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 第670章 霸总狠狠爱24

第670章 霸总狠狠爱24

    秋杳和一众阿姨大军,带着舒父去了最近的警局。

    之前秋杳字字泣血的控诉,很好的感染了阿姨们。

    不过秋杳也没说谎,所以这个时候也不需要心虚。

    过去之后,都不需要秋杳多说,阿姨们便你一句,我一句的把舒父直接钉死在耻辱柱上。

    虽然说这种家务事儿其实并不好管,不过看着秋杳一个瘦弱的小姑娘在一边瑟瑟发抖,再看看舒父那个坏人的嘴脸,两个年轻小警员觉得,就算是家务事儿,他们也得好好管管。

    更何况,舒父还赌钱。

    这个可是违法的!

    舒父原本还以为,秋杳只是说说而已,并不敢真的把他送警局,结果真送来了?

    舒父就是个没什么本事的赌鬼,平时看着警局都是绕路走,这个时候更是慌到不行,一看年轻的警员朝他冷笑一声,舒父吓得缩了缩脖子。

    “他早年好赌,喝了酒还打人,我妈没办法,怕我和弟弟被打死,我弟弟身体还不好,总是住院,所以就跟他离了婚,他当初说,如果我们走了,就别再回来,他不会认我们,而且也不会养我们,这些年,他没付过我和弟弟的抚养费。”见阿姨们说的差不多了,秋杳轻抿着唇,声音颤抖的开口。

    到底还是混过娱乐圈的人,这个时候拿出一点并不那么尴尬的演技出来,秋杳还是可以的。

    听秋杳这样说,两个年轻的警员又瞪了舒父一眼。

    舒父想说什么,结果收到这样的眼神,又吓得缩回了脖子,就是眼神总往秋杳身上瞥,似是想威胁,可是又不敢开口,最多就是用眼神瞪两下。

    “其实这些年我们也过得胆颤心惊的,从前他总是赌,手气也不好,欠了钱,他就躲了,那些追债的人总是来家里砸门,泼油漆,扔动物的尸体……”说到最惨的地方,秋杳擦了擦自己好不容易流下来的眼泪。

    “失策了,没随时在包里装个眼药水。”擦着眼泪的秋杳,在意识里跟小七调侃呢。

    小七:???

    你是真的不想当人,这么狗的想法,也想的到?

    小七不想说话,而且将屁股冲向了秋杳。

    秋杳也不在意,就是吐槽一声,然后接着卖惨:“起初的几年,我和弟弟总是做噩梦,后来慢慢没有人上门了,这才好起来,我们没想着借他的什么光,只想着他不给我们带来灾祸就行了。”

    说到这里,秋杳深吸了口气,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道:“如果他一定要让我们养他,那就养吧,只是我现在刚没了工作,弟弟身体不好,时不时的还要进医院,我也不知道能拿出多少钱。”

    秋杳越想控制自己的情绪,就越是控制不了。

    最后情绪彻底崩溃,直接低声哭出声来了。

    两个警员只听着,似乎就可以看到,这些年两个小孩子瑟瑟发抖的生活。

    想到这些,都是因为舒父的原因,两个人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刚才听到秋杳说要给钱的时候,舒父眼睛一亮,这会儿被两个警员一瞪,舒父又老实的缩回了脖子。

    两个警员想劝说,这样的父亲,不给钱也罢了。

    但是吧,他们处于这样的位置上,还真是不太好多说。

    就是吧,这样的家庭矛盾,真的调解好了,他们心里其实也是憋屈的。

    年轻的警员张了张嘴,有些话依着他的身份,到底不太好说出来,最后也只化作一声叹息。

    几个阿姨就听不得秋杳就这样认怂了,可是想着那个男人再混,也还是秋杳的父亲,秋杳大概念着一点亲情吧。

    阿姨们互相看了看,也不太好说什么,这种事情,涉及到家务,涉及到亲情,她们说多了,最后万一人家和好了,她们就处在中间,里外不是人了。

    阿姨们不好意思再说了,警员原本还以为,这件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

    结果,秋杳抹了一会儿眼泪之后,似是不太明白的疑惑出声:“对了,我不太明白,我们搬家这么多年了,也早没了联系,父亲怎么会知道我们现在的住址的?”

    警员:……!

    哇哦,似乎发现了什么盲点!

    阿姨们也愣住了,显然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对啊,秋杳他们已经搬家很多年了,甚至离开了从前的家乡,搬到这个陌生的城市。

    虽然说两城相隔不远,但是吧,同一个城市,想找一个人都困难,更何况是跨市了呢?

    而且像是舒父这样精准到点的找到人,这明显不正常啊。

    两个警员一听秋杳这样说,直接将凶巴巴的目光落到了舒父身上:“你怎么说?”

    舒父正准备舒展一下自己的手臂,然后装模作样一会儿,摆摆父亲的谱,依着他看,秋杳就是个年轻的小丫头,不顶什么事儿,被自己这么一威胁,不还是老老实实的给自己拿钱?

    想着自己以后有一个特别方便好用的atm机,舒父简直要狂笑出声来了。

    结果手臂还没伸开呢,秋杳的话将他震得僵在原地。

    怎么知道秋杳的住处的?

    当然是背后有人指点啊,不然的话,他早忘了自己还有一双儿女的!

    可是这话要怎么样说?

    背后之人,能不能被供出来?

    舒父并不想说实话的,眼珠子转了转之后,面上带着几分讨好地说道:“这个,我也是听人说的,这才试着找过来。”

    “听谁说的?我妈带着我们来回城之后,就没跟从前的人再联系了,不可能再有人知道我们在哪里,所以你听谁说的?”秋杳根本不放过舒父,这个时候语气虽然很弱,但是气势却很强。

    “你懂什么,我说听人说的就是听人说的,你哪来那么多话。”舒父觉得秋杳柔弱可欺,这个时候气气势一下子就上来了,声色凶猛的吼了秋杳一句。

    秋杳整个人跟着缩瑟了一下,转过头就抹了眼泪。

    “凶什么凶,问你话呢,听谁说的?”警员还没说话呢,阿姨团们受不了了,将舒父围住之后,平时广场舞领头羊的阿姨,喝了一声,然后凶巴巴的开口问道。

    看那架势,大有舒父不说实话,她们就要群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