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现代魔神 > 052 同床
    “你别乱来,袭警的话,我有权将你击毙”。

    金正义摸到了腰间的配枪,胆子也壮了一点起来。

    “呵呵,枪是下等人的武器”,金正义的恐吓并没有让林阳光停下向前的脚步。

    被逼无奈的金正义掏出配枪,黑洞洞的枪口直直的对住了林阳光。

    “砰”,一声犹如鞭炮的声音在警局里响起,正在办理保释手续的朱一龙和白有容顿时脸上一惊,顾不得阻拦,连忙往审讯室冲了过去。

    金正义手上的配枪正冒着一缕青烟,他缓缓的睁开眼睛想查看一下是否击中目标。

    身为几十年的警察,虽然现在不在冲锋在第一线,但是对于准星,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可是这一切不过是他的盲目自信,高位上的腐败生活早已让他丧失了对枪法的认知,林阳光在看到他脸上出现一丝阴狠的时候早已身子往右一闪躲了过去,现在早已冲到了金正义的面前。

    一只大手一下子扼住了金正义的脖颈,强大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向林阳光的右手,金正义直接被他单手给举了起来。

    吓傻了的两位警察连忙拿起桌子上的警棍劈头盖脸的往林阳光的身上打去,金正义已经渐渐变紫的嘴角已经慢慢的往下滴着口水。

    “住手”,审讯室的门一下子开了,白有容和朱一龙闯了进来。

    警棍混乱的打在林阳光身上的场面一下子映入眼底。

    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林阳光慢慢的松开了手,金正义突然脖子一松,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正在大口的呼着新鲜的空气。

    那两位警察并没有白有容和朱一龙闯进来而停下手,反倒是因为受到恐惧的刺激正在不留余力的继续敲打着林阳光。

    “住手”,门口又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声音威严有气势,想必身份在警局里首屈一指。

    受到刺激的两位警察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缓过了神,惊慌失措的将警棍收了起来。

    “赵局长,我现在向你再次投诉贵单位里面的警务人员善用私刑,你也看到了,这可不是我瞎编胡诌的”,朱一龙大声的向赶过来的赵局长抗议。

    这位赵局长就是城东警察局的一把手,刚才那声住口也是他所发出的。

    白有容从未见到过如此场面,看到林阳光身上湿漉漉的样子,想必在里面受了很大的罪,心里也没多想,一步上前,紧紧的搂住了林阳光。

    回过神来的林阳光见白有容正搂抱着自己,心里十分的激动,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往前蹭了蹭,接触到对方的胸口,林阳光感觉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在激动的呼吸着。

    “哈哈,白有容对我的好感度有三颗星了”。

    林阳光对感兴趣的女生一直有着一套打分系统,一星是互相熟悉,二星是互相有好感,三星是有身体接触,四星是春梦了无痕,五星则是解锁更多姿势。

    突如其来的被白有容抱住,林阳光直接给白有容提升到了三颗星。

    “推倒有望啊”,林阳光心里大喜。

    “局长,他袭警”。缓过气来的金正义从地上爬了起来,面带恐惧的跑到赵局长的面前,见到林阳光像是看到魔鬼一样。

    “什么呀?人家现在有证据表明事情不是他犯下的,还不快将人放了”。赵局长一走进刑讯室便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对金正义的所作所为一清二楚,不过这犯人也不是一般人,好奇驱使他多看了几眼林阳光。

    证据在手,事情就很好办了,跟着白有容和朱一龙办理了保释手续后,林阳光走出了警察局的大门,太阳已经升起的老高,林阳光心里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感觉向往自由。

    “一龙啊,谢谢你这次帮忙,等下次周末的时候,我请你们两口子吃饭”。

    “好啊,下次我把小燕一起带上,你们也好久没有见面了”。

    上了车的白有容立马对朱一龙表示感谢,一旁的林阳光听到朱一龙有对象了,立马对他的好感又提上了几分。

    朱一龙一直开着将白有容和林阳光两人送到了第一高中的教师宿舍楼下,今天还是假期,学生们还在度假村没有回来。

    “白老师,谢谢你了,为了我的事情忙前忙后的”,林阳光真诚的说道,”不说别的,昨晚能在夜里还来找人过来帮忙,我真的很感动”。

    林阳光的眼神中感情自然流露,白有容被他的这一番话说的有点不知所措,神情明显的愣住了,过了有一阵才慢慢的好了过来。

    “那个你睡一会吧,昨晚在拘留室里面肯定没有睡好”。白有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巴上稀里糊涂的说道。

    “好的”,林阳光心里开心极了。

    “哈哈,让我睡一会儿,那不就是表明很快就可以推倒了嘛,这被子真香”。

    兴奋的林阳光脱下外套直接躺在了白有容的床上,顺手还将床上的被子拽了起来,盖在了身上。

    白有容看到林阳光的举动欲言又止,本来她是准备重新从柜子里面抱一床被子出来的,可是见林阳光已经躺了下来,于是也便强行忍住了。

    一阵轻轻的呼声传来,白有容在看过去,林阳光的脸上一片安静,他已经睡着了。

    担心了一夜的白有容在昨晚也没有睡好,困意袭来,眼睛也不由自主的开始迷蒙起来。

    端过一张凳子,白有容半边身子睡在了床尾,然后将两只脚放在了端过来的凳子上。

    这一觉睡的天昏地暗,等到林阳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外面华灯初上,看样子起码要有六七点了。

    此时白有容的睡姿已经改变,可能觉得双脚搭在凳子上不舒服,她已经将脚蜷曲在了床上,整个身体靠近床边,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危险。

    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林阳光将白有容往床的里面抱了过去,从刚才自己睡过的床头将枕头垫在了白有容的脖子下面。

    睡着的白有容宛如一只熟睡的猫咪,安静可爱,坐在凳子上的林阳光一时间看的有点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