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弄兽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畜生,纳命来

第一百四十五章 畜生,纳命来

    弄兽第一百四十五章畜生,纳命来锐利如锋的目光自巨眼中冒出,带着死亡的气息,古川只觉全身因恐惧而使不出一分力。

    “呜——”乌金一声怒吼,将古川飞出去的魂给拉了回来,古川顿觉恢复了部分力量,反应回来,知坐以待毙只有死,必须得死里逃生。

    连忙抖出末途,一剑向巨眼的瞳孔中心刺去,如毒蛇掠兔。

    巨眼轻轻一闭,照亮周围的巨灯瞬间熄灭,古川再次陷入黑暗,然目标依然锁定,方向不变,径直刺去。

    理论上,古川这一击应是刺在了眼皮上,但从古川虎口处传来的感觉却与想象中截然相反,只觉末途刺在一面韧性十足的铜墙铁壁上,不但未能前进分毫,反而受到一股极大的反弹力,如铜柱锥骨,直震得手臂发麻,骨如沙摇,大大吃痛。

    差点就握不住末途,还好最终咬着牙把末途给抓紧了。

    “呱!!”

    又是一声大叫,古川顿觉一股猛烈的气浪卷着海水往身上打来,像是海水汇成了巨人的手掌,用尽全力地拍向古川。

    受此一击,古川顿时眼前一黑,胸膛凹陷几寸,骨头似被折断,一口鲜血呕了出来,脑袋嗡鸣,不省人事。

    然古川在昏迷的最后一刻,感觉手上如松劲,末途必沉入海底,再难重现,便用尽全身力气,将末途收回了空蚁中,这个行为一完成,古川再也看不清周围的环境,昏睡了过去,身子像凋零的落叶,无根的浮萍,缓缓沉去,嘴中水泡连珠似的冒出,每一个水泡中都包裹着一绽血雾,红得迷幻。

    乌金此刻挺身而出,龙体摇晃,如箭出弦,“唰”地一下来到古川身边,尾一扫,将之卷起来,避免其沉入海底,接着三头齐哮,暴怒、吞噬和雨神的力量加持于身,身形暴涨,气势拔高,同时吞噬之力汇聚成圆,成黑洞状,挡在前面,将汹涌而来的海下浪涛给挡下吞噬了去。

    如此一来,吞噬之力替乌金开出一条道来,中间的激流为之吞噬,两边的自乌金两侧划过,边深中窄,边湍中缓,顿时在乌金面前开出一水道来。

    乌金只知要早日离开此处,连忙尾带流星飞出,佯装攻向那巨眼,实则快速扰动尾部,悄悄汇力,就待乘其不备转移方向,直接逃跑。

    在别人的主场和别人的帝皇争斗,无异于刺客去皇宫大殿里行刺皇上,还是在打不过对面的情况下。

    乌金不傻,自然不会缠斗,更何况古川此时已经晕迷过去,如今走方为上策。

    乌金速度陡然暴涨,在黑暗中如流星般穿梭,所过之处,海水避让。

    “瞪!”

    巨眼再次亮起,此刻瞳仁中方黑线加粗,像是受到挑衅的猫,带着愠怒和杀机。

    乌金知道这巨眼的主人已经动杀心了,连忙加快速度,连忙向侧面离去。

    巨眼闪亮更盛,似在深海中熊熊燃起的火炬。

    乌金突觉一股巨大的吸力拉扯而来,像是有一只巨口正在猛烈吸气,身子不由自主地随之拉扯去,甚至差点因为失力而把古川给放了去,古川此时已然昏迷,若就这样被吸走,必死无疑。

    乌金心知不妙,绝对不能就这样被吸走,必定没有好果子吃,尾巴缠绕着古川拼命往前游去,身体上肌肉极度充血,甚至有不少的血已沿着细小的肌肤缝隙被挤压了出来,染得乌金浑身通红。

    乌金的挣扎非常的有效,并没有被拉扯过去多远,吸力一停下来,乌金立马就飞窜后退,拉开距离,开始大口呼吸,调节自身。

    正暗自侥幸时,乌金突然就察觉到不对了,动作一下子定住。

    周围没水了!

    乌金和古川之前一直是处于一个全是海水的环境中,换句话说,是完全被海水包裹着的,刚开始进入,会因来自四面八方的,海水带来的压力而感到极为不适,可后来就渐渐习惯了,只是行动无陆地上那般方便。如今乌金感觉身子变得极其轻巧,周围的一直存在的束缚般的压力陡然消失了。

    他的身子轻松起来,内心却更加沉重了,紧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把古川拉到自己身前,往其体内灌输力量,试图让他快点醒来。

    此刻周围的海水全部消失,成为真空,就像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这寂静的海下强行开辟出了一片空间,把成吨的海水给排了出去,只留下一个领域,一个独尊的绝对的领域,整个空间也仿佛由于海水的被抽取而亮了起来。

    乌金终于知道那只巨眼是谁的了。

    是一只巨大的蟾蜍,腮帮高鼓,似能吞海灌江,前肢粗壮,后肢盘曲如蹼,浑身粗糙,暗黄斑点布满周身,瘤子有大有小,颗颗凸起,集中在背上,和头顶上,其中有不少汁液流出,不知有毒无毒。

    而最夺目的莫过于他的那只巨眼,是只独眼,位于头顶正中央,占了脑袋一大半,像是照着太阳仿拓刻在了身上,明亮的刺眼,让人头皮发麻,心中渗渗。

    皇境的威压自蟾蜍身上席卷开来,比起之前那蛇人,只强不弱。

    蟾蜍号不雅,貌不扬,然生命力却极其顽强,有能承载相当于身体几百倍重压的“神力”,常受人吹捧,若是不介意其模样的话,有一只蟾蜍灵兽的确能增强不少战斗力,而且蟾蜍能生而后死,死而后生,且万岁蟾蜍头上的角又唤作肉芝,据说吃了它的人能长生不老,与天同寿。因此也是许多炼丹师,炼器师炙手可热的目标之一,在市场上往往有价无市。

    这只大蟾蜍肉瘤已这么大了,定然远过万岁。

    乌金看着他,只觉寒冷无比,这种阴寒不似大海中常带的那种低温的寒冷,不甚刺骨,更甚诛心,就像是寂寥的月光,触及灵魂的寒,甚至能将时间冻碎。

    连昏迷中的古川都潜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这也难怪,蟾蜍自身的力量本就出自月亮一源,有道是“蟾蜍去月,天下大乱”,蟾蜍是和蛇人一样古老的种族,彼时整个族群借着月亮的力量,称霸一方,影响祸福。

    乌金心中无比忐忑和慌乱,凑在古川的耳边,咕咕叫着,试图把他唤醒,身子摆动,寻找着能突破这个领域的机会。

    但想要突破这个领域绝对很难,因为乌金现在还发现不了这个领域的边界,就好像抽走的是整个大海的水

    ,这个空间已经无边界般囊括到了整个大海,真空之中,皆属王土,蟾蜍之威,囊括整间。

    “嗯。。嗯。。。。这是哪里?”古川在次次突变和乌金着急的吼声中缓缓醒来,不过神智模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乌金听古川这么说,愣了一下,随即怒吼咆哮,大概是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说什么玩意儿?”

    古川瞬间清醒,而蟾蜍也在此刻动了。

    “呱!!!”

    蟾蜍似不屑对古川等人采取直接进攻,每次都是通过音波攻击,而古川恰恰被这音波攻击给打得毫无脾气。

    当下也是沉下脸来,手往空蚁中一掏。

    音波应声踏来,不似之前只是挑起海浪冲击对古川造成间接伤害,而是实打实的,以音波为力量,就像化作无形巨刃,横胸斩来,音波所至,空间似被斩裂。

    音波来得很快,甚至有凝为实质的趋势,打在了古川面前。

    但音波并未如蟾蜍意料中那般如刀斩豆腐般从古川和乌金的胸口处滑去,而是戛然而止了。

    蟾蜍的巨眼终于闪过一丝除倨傲和不屑外的表情——疑惑。

    古川咬着牙,竖插末途,挡在了巨刃面前,身子因用力而不住地颤抖。

    巨刃真被古川相较之下看似孱弱的身板给拦下了,像是因缺油而卡住的机器,卡在了古川的末途前。

    古川微笑着,表情狰狞,鲜血自嘴角处流出,伤上加伤,之前不少结疤的伤口尽数裂开,整个身子像是受了千创百孔之刑,四处喷出细小血柱。

    可古川依然在笑,眼眸异常明亮,一股威严渐渐自下而上地滚袭上来,狼狈的头发无风自动,显得飘逸。

    “小东西,我只想回个家而已,何必苦苦相逼呢?”古川咬着牙:“你们都是各处霸主,何必为了一点骄傲把人死死相逼呢?”眼神中闪过一丝凛冽。

    蟾蜍通灵,自然明白古川所说,但没什么表情,像是在看死人。

    古川笑着摇摇头:“畜生就是畜生,听不懂人话。”随即背一躬,肌肉暴起,青筋蹦腾,声音渐渐嘶哑:“我一直以为,他乡容不下灵魂,故乡容不下肉身。但今日我就要让你知道,无论我今日回不回得了家,你个畜生是狂到头了!!”

    古川说到最后,声嘶力竭,左手处一个小骷髅剧烈燃烧起来,在这片海的领土燃了起来。

    佛说:三界以内,九幽十类,上穷碧落下黄泉,上揽寰宇下深海,没有佛力达不到的地方。

    即便是深海,即便是在别人的主场。

    火焰很快把古川包裹起来,一道虚幻的神圣的带着戾气和宝相庄严的虚影拔地而起,宛若天神降临。

    巨刃应声而裂,一股巨大的冲击波以古川为圆心向四周扩散开去,与蟾蜍的气势旗鼓相当。

    礼佛式第三式——忏除业障。

    金刚菩萨的佛族伟力加持于古川身上,一道雷音自金光大现中滚滚传来:“畜生,纳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