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52F,我家小可爱

152F,我家小可爱

    别人也许无法理解这句话,可是莫兰和西莱都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她其实很关心我们。”

    “真是一条傲娇蜈蚣。”

    两人前后开口。

    他们前去的路线,是往东方前行,离开魅影森林,横穿腐毒沼泽,抵达心火荒地和金息山脉的交界处。

    腐毒沼泽的霸主腐沼蛙的地盘。

    众所周知,他倾慕于老乌鸦,若是让他知道他们是她要保的人,必定会倾尽全力护送,甚至会直接由本人上场。

    两人依旧是安全无虞。

    “不过……西莱,真的不带巴泽尔走,可以吗?他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应该将他带回瓦多尔层。”莫兰说道,“虽然魅影很宠溺他,但让一个人类跟这个地方生活一辈子是不可能的。”

    “不行。带上他只是拖累。”西莱果断地拒绝了。

    “西莱!他怎么能是拖累!他之前不是还救了你性命吗?”莫兰不解地说道。

    “他救的不是我,是阿玄。”

    西莱仿佛是赌气般说出了这句话。

    “西莱!但你比阿玄更理智!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莫兰略有不满。

    “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你比阿玄更理智,现在不是……”莫兰说到一半就看见西莱脸上明显的笑意,“别闹了!你这样的样子,是不是也同意带巴泽尔一起走?就是说服魅影有些困难……”

    “我只是笑笑,没说同意这件事情。”

    “啊喂!”

    西莱看到莫兰有些生气,才连忙打消了继续逗弄她的意思。

    “我是说……即便是想要带走巴泽尔,那也不急于一时。等我们回来再带他离开。”

    “什么意思?”

    西莱没有说话,只是手指往下一指。

    莫兰瞬间了然,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然后低声说道,“你是说,先往下层走?”

    西莱应首,“无论是莫凯尔和厄尔,我们都要带回去。”

    “西莱……有没有人说过你真的很善良。”莫兰望着他的眼神,不由得多了几分柔意。

    “不记得了。”西莱笑了一声,“但是用善良来形容我……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莫兰只是一笑,她总不能说他很好吧?她还不想那么快的给他发好人卡。

    “但是……我真的很谢谢你。我以为你会着急。”莫兰说道。

    因为听了老乌鸦的事情之后,莫兰觉得西莱更有可能是来自其它层。因为西莱失忆的地点距离电梯很远,所以他很有可能是来自上一层。

    毕竟……她的母亲也可能是同样的情况。

    “恢复记忆已经变成了次要的了,目的是塔灵……我们现在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西莱解释道。

    不知道为何,他现在却有一丝,就算永远不恢复记忆的也没问题的念头。

    如果永远都不恢复,那他就是全新的一个人……他就可以追求他所想要的一切的。

    “我去准备食物和水。”西莱站起身来。

    “那我去装一些衣物和必须的生活用具……希望废弃电梯里的生活条件能好一点。”

    -

    【乐园】。

    一只隐藏在林间的癞蛤蟆目睹着莫兰一行人走远。

    他心想,他终于又可以和自己最爱的人度过美妙的二人时光了。

    尽管这“二人时光”仅仅是他站在乐园的外面,向里面偷瞧而已。

    可是当腐沼蛙蹦蹦跳跳回到乐园的时候,远方却飞来一只白色的猫头鹰,像是没有看见他一般直直飞入乐园,落在老乌鸦的法杖上。

    他及时停下了脚步,将仅有巴掌大的身形再度缩小,化成甲虫般大小,隐藏在林叶之间。

    腐沼蛙在这只鸟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微妙的气息,他说不准这种气息究竟是什么,但足以令他谨慎。

    “埃洛依丝,我希望你知道你自己都了什么。”

    那只白色猫头鹰忽然开口,发出清朗的少年音。

    -

    “比我想象中来的要慢。”埃洛依丝慢悠悠地说道。

    艾尔巴特并不想说,他是因为处理那条喝醉的龙。

    明明还未成年,却非要偷着喝了一大罐麦芽酒,结果显出真身,引起大范围骚动,引出了一些不该引出的人物。

    为了平息事态,他费了太多的力气。

    以至于他都错过了动手的时机。

    还让这个老家伙吐露了那些不该吐露的事情。

    “我想你应该知道结果。有看守者曾经犯下过这样愚蠢的错误,而他也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艾尔巴特说道。

    “但那是一千年前。今时不同往日。”老乌鸦自信地回答道,“你现在只能处罚,却不能动手。”

    猫头鹰的眼中充满怒气,羽毛炸成了一个球。

    老乌鸦呵呵笑着,用漆黑的长指甲点了点猫头鹰胖鼓鼓的身体。

    “瞧你这幅什么都做不了的样子……真是大快人心。这下,你应该知道当初你将我们抓进塔里,还必须给你当看门人的感受了吧?”

    猫头鹰避开她的手指,展翅而飞,停在半空中。

    “既然你如此不知悔改,那就让你亲眼看看,希望破灭时的绝望吧。”

    老乌鸦神色一凛,“你想做什么?”

    “我承认,我现在只能调动塔内一阶生物,但是……并不代表我不能驱使其他高阶生物。”艾尔巴特高声喊道,“契约魂锁!”

    老乌鸦的身体之中忽然抽出无数条锁链,蜿蜒而上,将其牢牢捆住。

    锁链猛然锁紧,迫使老乌鸦跪倒在地。

    这锁链若是放在往常根本无用,但老乌鸦已经违反契约内容,艾尔巴特便可动用魂锁。

    见此,腐沼蛙再也忍不住,从树林中跳了出来。

    他的身形迎风便涨,只是瞬间,便与笼罩乐园的守护罩等高。

    “从哪里来的小子!竟然欺负我家小可爱!活腻了吧!”

    腐沼蛙扬起蛙掌,便要拍下。

    可就是此时,锁链之上传来了雷电之音,夹杂着老乌鸦的惨叫声。

    “你真的要这样做吗?腐沼蛙!”艾尔巴特的吼声传入腐沼蛙的耳中。

    那硕大的蛙掌忽然停住,紧跟着腐沼蛙的身形一点点变小,缩成一人高大小。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不会杀你!放开我家小可爱!”腐沼蛙连忙说道。

    契约魂锁上的雷光消失,重归于静。

    猫头鹰飞到腐沼蛙的面前,那面容上露出了人类一般的得意表情。

    “腐沼蛙,想救你家小可爱吗?”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