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39F,从一开始
    “你看出来了?”阿玄微微挑眉。

    “我竟然猜对了……你是阿玄?”莫兰微微惊讶,“可是刚才你看起来……你有记忆?”

    阿玄应了一声,“我在意识海见到了西莱,醒来之后……我就拥有他全部的记忆了。但只是从失忆之后,之前的……还是想不起来了。”

    “有了这样如此明显的进步,你能够恢复记忆也是早晚的事,不用担心了。”莫兰笑着说道,“如果这样的话,当西莱醒来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拥有你的记忆?”

    “应该是的……”

    “那这样就太好了!我可以不用当复读机了!不过……说实在的,这么想想,还有点小落寞呢。”

    阿玄抬头看着她脸上的璀璨笑容,就好像之前的蜈蚣暴动只是一场幻梦。

    “莫兰,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阿玄有些不解地问道。

    他从醒来到现在还不到十分钟,而且觉得自己刚才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表现,他和西莱之间的差距就如此明显吗?

    “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敢直视我。我这打扮,对西莱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你来说的话……可能就有点刺激了。”莫兰说道,“很奇怪啊……我们在森林中一直穿着兽皮衣行动,而且你一直背着我,就算再怎么保守,你也应该早就习惯我这样子了?”

    “大概我还没能适应吧……”阿玄不由得转开视线,却又要忍住心下的躁动。

    他要怎么说,并不是衣服多少的事,而衣服款式的问题?

    莫兰有些怀疑地看着阿玄,但她又觉得他并不是那种会说谎的人,因此也也就没有多做深究。

    而且,现在比起害羞的问题,他们的命更为重要。

    莫兰瞧着外面一蛇一蜈蚣还是扭作一团的样子,然后又四下瞧了瞧,甚至回将屋门锁上。

    阿玄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忙来忙去,最后像个刚刚偷油回来的小鼠,小心警惕地坐回了边椅子上。

    “阿玄,你既然有了西莱的记忆,那你也应该知道怎么离开这里的方法吧?或者……西莱会有袭击者是谁的线索?趁着那条蜈蚣忙着干架,将这件事告诉我吧,让我心里有个底。”莫兰诚恳地说道,“我实在是不怎么喜欢这里。”

    看一条蜈蚣和野蛮人的“脸色”生存,任谁也不会喜欢。

    阿玄搜索着西莱渡过来的所有记忆,最后锁定在自己和老乌鸦埃洛依丝短短的几句话中。

    “……但你要记住,想要活下去,你就不能相信任何人。不能将你是屠龙血脉的事告诉其他人。否则就算是我,也无法保证你的安全。如果想要离开此地。那就来找我吧,但记住,只能孤一人。”

    “老乌鸦埃洛依丝?森林的看守者会帮助我们逃走?难以置信……”莫兰说道。

    “但在西莱的记忆中,只有这个是最有可能离开的方法。”阿玄说道,“不过从埃洛依丝的反应来看,屠龙血脉似乎是被什么人盯上了,因此必须保守秘密。”

    “目前可以排除是蜈蚣和巴泽尔了。他们早就知道咱们的份。而且……他们若是想要杀死咱们,方法多得是,而且轻而易举。”

    莫兰说罢,却忽而察觉了其中不对,摇了摇头。

    “应该说是,绝对不可能是魅影。埃洛依丝说,一旦暴露,就算是她,也无法保证安全。根据魅影蜈蚣所说,老乌鸦是这个区域最厉害的人,如果她也无法保证……所以危险是从其他地方来的?而且比老乌鸦厉害的多?那想要杀死屠龙血脉的人……又是谁呢?”

    看着莫兰冥思苦想的模样,阿玄也陷入了沉思。

    的确,他之前听莫兰的转述,下意识以为莫兰的话中一定有哪里不对,从上一层世界掉到下一层世界这种事,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当他接受了西莱的记忆,那铭刻在心的“掉落”,让他不得不承认这一切是真的。

    当莫兰提到危险是从其他地方来的时候,阿玄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他们就是这个世界的外来者。

    他,莫兰,还有……二白!

    “等等。”阿玄忽然出声。

    “什么?”

    “你说,你在二白的上看到了被控制的符号?”

    “对,我也没想到那个家伙竟然连二白也控制得了……”

    “那你还记得,二白上被控制的符号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吗?”阿玄紧锁眉头,神色严肃。

    莫兰愣了愣,忽而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你说,二白上的符号有可能在来这个世界之前就有了?或许二白之前失踪的原因就是因为被控制了?”

    “不仅如此,还有一种可能……”阿玄说道,然后提出了一个令莫兰后脊发凉的事实,“那就是二白从一开始就是被控制的。”

    莫兰慌忙摇头,“这这怎么可能?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是屠龙血脉什么的啊?”

    “但是没有一个生物能够在完全不了解对方的时候,会主动签下主仆契约这种会被奴役终生的契约。”阿玄说道,“如果它一开始就是被控制的话,就算七星长翅鸮签约,也不会影响到后控制它的人。反而能够借着主仆契约更好的潜伏在你边。”

    “怎么会……”莫兰已经完全沉浸在震惊的绪中,“如果它是冲你来的,还有点理由,但是我根本就想不通那个幕后黑手为什么盯上我……”

    见此,阿玄不由得将手放在莫兰的肩上,试图平缓她的绪。

    “我刚才说的只是假设,还不能确定。也许二白是真的跟你合得来。”

    阿玄的举动果真缓和了她的恐惧,莫兰扯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你刚才的假设就应该藏在心底……知道吗,阿玄?我现在都已经开始怀疑你其实也是冲我来的了,而因为你意外失忆,所以幕后黑手才另寻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