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40F,还记不记得有那个?

140F,还记不记得有那个?

    莫兰语出惊人,令阿玄竟然没有办法去辩解。

    就算阿玄本人跟莫兰一样是屠龙血脉,但若是阿玄的猜想是正确的,那么幕后黑手想要杀死莫兰的理由就不一定是因为屠龙血脉的缘故。

    但具体为何……

    阿玄也无法得知。

    可若真的是那样,他该怎么办?

    莫兰见阿玄陷入沉默,笑着说道,“我只是开个玩笑。我可不觉得我有什么理由能够让你这么一个高手来追杀。在觉醒之前,我可是普通的牧羊女……嗯,非常普通的那种。”

    “不会的。”

    阿玄忽而开口。

    “什么不会?”

    “就算真的这样,我也不会伤害你……这是我的承诺。”

    莫兰被阿玄这幅认真的模样所吸引,愣了愣神,开玩笑般地说道,“你上次可是还说会保护我,现在就变成不会伤害了……你的承诺原来是会掉级的吗?”

    “我很高兴你还记得。”阿玄说道,“这两者,我都会做到的。同样,我也会保护你,不受来自我的伤害。”

    莫兰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甚至冒出了想要牢牢抓紧这个男人的念头。

    他并不是在说说而已,无论哪个人格……尤其是西莱,他们都在履行着这个承诺。

    莫兰在末看了太多的人丑恶,而其中为祸作恶的,大部分都是男。因为那个时候的社会变成了以力量说话的世界,就像是社会文明倒退了几百年,除了个别非常厉害的女,她们就都是被压榨的对象。

    这个丑陋的现象在末来临之初,是最为严重。更别说莫兰本人也经历过,甚至还被售卖。

    直到后来以异能者为中心的体系建立,再度燃起了文明社会的火光,才算稍微有所好转。

    但那也是在莫兰变成丧尸之后了。

    恢复记忆后的莫兰一度对男深恶痛绝,但是她的两位父亲却又让她不至于那么绝望,这才遏止了莫兰往跑偏的路走远。

    迄今为止,莫兰只能给四个男人贴上“好”的标签。

    莫兰前世和今生的父亲。

    以及……阿玄和西莱。

    所以说实话,莫兰倒还真的不怎么担心他是不是来杀自己这样的事,她唯一纠结的是,阿玄在没有失忆之前,是不是已经有家室,或者珍之人……

    她如果下手,是不是有点太不地道了?

    抓住一个好男人。

    但有可能成为第三者。

    她在私心和道德之间不断徘徊。

    “嗯……那个……”莫兰有些犹豫地开口,“你记不记得你在失忆之前,有没有……那个?”

    “什么?”

    “我听说,就是……人就算是失忆了,但如果是特别重要的人记忆,应该还有,哪怕是片段,所以你还记不记得你有……妻子?”

    莫兰倒是鼓起勇气问出这个问题来了。

    但是最后两个却伴着轰隆隆地bgm,本来认真听她讲话的阿玄,一下被窗外的动静所吸引。

    难舍难分的魅影蜈蚣和九寒毒蛇,终于,分开了。

    九寒毒蛇威胁般嘶鸣一声,似乎在警告魅影蜈蚣,然后扭头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莫兰,你刚才说什么?”阿玄问道,可他的眼睛依旧不离窗外,显然他很在意外面的事。

    “没,没什么了。”莫兰尴尬地笑着,“我现在去魅影那边看看,问问到底发生什么了。”

    莫兰快步走出房间,就算是出了山洞,她依旧能够感受到自己一颗心在嘭嘭跳个不停。

    ——我刚才是要问什么?万一人家根本没有那意思,只是单纯的想要报恩怎么办?

    ——无论是西莱,还是阿玄,他们都没有半点体现出那个意思。

    ——那种话如果问出了口,可就不只是尴尬的问题啊。

    “我是笨蛋吗?”莫兰低声骂了一句。

    当莫兰离开之后,空气便又安静了下来。

    阿玄虽然好奇莫兰到底想说什么,但他觉得,如果那是重要的事,莫兰就还会提起,不必追问。

    他的视线落在了那边衣架上挂着的一软甲,和一旁立着的两柄长剑。

    “梅赫马双剑术吗?但我为什么没有一点印象……”

    阿玄喃喃自语,然后闭目养神。

    意识海。

    “你在意的就只是梅赫马双剑术吗!那软甲跟莫兰可是侣装啊!”西莱在意识水镜前,气的跺脚大喊,“还有你就一点不好奇莫兰到底想说什么吗!你个蠢货!还不如不看,简直急死了!”

    看到镜子中一片漆黑,西莱便随手幻化出一张软,也躺了上去。

    他捏着自己的鼻梁,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知道也没什么,看她的样子,她似乎要问一些不得了的话……以现在的况来看,还是不知道的为妙。”

    西莱望着光影浮动的天空,这里的白云跟飞鱼一个流速,看的叫人眼花,他索闭上了眼睛,开始捋顺来自阿玄的记忆。

    没错,不单单是他的记忆给了阿玄,同时,对方的记忆也传递给了他。

    只不过西莱一直心系现实的周遭,将这些记忆强行压了下来,一直忍到现在才去查看。

    不查看还好,一查看,西莱感觉自己被气个半死。

    从打一开始,这个家伙就一直占莫兰的便宜。

    被莫兰扶着离开郁绿森林,受伤了是莫兰在细细替他包扎……而莫兰在森林中受伤,也是他亲手包扎的!甚至趁人之危,捏了人家的部!而之后很长的是一段时间里,都是他背着莫兰到处走!

    当西莱醒来的时候,莫兰的伤已经恢复到可以自行走路的程度,他背着的次数屈指可数。

    而就在刚刚,阿玄一睁眼就是那副令人激动的画面……

    “明明都是我,为什么只有那个家伙那么好运啊!”西莱咬牙切齿。

    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的缘故,西莱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了。

    还有……

    “那个野人……下次还是不要管他了吧。”西莱说道。

    西莱一开始还奇怪,跟他一开始水火不容的野人,怎么在之后,却如此乖巧?

    看了阿玄的记忆之后,西莱才明白,巴泽尔当时拼命抱住蜈蚣救他的举动,那不是在保护他,而是保护阿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