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46F,其实这里是一座塔!

146F,其实这里是一座塔!

    除了美丽的风景,莫兰同时也看到了某只煞风景的动物。

    那是一只癞蛤蟆。

    呃……

    莫兰印象中,觉得癞蛤蟆出现在这种美丽的场合下,绝对煞风景的代表。

    可为什么她现在竟然这只癞蛤蟆有些可爱?

    比蜈蚣还可爱?

    开什么玩笑!

    莫兰现在觉得蜈蚣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物种,不接受辩驳。

    快要乐园附近的时候,他们翻身下了蜈蚣,徒步走到乐园附近。

    可就当莫兰的一只脚马上要踏上这片青青草地的时候,迎面却吹来一股狂风,她没有站住脚,连连几步后退,撞到了如同一面墙立在自己身后的巴泽尔。

    “莫兰,你没事吧?”阿玄问道。

    莫兰回了没事儿,抬头却看见巴泽尔嘿嘿笑的表情。

    她果断地跟巴泽尔拉远了距离。

    “埃洛依丝前辈!”阿玄喊道。

    仿佛是回应一般,乐园内部无数树叶飞舞,落到一处,幻化成一位佝偻着后背的老妇人。

    莫兰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要称一个牧师为“老乌鸦”这样极其不尊敬的外号,可是当她看见那张脸的时候,却忽然理解了……

    是真的像。

    老乌鸦埃洛依丝一双阴鸷精明的眼睛扫过所有人,那眼神令莫兰浑身发冷。

    如果不是西莱提前告诉莫兰,她打死也不会相信眼前的人是牧师。

    “小子,你胆子倒是挺大。”老乌鸦阴冷地笑了一声。

    “没有选择。”阿玄淡淡地回答。

    “我们能进去说话吗?”莫兰问道,一边试探性地向前一步。

    “小丫头,再往前一步,就打断你的腿!”老乌鸦挥舞着手中的拐杖。

    “抱歉,我们没有恶意……”莫兰将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

    老乌鸦冷哼一声,“我知道你们是来做什么的。但是在那之前,我必须先清场。这些小畜生可没有资格听到这些……你们几个,是准备我动手,还是自己滚?”

    癞蛤蟆呱呱两声,回头看了一眼魅影蜈蚣,似乎是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便转身向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莫兰听说了,这只腐沼蛙心系老乌鸦,总是蹲在乐园之外,不敢接近。因为他一靠近这些植物,它们就会因腐沼蛙身上自带的毒气而……似乎上一次,就是被因为不小心踏入了乐园,被老乌鸦赶走了。

    不过……

    为什么老乌鸦不让他们也靠近乐园呢?

    魅影蜈蚣的幻身略有不甘,但还是转身离去,周围的几只三阶蜈蚣也跟着她一同离开。

    “带走那个傻小子。”老乌鸦声音传来。

    “为什么他也听不得?他也是人类。”魅影幻身辩解道。

    “你想让我把那片果园收回吗?”老乌鸦反问道。

    魅影幻身吃瘪,吼了一句“巴泽尔,走!”。

    巴泽尔恋恋不舍地看了莫兰一眼,才跟魅影幻身一同离开。

    “果园?”莫兰下意识出声。

    老乌鸦撇了她一眼,说道,“那片果园是我建立的,里面的生物也是放进去的。要不然那个人类小子在这个地方,三天都活不到……你们也是。”

    莫兰对此不可置否。

    这里到处生长着毒草毒果,只有不到一成的水是能够供他们安全饮用的……

    此地对毒物来说是宛若天堂,可对其他生物,就是地狱。

    “埃洛依丝前辈,请问我们应该要怎样离开此地?”阿玄拱手相问。

    “如果你们早几天来,或许能离开。但现在……没有办法了。”老乌鸦说道,“能够自由来往的通路,已经被封了。”

    莫兰迟疑一下,问道,“您说的该不会是电梯吧?”

    “帕尔德那个蠢货,也不知道他守的到底是什么?脑子里就只剩下决斗了。”老乌鸦骂道。

    莫兰心想,原来那个幽灵骑士的名字叫帕尔德吗?似乎跟老乌鸦是老相识。

    “不过小丫头你说的没错,我一开始的确是想让这个小子通过电梯离开这里的。”老乌鸦往前一步,却没有踏出乐园的范围,眯着眼睛,隔着这层流光溢彩的泡泡膜,打量着莫兰,“那个时候我也没觉得,你能活下来。”

    “但您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

    “这层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倒是多亏了那只聒噪的癞蛤蟆。”老乌鸦笑道。

    她的笑容有些吓人,但莫兰却多了几分好感……这老乌鸦倒是不故作神秘,如果是一般的“世外高人”此时一定只说前半句,而略去后面。

    “而且……”老乌鸦将眼神落在两人身上,“两个屠龙血脉,这让我帮你们的理由多了一个。”

    “前辈,关于屠龙血脉……关于这里,您都知道什么?”阿玄出声问道。

    老乌鸦忽然沉默。

    两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她。

    突然!

    老乌鸦大喊道,“其实这里是一座塔!”

    她声音本就沙哑,这么一吼,就跟传说中吓唬小孩儿的鬼脸老太婆更像了。

    莫兰和阿玄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情感波动,神色如常地看着她。

    “嗯,然后呢?”阿玄说道。

    老乌鸦一愣,“喂!我说了!这里是一座塔!”

    “呃……所以?”莫兰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要强调一遍。

    “是我没说明白吗?咳咳……”老乌鸦清清嗓子,“你们生活的地方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它其实只是一座巨大的塔,其中一层。”

    “明白。”

    阿玄和莫兰两人配合地点点头。

    老乌鸦眯着眼睛瞧了两人十几秒,然后大喊,“你们难道就不觉得惊讶吗!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世界!原来是在一座塔里面什么的!或许你们看到的天空都是假的!”

    莫兰忽然觉得这个老乌鸦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可怕,反而十分可爱。

    她不得不用尽全力,忍住笑意,解释道,“其实我们之前掉下来之后,就有过各种猜想。比如修真者要得道修仙,需要大功德,在自己的法宝里炼就一个全新的世界,然后疯狂刷功德。”

    “或者,将一粒沙子放大,不断的放大,就会发现在细胞的细胞之下,竟然是一个世界,再放大,你就看见一个人在用显微镜观察一粒沙子,而那个人就是你……”

    老乌鸦张了张嘴,然后吐出几个字。

    “太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