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42F,黑鳞少年
    未知层。

    厄尔就这么一直靠着电梯,一动也不敢动。

    几个小时过去了,电梯没有半点回应他的意思,他整个人因为长时间维持一个坐姿而僵硬酸痛,但他却只能一点点,一点点的活动。

    “这个电梯门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开?照莫兰所说,这电梯是被其他人叫走了吗?”厄尔有气无力地喃喃着,然后下意识地tiǎn)了tiǎn)干涸的嘴唇。

    他到现在为止,已经差不多有一天多的时间,滴水未进粒米未沾,浑都提不起来什么力气。

    而厄尔也不敢睡觉,在这种比棺材还窄的白柱上睡觉,轻轻一动,他就能摔下去。

    上次他是好运,下面的那根柱子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若是死了,也就一了百了。

    可若是只是摔成重伤?

    在这种没人回应的地方,恐怕比死还可怕。

    忽然间,厄尔听到了远处传来急促的咚咚声。

    这个声音厄尔是知道的,是白柱移动时,互相撞击的声音。但怎么就忽然变得如此急促了呢?

    还未当厄尔想个明白,一阵狂风忽起,没有反应过来的厄尔被掀飞出去。

    厄尔从有电梯的白柱上摔落,求生的本能令他抓紧边的另一根白柱。

    他整个人攀附了上去,厄尔将自己为剩不多的力气全部用在这里。

    狂风不歇,耳边是轰轰的风声和不绝于耳的撞击声。

    他的形飘摇,如同暴露在暴风雨之下的蚂蚁,手里虽然抓着一根稻草,但这根稻草却随时会要了他的命。

    这场毫无征兆的狂风持续了大约一刻,才渐渐停歇下来。

    厄尔有生以来,头一次感到了自己是如此的幸运。

    白柱互相撞击的次数已经超过了他的耳朵辨别的数量,而他紧抱着的“稻草”,少说也被撞击了四五十次,尽管每一次他都差点放手,但没有一次拍在他的上。

    厄尔紧抱着白柱,双手仍旧没有松开。

    不是他不敢松开,而是他的双臂已经死死箍在上面,变得僵硬,根本没有办法受他的控制。

    厄尔的脸侧贴在白柱上,他的双眼看着另一侧的景象。

    那些漂浮的白色长柱和散发着丝丝温暖的发光羽毛依旧缓慢浮动,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厄尔缓了很长时间,才慢慢松开双手,直立起子。

    他抬起头,绝望地发现,整个世界漂浮的白色长柱都是一模一样的,只有长短上有细微的区分。

    可是……

    他要怎么在成千上万的柱子中,准确地挑出那根不长不短,却有着一面空气墙的柱子?

    而且,柱子的数量或许比他想象中要更多。

    厄尔忽而笑了起来,他的笑声中透露着绝望。

    瓦多尔层,拉尔古森林。

    当电梯门打开,波尔图斯坦就敏锐地感受到了那股讨厌的气味,但是他只能忍住抬头的冲动。

    一双穿着木拖鞋的脚映入眼帘,那双脚类人,却只有四个脚趾,其上覆盖着漆黑的鳞片。

    尽管他只要稍微扬起视线就能看清来者,但是……他不敢。

    “终于到了!小爷竟然在这个银箱子里呆了二十多小时!你们就不想办法直接弄成传送阵吗!”

    声音嚣张狂妄,随着对方的走进,波尔图斯坦能够感受到空气中的温度在隐隐上升。

    “这里就是瓦多尔层?看起来跟外面差不多,甚至比外面还无聊……啧,这里的灵气太稀薄了,怪不得那群家伙都不愿意来。喂!抬起头来!你们两个家伙就是这一层的看守者吧!那个叫莫兰坎贝尔的小丫头在哪儿?”

    波尔图斯坦立起马蹄,看着来者。

    对方的形看起来像是一个十七八的人类小鬼,只穿着一条宽松裤子和一双草鞋。但是露在外的皮肤却布满了漆黑鳞片,覆盖率高达八成,而没有被鳞片覆盖的地方,比如他的右眼四周,则体现出了如同人类一般的皮肤。

    最后……黑鳞少年的头上,则长了一对不过寸来长的尖角,好似鹿角。

    “赶紧告诉小爷,我早点将她砸碎了,然后回去复命!”

    对方的声音洪亮,甚至有些震耳,那一张一合的嘴,露出了里面宛若野兽般的尖牙利齿。

    他示威般扬起布满黑鳞左手,利爪锋利,然后紧握,捏碎空气,和着一双火红竖瞳中的狂意,他仿佛是在捏碎敌人的头颅。

    “大人。”幽灵骑士开口,“那亡灵法师已经不在此处,而是逃亡下一层,五毒层。”

    黑鳞少年就像一个火药桶瞬间被点燃,伸出与人类无二的右手抓住幽灵骑士的脖子,高举野兽利爪般的左手,恐吓道。

    “你这家伙是废物吗!连个小丫头都拿不下,还给放跑了?我看你们的看守者也做到头了!还是早些扔到极生层好了!”

    听到极生层这个词,波尔图斯坦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再度跪在了黑鳞少年的面前,“大人!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过错,与主人无关!若是您想要罚就……”

    “波尔图斯坦。”幽灵骑士冷声喝道。

    波尔图斯坦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他忽然想起,主人曾经说的话,他不能丢了主人的脸面。

    “你们这是再弄什么主仆深?小爷我最烦的就是这个!好了,我决定了,你们都滚去极生层吧!”黑鳞少年下了决定。

    波尔图斯坦忍住开口的冲动,看着自家主人恭敬地应了句悉听尊便,他只觉得那种无休止的可怕子,又要降临到他们头上。

    幽灵骑士直接起,准备按下电梯。

    但他伸出手指按下的那一瞬间,却感觉面板上传来一股强劲电流,电的他倒退一步。

    电击对大部分的亡灵并不明显,而对他更是毫无用处。

    但是眼前的电流竟然能电的他倒退一步,足以说明这电流极不寻常的来历。

    果然,下一秒,一直约为一人高的大白兔从森林中蹦了出来,它的双眼跟黑鳞少年一般皆是鲜艳的红色,可兔子的红色却带着截然相反的冷意。

    “冥火龙的幼崽,你来这里做什么?你们龙族可未曾跟我报备。”

    兔子开口,是清明朗越的少年之音,但却透着一股不容他人辩驳的高高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