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皇朝女帝史之明焕大帝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怒火生,速度慢

第二百七十四章 怒火生,速度慢

    大雪纷飞,又是一年冬。

    路上的行人匆匆而过,个个捂得严严实实。有人还紧了紧自己的衣领,想要将严寒抵御在外多一些,无奈寒风它会钻空而进,非要让人感受一下冬天的冷意。

    就在此时此刻,一阵马蹄声突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几道人影骑马快速奔腾而过,完全不顾路上行人的安危,横冲直撞。

    若非路上的行人足够少,否则马踏人的事件一定会出现。

    也幸而人少,所以路上的行人顶多看两眼胆敢如此嚣张而过的是何人,再低声骂骂咧咧两句,发泄一下心中的不平之意,就算了,也只能算了。

    谁知道骑马过去的那都是些什么人物?

    没看皇太孙之子死后,这里来了多少位大人物吗?士兵都多了不少,皇太孙都驾临了。

    按理说,城里的主道路上是不允许策马奔跑的,这里可是南豫州的州府豫都,一州的脸面所在。

    可惜,规矩是这么定的,可那都是定给百姓们,让百姓们遵守的,虽然普通百姓也没有马可以骑。

    总之,哪家的权贵公子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遵守之?

    就连州府兵最近都是这样进进出出的,谁敢管?也管不了!

    所以,在这种一定是有特殊事情发生的时期,聪明的人都会缩好脑袋,降低存在感,别给自己找事,免得一不小心,脑袋怎么掉的都不知道。

    大人物们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尤其是从南豫州边境被召回来的驻兵大人,一直顶着一张阴沉脸,没有好脸色。

    他的脸色能不难看吗?

    如果不是他背后的家族势力有够大,就凭他救了太孙侧妃,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能活着才怪!

    没看到他手底下的那些士兵都以保护皇太孙之子不力,被杀掉了吗?

    皇族的丑闻,知道的都应该是死人,而他,只是被架空,被召回南豫州州府,被来来回回询问个无数次,已经该庆幸,感谢上天了!

    那个该死的尉迟盗匪团,给他惹了多大的麻烦!

    他迟早要灭尽他们!

    无尽怒火在他的心中熊熊燃烧。

    …………

    杨侧妃那个该死的贱女人,还有那个愚蠢的驻兵大人,他一定要杀掉他们两个人!如此想杀人的还有皇太孙。

    死了一个儿子,他并不在意,哪怕那是他的长子。

    一是他这些年一直在外,跟自己的孩子们都不熟悉亲近,没有多少感情。

    二是,他们都不是雪茹生的,只不过是他为了巩固地位,完成俞氏传宗接代的任务,才不得已生下的。所以打从心里面,他就没有爱过那些孩子,把他们当回事。

    他有时候在想,可能他这一生的爱,都给了雪茹一个人了,所以,他对其他人爱不起来,哪怕是他亲生子。

    所以,其实长子被杀,他并没有多么悲伤,只是感觉被人危及了脸面。

    可对方要杀人,就应该将太孙侧妃那个贱女人一起都杀掉好了,干什么还侮辱了她,留着她活了下来!

    最关键的,还让那个贱女人说出了雪茹在外十几年的秘密来,让全天下都知道他头顶绿油油!

    为什么要让她活着!?

    真是不可忍!

    皇太孙心中的怒火比三丈还高,他最恨的不是尉迟盗匪团的盗匪们,他最恨的反而是太孙侧妃那个贱女人,以及那个让事情传出来的驻兵大人。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和沈雪茹分离这么多年的罪魁祸首,竟然是杨侧妃和杨氏一族干的好事!

    杨氏一族是雪茹的母族,所以他从未往他们的身上怀疑过,所以当年他被迫娶亲的时候,为了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还特意从雪茹的母族里选了一个人。

    如果不是他不肯放弃,一直十几年如一日地坚定找了下去,他和雪茹这一生恐怕再无相见之日了,而那个贱女到时候反而占着原本是雪茹的位置,享受着荣华富贵。

    不可忍啊不可忍!

    一想到这些,一想到他找到沈雪茹时,她的所在之地,她这些年所过的日子,他就恨不得将那个女人和她背后的杨氏家族抽筋扒皮,剁碎了喂狗!

    可惜,杨氏一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男的全部自杀身亡,女的都失踪不见了。

    真是便宜他们了,否则的话,他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皇太孙本不想离开帝京的,好不容易与沈雪茹团圆,他可是恨不得天天都黏在她身旁。可是,毕竟死的是他的长子,面子事也得做一下,免得皇祖父和皇叔祖对他有意见。

    要知道他现在的人生目标就是,长长久久地与沈雪茹在一起,一切都是为这件事服务的。所以,保全他继承人的身份是很重要的事情。

    只有大权在握,才能保住他们的爱情。

    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皇太孙无论如何再也接受不了沈雪茹离开他的视线,亦或是离得太远。

    他深怕一个不小心,又被人算计去,再弄丢了人,所以这一次,皇太孙亲自前往南豫州处理事情,也带上了沈雪茹和她的女儿。

    故而,一行人行进的速度非常慢,简直跟游山玩水没两样,仿佛要把失去的十几年时间都补回来。

    直到半个月前,才到了南豫州境内。

    因为拖得时间太长,皇太孙被身边的族叔催了无数次,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太孙妃先行一步,于前几日到了豫都。

    这不,后面的太孙妃一行人今日才到了豫都之外,刚才无视规矩,策马狂奔的几个人就是向皇太孙禀告太孙妃到了。

    之所以有几个人赶去汇报,完全是因为太孙妃好像受了风寒,有点不舒服,怕皇太孙发怒,一个人扛不住,就多叫了几个小伙伴分散一下主子的怒意。

    不一会儿,又一群人策马朝城外狂奔,为首的正是皇太孙,神色很是着急。

    “这个就是奇了,据说,太孙妃在外十几年,还跟别的男人生活过,这个皇太孙不仅对她宠爱依旧,甚至连对方带回来的女儿也当成宝贝在宠。他可真是跟正常人不一样啊!”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好奇地看着一群人远去的背影,八卦之心浓浓,跟身边的同伴说起他听到的消息。

    话说完,当即,就挨了旁边冷面男子的一个爆炒栗子,连连跳脚叫疼。

    “就你话多!”冷面男子对络腮胡训斥道,心里却在想,太孙妃是皇太孙的一个弱点,不知道可不可以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