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58F,失望的眼神

158F,失望的眼神

    引路蝶似乎感应到了他们的急切,在前面引路的速度也加快。

    西莱和莫兰两人紧跟着,身后则跟着成群的心火蜘蛛和金息蝎。

    如果有其他人能够看到这幅场景,一定会啧啧称奇,一向水火不容的两类异兽,竟然在齐心协力地追逐敌人……不,或许他们该惊奇的是,号称稀有的五毒异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

    在莫兰眼中是敌人,但这些异兽在懂行人的眼中,就是财富。

    莫兰固然心中对西莱不满,但是她也只能听从……因为西莱说的是最佳的建议,而且……他说的也没错。

    她显然虽然不是累赘。

    但什么忙也帮不上。

    赶快想一想那些刚穿越就开始怼天怼地的各路穿越者啊!她明明是个七阶丧尸,可是现在像个小丫头一样,只能由得西莱牵着走?

    莫兰不甘心地咬紧牙。

    “喂……莫兰,那个就应该是吧!”西莱的声音中带着激动。

    抬头望过去,莫兰只看见那边孤零零立着一个石头山。

    这山不大,跟旁边的山脉比起来,就像是石头堆一样。

    引路蝶直直地奔过去,落在上面。

    这石头山从外面看不出来一点痕迹,不过莫兰他们曾经遇到过瓦多尔层的电梯,想必眼前这个也应该是被幻术所覆盖了。

    但是……

    当他们凑近的时候,却发现一块突出来的石头上,立着一只面色不善的白色猫头鹰。

    “二白……”莫兰不由得叫出了声,停下了脚步,

    身后追上来的心火蜘蛛和金息蝎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停在那里,形成包围圈,将两人笼罩在内。

    白色猫头鹰微微仰起头,表情依旧是那般不屑。

    此时莫兰才明白,原来这副表情不是猫头鹰长的这般,而是它真的瞧不起他们。

    “喂,有没有人告诉你,二白这个名字真的是逊爆了?”艾尔巴特开口说道。

    莫兰脸一红,“用不着你管!果然我早就看透你了!你就是个扁毛畜生!”

    “这个名字也比二白好听。”

    莫兰不满地看向这只傻鸟,觉得自己跟这货打第一照面的时候,就应该将它炖成鸟肉煲。

    “哦,对了,顺便让你见见两个熟人吧。”艾尔巴特说的趾高气扬,那鸟头差点没有仰成二百七十度。

    莫兰只看到石山面前的砂石活动,两道身影从其中缓缓爬了出来,宛若丧尸。

    左侧是许久不见的马尔兹,身上留有利器贯穿的伤痕。

    而右侧则是一具无头尸……

    不过回想起之前幽灵战马的话,这应该是安斯利,他在与巨黑熊的战斗中,被拍碎了脑袋。

    “幽灵马已经将死灵的控制交给了我,不过……我知道这些低劣的亡灵生物是挡不住你们的。所以破例给你看一下塔灵能力之一吧。”

    白色猫头鹰振翅而飞,吐出两道半透明的物质,打在两个亡灵的身上。

    眼神浑浊的马尔兹一下变得清明起来。

    “我又活过来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又看见了自己胸前的利刃贯穿伤,“这是……我的确是被那个幽灵骑士杀死了……”

    而一旁的安斯利的身体则在没有目的四处乱撞。

    “这……不可能?死而复生?”莫兰震惊地后退一步,“他们是死灵生物,跟病毒感染变化的丧尸不同……他们是真的死了才对!”

    西莱不明莫兰话语中的意思,但他的震惊并不比莫兰少。

    艾尔巴特开口道,“塔内的灵魂在死后都是直接落入我手中。”

    “是你复活了我?”马尔兹疑惑道。

    “不,我只是单纯地将你的灵魂放进了你的尸体里。在这种状态下的你们,不但还能够听从我的指令,而且……一旦你们再受一次致命伤,就会魂飞魄散。那可是真的死了。”

    艾尔巴特说的风轻云淡,但莫兰只觉得满腹怒气。

    没有脑袋的安斯利自然听不见艾尔巴特的话,这家伙说这些,分明就是给他们听的!

    “现在,你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了他们两人!”

    马尔兹身体不受控制地从腰间抻出长剑,指向他们。

    “抱歉了,阿玄。”马尔兹说罢,整个人就冲向了西莱。

    安斯利更是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同样拿出了剑,一副骑士决斗的样子,跑向了莫兰。

    他或许不知道自己攻击的是谁,但莫兰知道啊!

    她只能后退,闪避着对方。

    西莱更是庆幸自己没有丢弃断刃,它们现在也能派上用场。

    被复活为死灵生物的他们,明显更加强悍,他们有了一阶的实力。

    就算跟西莱和莫兰两人相比还是有差距,但他们也无法被轻易地制服。

    西莱边打边退,和莫兰背对着背。

    面前是无法下狠手的熟人,而远处,则是虎视眈眈的塔灵,和诸多异兽。

    “莫兰,听我说,我有一个计划。”西莱在莫兰的耳边低语。

    他低声说了几句,却换来莫兰强烈的反对。

    “不能丢下他!”莫兰说道。

    “我们又不是不会回来……老乌鸦说过,塔灵是不会伤害无辜的塔内生物。”西莱好言相劝。

    “西莱……”莫兰看向他,眼中有几分意味深长,“你难道是把巴泽尔也看做包袱吗?”

    “我没有!”西莱立马回道,可是他的心底却在喊着“是!”

    他不喜欢巴泽尔,不想带他一同踏上旅途,也不愿他接近莫兰……可这有错吗?

    莫兰抬眼,蓝宝石的眸子里却写满了失望。

    女人都是对谎言敏感的生物,与对方越是亲近,越是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欺骗,更别说西莱在情急之下的否定,留了更多的破绽。

    此时,安斯利手持长剑,毫无章法地砍来,不给两人再留说话的功夫。

    莫兰翻身躲开,同时也与西莱拉远距离。

    西莱举起双剑,挡下马尔兹迎面而来的长剑,可莫兰失望的眼神却像是灼热的烙印印刻在他的脑海,令他愈发的烦躁。

    而此时马尔兹嘴里却喊着“阿玄!小心了!”

    他咬紧牙关,弹开长剑,头上青筋暴起。

    西莱心里知道跟马尔兹打交道的只有阿玄,因此对方会这样称呼他也无可厚非,可在此刻……这个称呼却像是噪音般刺耳。

    观察到西莱变化的艾尔巴特忽然露出了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容……最起码他本人是这么觉得的,只是那笑容出现在一只猫头鹰的脸上,反而让人觉得“它”更欠揍了。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