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29F,利爪不能被磨平

129F,利爪不能被磨平

    西莱咬牙,看了一眼周围。

    虽然他什么都看不见,但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群蜈蚣在躁动不安。

    若是抬头望向远处,他就能看见七八团不断蠕动的小山。

    那是无数蜈蚣在包裹着什么景象,而包裹在其中的……

    如果西莱没有猜错,就应该魅影蜈蚣派来监视他们的二阶蜈蚣。

    而眼前这些在虎视眈眈的蜈蚣,应该都在一阶左右。

    这些一阶魅影蜈蚣怎么就像说好了一般,同时发动攻击,不但困住了所有监视保护他们的二阶魅影蜈蚣,甚至差点杀了莫兰!

    西莱看到还在不停发抖的莫兰,心下果断作出了决定。

    “莫兰,把剑给我。”

    他从她手中轻易接过另一柄剑,她根本就没有在抓着它。

    “莫兰,护符会用吗?”西莱问道。

    “大概……会,只要将龙……龙什么来着,灌注到这里就好了吧?”

    “没错。”西莱说道,“去,爬到巴泽尔的背上,然后闭上眼睛,开启守护罩就好。让巴泽尔带你回去。”

    “那那你呢?”

    “我?”

    西莱握紧双剑,看向那群随时会再度攻击而来的蜈蚣群。

    “替你们开路。”

    莫兰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可还不等她说些什么,西莱就已经冲而了过去。

    她看了一眼巴泽尔。

    巴泽尔傻乎乎地看着她,似乎还没有明白,十几年来,对他温顺如羊的蜈蚣,怎么会突然攻击自己。

    莫兰狠心咬了一下舌尖,令自己清醒了几分。

    在末世她什么都见过!见过豆腐脑的一样的脑花!见过在尸体眼眶中窜来窜去的蛆虫!见过碗大的变异小强!见过带着致命瘟疫而来的绿豆蝇!

    可那又怎样?

    恐惧并没有任何用处。

    她只能面对这些,并且克服他们!

    难道是安逸子过的太久,将她的尖牙利爪都磨没了吗?

    “巴泽尔!跟上西莱!”莫兰说道。

    “好!”巴泽尔低沉如雷鸣的声音回答着。

    听到莫兰的声音,西莱先是一愣,可是当他看见莫兰眼中的恐惧已经被坚定所取代,便随之一笑。

    没错,他认识的那个莫兰,可能会害怕被父母发现一些秘密,但是却不会害怕这些。

    随着他们三人开始有所行动,周围的蜈蚣如同掀起的海啸般,铺天盖地般向他们涌来。

    莫兰的手还在不受控制的颤抖,但她却握住了前的四叶草项链,回忆着阿玄教导自己的时候,将能量灌注到其中。

    紫光大盛。

    紫黑色的守护罩以她为中心向四周蔓延而去。

    一种令人不安的能量弥漫在守护罩的之内。

    所有被笼罩其中的树木和草借以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枯萎,弥散的生命能量形成一根根绿线连接到莫兰三人上。

    而还有许多扎入虚无的绿色线……不,那不是虚无,而是象征着那些隐形蜈蚣被不断汲取生命能量。

    虽然不知道立刻失去生命,但是它们的影开始忽隐忽现,不能维持隐形状态了。

    “帮大忙了,莫兰。”西莱说道,挥剑便砍。

    这些被汲取了生命能量的蜈蚣速度也开始减缓,而西莱和巴泽尔却在生命能量的补给下,精力充沛。

    西莱的双剑斩向这些蜈蚣宛如砍菜切瓜一般,巴泽尔以双拳代替兵器,嘭嘭地打在这些蜈蚣的体上,就像是打在棉花一样。

    尽管对西莱来说,沐浴在暗元素之下,并不是那么舒服。

    莫兰看着眼前的一切,在最短的时间内消化并接受。

    她对于屠龙血脉的增加几分,同时也对母亲给她的这条项链,更感兴趣了。

    ——这条项链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它能够令屠龙血脉觉醒?

    ——甚至还拥有这么奇怪的力量?

    当他们离开的时候,莫兰并没有忘记还有二白。她看见二白还停留在树梢上,一脸不屑地望着这边。她喊了一声,让二白赶紧飞离,二白这才有所反应,展开翅膀,飞向天空。

    三人一路向圣山的方向逃窜。

    前有西莱开路,他手中的两柄长剑仿若无坚不摧的利刃,消灭任何扑上来攻击的魅影蜈蚣。

    看到西莱流畅而又迅疾的攻击,莫兰这才意识到他到底有多厉害,这个所谓的梅赫马双剑术是多么的不容小觑。

    就算在末世里充斥着异能者,但他们原本大多数都是在工作岗位庸庸碌碌的普通人,对于武技的掌握几乎为零。而就算有人掌握一点武技,但在绝对的速度下,也形同虚设。

    莫兰在四阶的时候,才遇到一个不是速度异能者,但能够凭借武技跟自己战平的恐怖家伙,对方上还依旧穿着笔直坚的军装,肩上有着明亮闪烁的军徽。

    而战斗的结局,则是莫兰明智地选择了逃走。

    但莫兰发誓,就算是那个人,若是要在同阶的况下跟西莱打一场,未必会赢。

    至于阿玄的话……

    莫兰心想,她当时若是能够看清楚他和幽灵骑士的战斗就好了。

    阿玄在武学的造诣上,可比西莱更强。

    巴泽尔在后面断路。

    比起西莱行云流水,甚至有些优美的攻击,巴泽尔则完全是以力破力、拳拳到的粗暴打法。

    不懂路的人看得很爽,但是懂的一些的人,会说巴泽尔完全是浪费的打法。这样下去,他可能会比敌人先倒。

    但不得不说的一点是,巴泽尔不但有着怪力,还有着异常变态的体力。

    莫兰则作为辅助型人物处在中间,位置着紫色的守护罩,而在这个位置,莫兰也看的足够清楚。

    袭击它们的魅影蜈蚣数量众多,但它们的头顶上都有一个明显的金色的六芒星标记,莫兰已经初步克服了对蜈蚣的恐惧,自然,她被吓晕那天的记忆也找了回来。

    那条蓝色的蛇,头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印记。

    虽然魅影蜈蚣对此解释是,九寒毒蛇和它的关系一向不好,经常就互派小兵前去扰捣乱,但如今看来,事似乎并不简单。

    由于袭击的蜈蚣众多,三人行进的速度极为缓慢。当西莱和巴泽尔杀了将近百只蜈蚣之后,蜈蚣的数量才没有继续增加,而他们也才得以喘口气。

    但是莫兰却不敢放松警惕,西莱和巴泽尔能够如此轻易地消灭魅影蜈蚣,一个是因为它们集体自杀般的攻击,另一个是守护罩的存在令它们维持不了隐形,才能如此轻易地看清它们攻击的轨迹。

    就算西莱劝莫兰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但她也只是说,我还能够坚持。

    西莱看着莫兰额头的冷汗,隐隐有几分担心。

    不过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功夫去担心别人,因为他自己也已经疲惫不已。

    巴泽尔的况甚至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