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48F,建大了
    在这个故事中,屠龙者是贪婪的,他们盯上了浑身是宝,而且坐拥着大笔财富的龙族。

    他们屠杀了大量的龙族,招致龙族首领的怒火。

    龙族举族反抗,与屠龙者展开了全面战争。

    不过……说是全面战争,可屠龙者的数量太少了,在屠龙者最鼎盛的时期,数量都没有超过一千。而龙族史低数量,都有一万,更别说那个时候算是龙族的鼎盛时期,全族数量将近百万。

    并且龙族普遍实力高强,就算屠龙者再如何厉害,如何越阶战斗,但也不能越太多啊。

    那个时候,龙族是以“良善的神”的形象深植在平民心中,而屠龙者则是恶人,所以屠龙者面对的,不仅仅是龙族,还有他们的同类。

    很快,屠龙者就被屠杀殆尽,不留一人。

    这场战役以龙族获胜。

    “屠杀殆尽?可为何……”阿玄出声询问。

    老乌鸦解释道,“只有屠龙血脉觉醒的,才能被称为屠龙者。屠龙者死光了,但屠龙血脉的人还在。之前我也曾说,屠龙血脉很随机,在暴血症出现之前,几乎没人能够确定此人是否是屠龙血脉。就算是在一个家族中,也会出现部分人是屠龙血脉,而部分人不是的情况。至于原因为何……到现在都没人能够说明白。”

    莫兰忽然想起来某人曾经说过——【我连宇宙的尽头在哪儿我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这个。】

    “既然无法判断,又是怎样囚禁的?”阿玄问道。

    “这个时候就一定是什么宝物登场了吧?”莫兰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啪——

    老乌鸦的拐杖丢了出去。

    莫兰灵敏地闪避,可却没有预料到拐杖跟回旋镖一样会拐弯,狠狠打在了她的后背上。

    力度不算重,但也足以让莫兰吃痛。

    “小丫头,再多说一句,你们就在这个层面待上一辈子吧。”

    “对不起……”

    “捡回来。”

    “好……”

    老乌鸦拄着拐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对,就是龙族的宝物,是用龙族曾经逝去的前一代龙王尸骨所打造的,名为天启赎血镜。它本可以探查所有的特异血脉,但曾因不明原因而遭受过近乎毁灭性的伤害。因此一直被龙族当做压箱底,直到屠龙血脉的出现。”

    “哪个叔?”

    “救赎的赎。”老乌鸦瞪了一眼莫兰。

    莫兰不好意思笑笑。

    “为了探明屠龙血脉,龙族着手修复天启赎血镜。但是其损伤太过严重,并不能完全修复,而是经过一番改造,令它变成了现如今的模样——只能够探查已经觉醒的屠龙者,和模糊探知未觉醒的屠龙血脉范围。”

    阿玄敏锐地感受到了老乌鸦语气中的不自然。

    “这个探查的范围是多大?”

    “小则一个村庄,大则一个国家。”

    莫兰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

    老乌鸦继续说道,“龙族本来是抱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态度。可天启赎血镜的确定范围太大,若是全都杀光,势必会引起真正的世界动荡。而龙族却又不能对此放置不管,因此下令建造世界幻塔,将所有范围内的人,全部投入此地。”

    “以天启赎血镜为核心,以战斗中死去的上万龙尸为塔身,结合全族之力,建造宝塔,塔内分十数层,各层自成一世界。由此,宝塔被命名为世界幻塔。”

    “因为塔内世界与外界几乎无异,对于被囚禁的平民来说,不过是换个地方生存。所以也就没有引起太大波澜。至今世界幻塔已建成两千余年,对于你们人类来说,是一个没有记录,就根本无法得知发生何事的久远年代。”

    “而你们现在所在,名为五毒层。你们所在来自的上一层,名为瓦多尔层。”

    老乌鸦说完,顿了顿,看向两人,说道。

    “你们可还有疑惑?”

    对于莫兰来说,这句话相等于“提问时间到”。

    “有!”莫兰举手。

    老乌鸦眉头跳了一下,“说!”

    “上文所述的故事中,讲述人……”

    “好好说话!”

    “是!您刚才说了!屠龙血脉仅限于智慧种族!可若是在瓦多尔层看见动物的存在,可以理解为是构成完整的生物链,维持人类继续生存。但是……五毒层?五毒异兽根本不算智慧种族吧!”

    智慧种族的定义是先天具有高度智慧,并非是通过进化而获得高度智慧。

    就拿丧尸来说,进化后的丧尸是有智慧了,但你能说它是智慧种族吗?

    老乌鸦沉默半天,才开口回答。

    “世界幻塔……建大了……”

    阿玄和莫兰面面相觑。

    “塔成的大小,远远超过了龙族预想中的。以至于所有人被安排入塔之后,还有数层空缺。龙族天性喜欢收集财宝,各类珍稀生物,甚至是珍稀现象……所以,世界幻塔也担任着龙族藏宝库的职责。”

    “将监狱和金库放在一起?好想法!”莫兰的眼睛亮了起来,“龙族的财宝在哪里?”

    “这里放着的财宝,只有龙族家里放不下的,也是你带不走的……所以你放弃吧。”老乌鸦说道。

    她忽然感觉自己心好累。

    这样的屠龙者,真的能依靠吗?

    “埃洛依丝前辈。”阿玄开口道。

    老乌鸦不由得打起精神,虽然这个小伙子跟上回比起来有些不一样了,但他提出的问题,总是直中红心,值得一听。

    “既然屠龙者乃恶与贪婪的象征,您为何要帮助我们?还有……到底是谁在追杀我们?”

    老乌鸦阴森一笑。

    “世界幻塔的塔灵,艾尔巴特,已经盯上了你们。你们死,也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除非……你们能够爬到最顶层,毁掉塔灵本体,也就是核心的天启赎血镜。到时候,塔内的生物就都会被释放。”

    “金色的六芒星?”莫兰说道。

    “那是塔灵分身附体或者控制的标记。每一层都有三到七个不等的塔灵分身,它们潜伏在塔内,监视着层内生物的一举一动,帮助塔灵更好的管理和控制。而分身又能控制其他生物。我见你们没带那只雪鸮来,应该是知道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二白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塔灵控制的。”莫兰语气有些伤感。

    “被控制?不,它本来就是塔灵在瓦多尔层的分身之一。”老乌鸦说道。

    莫兰忽然沉默了下来。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