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50F,倒计时五十年

150F,倒计时五十年

    “可我们离开这里,去到其他层,不是一样危险吗?”莫兰问道。

    “你觉得瓦多尔层比五毒层危险?”老乌鸦反问道。

    “如果塔灵能够操控所有人来攻击我们的话……”

    只要想想那种群起而攻之的模样,莫兰就觉得可怕。

    “他不会的。”老乌鸦回道,“一方面,塔灵相当爱护自己塔内的生物。他不会让生物去做出过多无谓的牺牲。一方面,塔灵的控制数量有限,此次的蜈蚣暴动,恐怕也是花费了他大量的精力,一时半会儿都很难再做出这样的攻击。”

    “说不定塔灵其实也是个好人,只是……立场不同。”莫兰忽然想起了二白,心下失落。

    那个扁毛畜生,她还挺喜欢的。

    “哦,对了,还有……埃洛依丝前辈。”莫兰依循着阿玄和西莱对其的称呼,“看守者似乎和塔灵签订了协议吧。如果您帮了我们,不会有麻烦吗?”

    “这就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了。你只需要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死,除非我的寿命到头。”

    老乌鸦说的自信满满,这也让莫兰放下了心。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西莱忽然问道。

    “五十年。”

    “那还算富裕。”莫兰轻松。

    她花了十年的时间,达到七阶。五十年的时间怎么说他们也能达到八阶的水平。打倒塔灵,离开塔内,应该并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

    “我知道时间很短,但你们也能去做……嗯?你说什么?富裕?”老乌鸦惊异。

    “有问题?”莫兰疑惑。

    “小伙子,你觉得呢?”老乌鸦问道。

    西莱想了想,“五十年,很长了,爬到塔顶应该没什么问题。”

    老乌鸦一时无语。

    可转念一想,他们终归只是困在塔里的可怜虫,也许接受他们是屠龙血脉的事情,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老乌鸦也不想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免得他们丧失了勇气,只想着庸庸碌碌,安度余生……那样的话,她冒着风险告诉他们真相的意义就完全没有了。

    “……你们不知道也好。就凭自己的努力去变强吧。无论最后实力如何,但那也就是结局了。”老乌鸦说道。

    西莱和莫兰对视一眼,谁也不知道老乌鸦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

    “除了电梯,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这一层,我们多呆一会儿,便危险一分。”西莱问出了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还有一座备用电梯。”老乌鸦说道,“这是当时在建塔之后,连接层与层之间的唯一手段。”

    “那就不是备用了吧?应该是废弃电梯。”莫兰吐槽道,然后盯着老乌鸦手中的拐杖。

    老乌鸦只是扬了扬手,这次,还真的没有将它扔出去,她只是从怀里拿出一个方形扁酒壶,周围是藤蔓缠绕,中间露出一小块透明瓶身,似乎装着绿色的液体。

    “的确是废弃电梯……每一次启动都需要巨大的能量。我花了很久,才勉强装满了整个魔能压缩瓶。这个足够你们启动一次的。只是下一次,就需要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好直白的名字……这么关键性的道具,难道不应该起个什么【灵髓玉琼瓶】,或者【精灵之赐】,这样高大上的名字吗?”莫兰吐槽道。

    老乌鸦顺手将手中的瓶子扔了出去。

    莫兰下意识躲,当魔能压缩瓶跟自己擦身而过的时候,莫兰就算意识到了,但也晚了。

    眼瞧着瓶子翻转着,就要摔在地面。

    一双手稳稳地接住了。

    西莱一头冷汗,将魔能压缩瓶牢牢地抓在手中。

    “这么珍贵的东西,你倒是小心点啊!”莫兰略有不满。

    老乌鸦呵呵笑了两声,“那东西是个稀罕物件,用的材料是上古的树枝,可比你的身子骨还结实。你碎了,它都能完好无损。但可惜的是只有一个。”

    “那……前辈,这些足够我们移动到顶层的?”西莱问道,打量着手中的魔能压缩瓶。

    “你想多了。”老乌鸦毫不客气地说道,“那废弃电梯,每次仅仅能够移动一层。花费的时间也更多,移动常规层的时间需要半个月……但鉴于每一层的高度不同,有的甚至需要半年的时间。而每次使用后,还需要至少一周,才能再次投入使用。”

    莫兰听到这个数字瞬间就慌了起来,“喂!那新电梯呢!它肯定就不需要这么长时间了吧!”

    “不需要。因为有各种的法阵加持,也就两个小时。”老乌鸦说道。

    “是吗……”莫兰松了一口气。

    “小丫头,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这样的……”

    莫兰将自己弟弟莫凯尔也进入电梯的事情一说。

    如果那个电梯的移动时间真的需要半个月那么长,就算只是移动一层,肉体凡胎的莫凯尔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死掉。

    “一年前有人使用电梯的事情?我后来似乎听说了,是帕维德那个蠢货放走了一个人到其它层……”

    “你知道!莫凯尔他现在怎么样?”莫兰急切地问道,两步就走上前。

    “诶诶诶,冷静。别过来!”老乌鸦说道。

    “啊,对不起,有点激动……”莫兰连忙停住脚步,留在乐园外面。

    “我明白这种惦记亲人的心情。”老乌鸦说道,“但你放心,你弟弟与你不同,他只是单纯的迁徙者……就是从原本隶属层,因为各种原因而掉落到其他层的生物。塔灵不会滥杀无辜,只要他们不为恶作乱,或者严重影响该层的发展,就不会出手去管。”

    “怎么算严重影响该层发展?”

    “教会原始人说话写字,令他们的文明发展跳跃……那样是愚蠢的,通常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莫兰忽然想到了巴泽尔,但他应该也是迁徙者,所以不算。

    “那您知道他现在位于哪一层吗?”莫兰问道。

    “并不清楚,应该是在下面几层。那不是我管辖的地方。不过下面几层要么没有文明发展,要么文明发展跟瓦多尔层相近,你应该不用去担心。”

    “是吗……”

    “还有,我劝你现在理智一些,眼下并不是什么找亲人的好时机。”

    “嗯,知道了。”

    对于老乌鸦的话,莫兰只是一耳进一耳出。

    她虽然说自己寿命将近,但看样子还能活五十年以上。

    但是她的弟弟却不能!

    不过莫兰也没有必要在这里跟老乌鸦争执。

    她只知道,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找回弟弟。

    不惜代价!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