴起绑架老僧来以此威胁,尽管他能感受到,老僧的身上不存在任何炁的波动。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这么做了,那一定逃不掉,而且会死得很惨...

    很快,解空走到了近前。

    “无缘慈悲,为远离差别之见解,无分别心而起的平等慈悲,非凡夫所能起,是为大慈悲。”

    解空看着地上,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酒吞,脸上并无太多怜悯之色,只是宛如菩萨法相般庄重神圣。

    “你可愿留在山上?跟我修习佛法,得净诸根,灭除诸罪,得见诸障外事。”

    听到老僧的话,酒吞的眼中迸发神采,不住的点头:

    “法师...大法师,弟子愿意。

    弟子愿每日服侍左右,修佛明理,扫除罪孽。”

    ......

    宝玉微微眯着眼睛,不知在想着什么。

    宝闻上前一步,话语中带着不甘:“师父,他本是异类,更是罪孽深重。

    而且他之所以答应,只是因为无路可走了而已,这样的反复之人,话不能信啊!

    师父您何必....”

    解空笑着摆了摆手,转身向原路走去,朗朗佛音在山上回荡。

    “此观功德,除诸障碍。见上妙色,不入三昧。但诵持故,专心修习。心心相次,不离大乘。

    一日至三七日,得见普贤。

    有重障者。七七日尽然后得见。

    复有重者一生得见。

    复有重者二生得见。

    复有重者三生得见。

    ......”

    酒吞见状,丝毫不敢停留,一个翻滚爬了起来,顺便远离宝闻。

    连忙跟着解空的身后追去,嘴里献着殷勤:

    “师父...师父!我虽然算是半路下碟,但也算进了您的山门了吧。

    师父赐我一个法号呗...

    诶,师傅,您老慢点!”

    “......”

    留下宝闻和宝玉师兄弟俩面面相觑。

    宝玉手指摩挲着下巴:“师兄,就这样让那家伙跟着师父,师父会不会有危险?”

    宝闻冷哼一声,长满络腮胡子的脸上还带着愤愤之色:“师傅的安危你倒是不用担心,虽然他老人家无法用炁,但也不是这样的区区鬼物能伤到的!”

    宝玉点了点头。

    准确的说,宝玉并不是那名疾恶如仇的人,更何况酒吞再罪孽深重,当年也是嚯嚯的日本人。

    宝玉再信佛慈悲,还能为日本亡魂而誓死除恶不成?

    虽说佛门众生平等,但他自问还没到那么高深的境界。

    既然确认酒吞对师傅没什么威胁,那便随他去吧。

    宝玉看了看手中的鬼葫...

    鬼葫是在之前的战斗中,被宝闻的拳风震飞出去,被宝玉捡了过来。

    酒吞好不容易逃得一条小命,根本没顾上找自己的法宝。而且再那命悬一线的情况下,他也没胆子逗留。

    ......

    宝闻心中还有一股气没撒出来,瞅着一旁低头摆弄葫芦的师弟,哼了一声:“要不是你小子把这鬼物带回寺里,还用得着师父费心出面?

    而且那家伙实力不弱,要不是我出面,你小子今晚恐怕就折在这了。”

    宝玉赔着笑脸:“师兄您消消气,我这不是也清楚那酒吞肯定没这么老实,于是提前叫您来帮忙嘛。

    以师兄的实力,您出手哪儿有解决不了的鬼物...”

    宝闻瞪了师弟一眼,倒是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向山上走去。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师父的...

    宝玉也回到了自己的禅房。

    后山巨大的动静并没有引起什么普通人的注意,此时的山上游客早已清空。

    而那些前山修习的普通僧人与工作人员,对这种隔上一段时间,后山就会发出爆破一般的轰鸣声也已经习以为常了。

    之前那是宝玉和宝闻师兄弟俩对练时的动静。

    对外的解释是后山正在建一座新的庙宇,这是施工产生的噪声。

    虽然不清楚是什么工程,这断断续续一干就是两年多,但也没人深究这个事。

    而解空大师他们,也只是需要一个应付外界的理由罢了,只要是还算合理,没人会深入追究。

    宝玉在房间里把玩着冰润光华的葫芦,尝试着将它作为一件收纳法器来使用。

    鬼葫中的酒液,在酒吞将最后的一点倒入口中后,已经消耗的干干净净了。

    此时透过葫口向里面望去,里面黝黑而深邃,其中的空间如同自成一方漆黑的小世界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宝玉尝试着将自己的炁灌输进去。

    一抹微光在葫口出显现。

    宝玉心念一动,把葫口对准桌上的一本书,屏息凝视,精神集中,默默的念到:

    “收!!”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宝玉的面前,出现了一股虚幻的扭曲之感。

    在宝玉观法的作用下,面前的那本书如同不存在了一般,肉眼可以清晰的看到它近在眼前,意识却丝毫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体验。

    下一秒,那本书闪烁一下,突兀的消失在了宝玉的眼前。

    宝玉脸上露出难以抑制的喜色,将自己的意识向葫芦内部的那方空间探寻而去。

    果然,一本麻绳装订的书本,正静静的躺在某个角落里。

    宝玉顿时心情大好...

    储物空间这种东西,在前世的一些幻想作品中实在是太多了,如今自己也能拥有这样一件这样的法器,怎么能不让他欣喜异常。

    没错,宝玉已经把这个葫芦视为自己的宝贝了!

    今晚。

    对于宝玉来说无疑是满足的...

    但远在京城的王也,在今夜的行动中,却陷入了一个不小的的麻烦。

    因为他面前的这个对手...

    一如在龙虎山上,和宝玉切磋的情况...

    这个人。

    他的【乱金柝】镇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