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38F,记忆联通
    当阿玄醒过来之后,他就尝试着消化脑袋中忽然多出的那些记忆,以及……他刚才所见到的场景。

    多出的记忆,似乎是当他沉睡的时候,另一个人格的记忆。

    但他所得到的,也仅仅是这个人格五感所接收的信息,无法得知这个人格的心理活动。

    不过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这些记忆自他的另一个人格在莫兰的上苏醒为起始,一直到他们被暴动的蜈蚣围困。

    迷雾城堡中他从失控的切米尔冥想阵救下莫兰,手臂被暗元素侵蚀,忍受着蚀骨般疼痛。

    就算是在屠龙血脉的加持下,也只是在他们抵达国都艾尔马荷之前,堪堪恢复。

    在安斯利的家中,他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冲了过去,奋不顾地救下莫兰。

    阿玄能够感受到他当时被长枪刺穿腹部的剧痛,也看到了莫兰刺穿自己的手掌只为从药效中清醒,不做累赘。

    而之后……

    莫兰的纵一跃。

    西莱背着染血的莫兰四处奔波,甚至为了救她而求人下跪。

    再到如今的,蜈蚣暴动……

    莫兰克服了对蜈蚣的恐惧。

    而西莱也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有保护她的力量。

    “他做的事比我多得多……跟他相比,我还差的很远……但是那家伙,明明那么关心莫兰,为什么对她的态度还是如此的生疏?”阿玄不由得喃喃出声,语气中有着不甘,也有着疑惑。

    阿玄忽而想到了在意识海中,那个银发金瞳的男子,对方穿西方教会的白底金纹圣袍,他的面容和这张脸有着极高的相似度,却更显几分柔美。

    “那个人就是我的另一个人格吗?可为什么……”

    长的不一样呢?

    忽然间,阿玄感觉到地面震动,他下意识地抬头望去,却看见窗外有一只巨大的紫色蜈蚣和一只同样庞大体型的蓝色长蛇,扭打在了一起。

    真的是扭打在了一起。

    完全是个死扣。

    而刚刚震动就应该是它们试图解开彼此而造成的。

    而此时,阿玄也注意到了屋内的一片狼藉,倒地的椅子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雪花,它们本应该很快就消融化水,但由于那条九寒毒蛇带来的寒冷,让它们侥幸保持着原本的模样。

    提到暴风雪,阿玄很容易就想起二白。

    再看那边玻璃窗户被撞破的痕迹,刚好够二白飞走的大小。

    顺着破洞往屋内灌进阵阵冷风,让刚刚还温暖的室内,宛若初冬。

    不过阿玄却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烫,因为他试图缕清这里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想到了刚刚醒来时看到的画面。

    “……所以,莫兰刚才的举动是为了保护我不受暴风雪的侵袭吗?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玄准备起,可肌撕裂的剧痛瞬间便蔓延全,他的脚尖刚沾地板上,整个人就滑了下去,正跪在地板上。

    “呃……也不用这样道歉吧?还有……刚才是我的问题。对不起,我不该打你,只是……下意识就做出了那样的动作。”

    莫兰一进房间,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阿玄抬头,发现莫兰已经换上了一紫色的软甲,软甲贴合材,将少女曼妙的躯表露无疑,超短的裙甲衬出一双碧玉般的笔直双腿。

    他不由得移开了视线。

    为什么他觉得这跟刚才的场面劲爆程度差不了多少呢?

    可是紧跟着,阿玄却感觉他被人托了起来。

    “你是笨蛋吗?你不知道你自己因为强行使用那些招式,而对自己的体造成多大伤害吗?”

    莫兰一边说着,一边将阿玄轻松地抬了起来,安置在了上。

    “就算有屠龙血脉的恢复力,也不能这样不惜自己的体啊!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在上休息吧。”

    阿玄尽管知道莫兰的力量比自己差不了多少,但是当他轻松被莫兰抱起,放在上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有种违和感。

    莫兰瞧了瞧着周围的一片狼藉,叹口气,“一会儿等它们解开之后,我再让魅影帮忙修复这一切吧。”

    “它们……”阿玄疑惑地指着窗外。

    “嗯,霸主九寒毒蛇不知道抽什么风,跑过来打架了。你知道的,蛇和蜈蚣的打架都是……缠。所以……就是你看到那样。”莫兰略有尴尬地说道。

    “那天之后怎么了?”阿玄问道。

    “被魅影救了。不过魅影现在还在查,她也不知道背后黑手到底是谁,只知道那些蜈蚣应该是被人控制了。它们头顶有那个金色的六芒星,你应该还记得吧?那个就是被人控制的证明……一段时间之前,袭击我的九寒毒蛇也是同样。”

    莫兰一边回答,一边将因为融雪而略显潮湿的被褥换掉,从衣橱中拿了一新的,细心地替他盖好。

    然后又拉上了窗帘,将有着破洞的窗户挡了起来,屋内的光线一下暗了下来,宛若黄昏,而冷风鼓动着窗帘,猎猎作响。

    “它们看起来还要维持一段时间,魅影不能及时来修复这个窗户了……你要换到我的房间吗?那里会更暖和一点。”

    这过分的体贴,令阿玄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他慌忙道了句,不用了,然后扯开话题。

    “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战斗吗?”

    莫兰忽而沉默,将一旁的椅子拽了过来,坐在他的边。

    “是二白。它也被控制了。”

    莫兰将她的发现和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二白一开始出现的时候还是很正常,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想想看,一个绝对不会令人怀疑的刺客。如果让它在这里呆到晚上,恐怕我们都要在睡梦中死去。”莫兰不由得抱紧了双臂,有些后怕。

    “这么看来,那幕后指使,是真的冲着咱们来的。或者说……是你。”

    “从之前的攻击来看,我也觉得是我。但是为什么?在魅影森林,我一直过着的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生活啊。我怎么可能去得罪谁?还有……”

    莫兰顿了顿,然后靠近了阿玄几分,眼神打量着他。

    “我怎么从刚才就感觉你怪怪的?你还是西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