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32F,醒来
    厄尔躺在这里,抬头看着距离自己大概有三四米高的白色细长方形柱子。

    他刚才就是从那里掉落的。

    那根长柱延伸长几百米,可宽却还不到半米,这些柱子在厄尔的眼中,变成了独木桥那样的危险和恐怖。

    当然,最恐怖的,应该是他此时也正在躺在这样的柱子上。

    他的四肢悬空,仅有后背传来的冰冷和坚硬。

    而他的耳边,只有细柔的风声,和偶尔柱子撞击在一起,略有沉闷的咚咚声。

    厄尔感觉自己浑的血液都在发凉。

    他小心又小心地移动着体,改变了自己的姿势,站在了这根“白柱独木桥”上。

    而显然,这“根”桥并没有任何可以把扶的东西。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脚下的白色柱子因为偶尔扬起的微风,在以分毫的速度,缓缓移动。

    厄尔小心翼翼地往下探头,看到的,便是令人眩晕的高度,还有……更多的白羽光团和更多的白柱独木桥。

    仿佛整个世界都是由这些东西组成的。

    他心想,难道莫兰和西莱,他们掉进,就是这个鬼地方吗?看起来就像是在深渊之中……

    “嘿!有人吗?”

    厄尔鼓起胆子,大喊出声。

    他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古怪地方,显得是如此突兀。

    他连着喊了几声,却没能有人回答。

    别说是人了,厄尔觉得这个鬼地方,连虫子都没有。

    厄尔决定,他还是先回去有电梯的那根柱子,然后再按下其他按钮,离开这个地方。

    厄尔的手还算灵巧,他看准了其他的柱子,借着它们的力量,他重新爬回了那根柱子。

    那根柱子在外表看起来,跟其他柱子没有任何不同。

    同样的漂浮在半空,随着微风,缓慢移动。

    但是当厄尔走回那里的时候,就被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他凭着记忆,将手伸出去乱按,果然,他就看见一个红灯亮起了,电梯的轮廓重新出现在他的眼前。

    厄尔猜想,这个电梯应该跟伪装成普通岩壁是一样的道理,不能让人随便的发现。

    不过……

    厄尔满心期待地等待着电梯打开,觉得自己能够离开的时候……电梯却没有回应他的期待。

    电梯门并没有打开。

    五毒层,魅影圣山。

    莫兰猛然睁开双眼,映入眼帘地熟悉的嫩粉色房顶,和郁金香外形的吊灯。

    她呆滞了几秒,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连忙跑到了卫生间,干呕个不停。

    但很显然,莫兰的肚子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吐的。

    莫兰拧开水龙头,将洗手池冲净,然后用手接了些冷水拍打在脸上。

    魅影蜈蚣的幻术完全是近似于具象化般的真实存在,不过在食物和水的方面,还是选择用真实东西。

    这个水龙头和水管虽然是假的,但是它们连接的是货真价实的地下水。

    “这幻毒……太恶心人了。”莫兰说道。

    她在幻梦中,见到不是别的,正是自己为丧尸时候的记忆。回想起来的,不是杀人,就是吃人……就算是现在,莫兰也感觉自己口腔中充斥着挥散不去的血腥味。

    莫兰抬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那张脸色发青,整个人颓靡不振,分明一直在沉睡,可她的精神状态却像是在ktv唱了三天三夜一样。

    她的上已经没有丝毫战斗的痕迹,甚至还被换上了精致的吊带真丝睡袍。

    不用怀疑,这一定是魅影蜈蚣帮自己做的。

    就算莫兰一直在避免接触,可她跟魅影蜈蚣的幻还是打过几次交道,而对方也从她的想法中学习不少有关人类的事。

    而其中学习最多的,就是衣食住行中的“衣”。

    阿玄曾见过一次蜈蚣的本体,回来跟莫兰说,蜈蚣的头顶多了一个精致的粉白条蝴蝶结,而同时蜈蚣幻的衣服风格,也在飞速地向莫兰贴近。

    当时莫兰心想,是雌蜈蚣没跑了。

    也许是睡梦中的记忆一点点在消退,莫兰对现实也更加清醒了几分。

    她子发虚,浑肌酸痛,这还是她头一次感觉到能量透支。

    为了维持那守护罩的存在,她消耗了不少的能量。

    “不过我还要去看看西莱和巴泽尔怎么样了……”莫兰强行打起精神,拖着沉重的脚步和摇摇晃晃的子,一步一步前行。

    刚出门口,就看见了像鬼魂一样在大厅游dàng)的“赛琳雅”。

    虽然见过很多次了,但莫兰还是有种莫名的心虚。

    “魅影。”莫兰出声叫道。

    魅影蜈蚣对份问题并不看重,只要他们对巴泽尔好,称呼什么的,只是次要问题。

    “西莱和巴泽尔……他们两人怎么样了?”

    “全杀了。”魅影幻杀气腾腾地喊道。

    莫兰呆若木鸡。

    “什么?!”

    “我说我把那些敢伤害我儿的畜生都杀了!”魅影幻厉声喊道,“它们竟然敢攻击巴泽尔,都活腻了吗!”

    “你真的吓到我了……”莫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那他们呢?他们还好吗?”

    “我儿子受了伤,我已经替他医疗过了。他现在只是由于幻毒的副作用还没有醒……”魅影幻的视线停留在莫兰上,意味深长地说道,“意志越强大,幻毒的作用也就越小。看起来,我真的要下狠心去好好锻炼锻炼他了。”

    “那西莱呢?”

    “那个小子?没事儿,还活着。他能量透支,体力透支,肌和五脏六腑都受到严重损伤,就跟扔进龙卷风里再捞出来一样,就剩一张完整的皮了。”

    “这叫没事儿!”莫兰猛然提高音量,大喊,“他现在在哪儿!”

    “说了没事儿就是没事儿!”魅影幻用更大的音量盖过了她,显然她现在的心也十分的糟糕,“屠龙血脉强大的恢复能力保住了他一命,我将他送去老乌鸦那儿治疗了,她是个强大的牧师,治好西莱应该没问题。”

    “是,是吗……那就好……”

    听到这个消息,莫兰整个人犹如脱力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我倒是好奇,他究竟是用了什么古怪的招式,把自己弄成这样的?”魅影幻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都没怎么看清楚。”莫兰回想着那飞速交叠的雷光,说道,“但那招肯定是超过了他的体承受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