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36F,二白七星
    莫兰回到蜈蚣本体的洞,将软甲和武器一并带出,因为上面沾染着紫色血液,她不得不多费了一番力气,将它们刷干净,再用手巾一点一点擦净。

    重甲和巨锤放到巴泽尔的房间里,双剑和软甲挂在西莱的房间里。

    她将自己的软甲穿在上试了试,发现意外的合,而且重量不沉,丝毫不会影响她的行动。

    软甲的样式也意外不错,琉璃般的质地泛着紫光,裙甲外罩一层薄纱,有一种穿越仙侠的错乱感。

    莫兰选择忽略了用做裙甲薄纱的材料,到底是蜈蚣什么地方褪下来的皮。

    她站在镜前,转来转去,显然对其非常满意。

    莫兰虽然曾经很厉害,但她的铠甲就是她的体,僵尸的体比同阶的人类强化程度,要高出一个层次。所以他们僵尸并不需要拖累速度的铠甲。

    有一段时间的记忆,莫兰只要想一想就会脸红,尴尬的不行。

    那个时候她刚刚进阶,最初的体只有红骨,而随着不断的进阶,体就逐渐恢复的与人类无异,唯一区别大概只有皮肤颜色发灰而已。

    不过她显然没有进阶出人类的羞耻心,要不然也不会那样光着子,满城乱窜了几个月。

    幸好,她很厉害。

    杀了她所有见到的人类。

    没有人能碰她一下。

    自我欣赏了一会儿,莫兰便脱下了软甲,换上了自己的吊带真丝睡衣,并且开始准备晚饭。

    莫兰心想,他们都在昏迷中,也不会有人在意的。自己先换上睡衣,省得晚上再换衣服了……而且这个睡衣穿起来可比软甲舒服多了。

    她用勺子给西莱喂了一些青菜粥,然后用温水替他简单擦拭了一下露在外面的皮肤。

    最后莫兰就坐在椅子上,瞧着西莱安详的睡颜,自我纠结。

    她究竟要不要给西莱换上成人纸尿裤呢?

    莫兰顺着窗口看出去,发现那蜈蚣和蛇还纠缠在一起,彼此嘶吼着,却没有办法解开死扣。

    周围的蜈蚣想要帮忙,可是一靠近就被九寒毒蛇的冷气冻成冰坨。

    “两只笨蛋……”莫兰笑了一声,然后注意到落在窗帘杆上的某只看戏的猫头鹰。

    “下来。”莫兰抬手将二白招下来。

    二白展开双翼滑翔,顺从地落在莫兰的手腕上。

    可是莫兰却愣住了。

    她的眼神可是比之前好了太多,动态视力自然不用提了。

    以二白刚才缓慢的飞翔速度,莫兰足以看清楚它上的每根羽毛。

    然后……

    莫兰就发现了不对劲。

    无论这只鸟是被叫做阿斯英利魔鸮,还是被叫做七星长翅鸮……它的最主要特征就是上有七处金色羽毛。

    这七处金色羽毛是一个个类似海星的形状,当它展开双翼,七出金色羽毛会组成北斗七星的形状。

    可是就在刚刚,莫兰发现了在二白展开的双翼上,有一个六角星。

    那个差别很小,若是以普通人的眼力,是绝对不会看到这些的。

    放在平常,莫兰就算看到了,她不会在意这些,甚至会高兴,因为自家的二白是独一无二的。

    可是基于现在的况,她不得不多留几分心思。

    莫兰根本无法忘记那些头顶亮着金色六芒星对他们发起攻击的异兽。

    那些金色六芒星是镂空的图案。

    可是若是将实心的五角星和镂空的六芒星交叠在一起会发现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对方已经察觉到莫兰诡异的沉默,它忽扇双翼,飞了起来。

    “二白!回来!”莫兰随手拿起手边的毛巾扔了过去。

    但是二白却灵活地躲开了。

    它发出了莫兰以往从来没有听见过的咕咕声,震动双翅,在室内卷起一场暴风雪。

    莫兰没工夫去管它,只是下意识地附过去,护着西莱的头部。

    当暴风雪停息,莫兰才抬起了头。

    而那只臭鸟早就不见了踪影。

    “可恶……为什么连二白也被控制了……”莫兰不甘心地喊道。

    此时,莫兰耳边忽然传来有些迷惑的声音。

    “莫……莫兰?你在做什么?”

    没错,当他一醒来,就看见一对尤物悬在自己的鼻尖上方……这种过分暧昧的动作,足以让人看清一切,更别说,只有一件单薄的真丝睡衣了。

    莫兰形凝固。

    三秒钟之后传来一声惊天尖叫,和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阿玄摸着自己火辣辣的左脸,一脸蒙圈地看着莫兰疯了一样从自己房间逃出去。

    嗯?

    我在哪儿?

    我是谁?

    到底发生什么了?

    不过说起来……

    阿玄有些头疼地捂住脑袋。

    “这些记忆……是西莱的吗?”

    “那个银发金瞳的男人……又是谁?”

    当暖洋洋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脸上,漆黑一片的世界透进一丝白光。

    眼球动了动,缓缓睁开。

    他的双瞳如同燃烧的金色火焰,璀璨夺目,似乎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这里是哪里?

    他茫然地看着四周。

    ——这里是……

    “莫兰的房间?怎么可能?”

    西莱震惊从上坐起,他下意识拿起枕头嗅了一下,上面是熟悉的香混着茶香。

    “是这里没错……可是……”

    在西莱的最后记忆中,他应该是面对蜈蚣暴动,斩杀了一个二阶蜈蚣才对。

    可是他清楚,只是杀了一只二阶的蜈蚣,并不代表他们危机就此解除。

    而他最在意的,就是莫兰的安危。

    “莫兰!”

    西莱翻下,慌忙地搜索着整个房子。

    莫兰的家并不大,但却刚刚好住下坎贝尔一家五口。

    他很快地就走遍整个房子,但却发现早餐桌上,还摆着三人份的吐司煎蛋,和微微散发气的羊茶。

    “就算她不在房子里,莫兰也应该在这附近……”

    西莱没有犹豫地推开房门,却愣在当场。

    屋外是一方镜面如水的天地,倒映着碧蓝天空和飞速流动的白云,周围的天地向着八方无限延伸,看不见尽头。

    ——这里是……意识海?

    西莱恍惚间,认出了这里。

    印象中,他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以前也有过如此的经历。

    他犹豫地走出了房间,踩在了仿若镜面一般的地上。

    脚步落下,激起了一片涟漪,可其中却没能倒影出他的影。

    西莱知道,意识海从来都不遵循常理,经常会出现各种匪夷所思的现象。

    比如……

    为什么在莫兰的家后,会有一片黑色巨杉林?

    这个诡异暗的森林,像极了英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