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28F,暴动
    莫兰小心翼翼地从其中包袱中拿出记和笔记。

    “还好,它们的封皮都是皮革的,只是边角沾上了一点,并不影响内容……对了,还有这张纸……”

    莫兰从暗精灵的笔记中抽出一张染血的纸。

    还是那般老样子,它给了莫兰一种怪异的熟悉感。

    不知道是纸本,亦或是上面的文字,亦或是上面的血迹……

    但是相比起刚刚拿到这张纸的时候,这种熟悉感却更加强烈了。

    “屠龙血脉……”莫兰轻声喃喃。

    “找的了?”

    西莱闻声过来,却看见莫兰正在拿着那张奇怪的纸,双眼有些出神地望着它。

    “西莱,你说,这纸上的血,该不会是屠龙者的血,所以我们才觉得有种熟悉感,就像拥有屠龙血脉的人之间的那样,就像……你我彼此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

    “很有可能……”西莱接过手中的纸,他看着上面的神秘符号,却依旧没有任何头绪。

    “觉醒了血脉之后,这张纸给我的亲切感加剧了。”莫兰说道,“屠龙血脉……你应该比我更早觉醒,对此你能够想起来什么吗?”

    西莱皱着眉头想了想,终归是一声叹息。

    “抱歉……不过我如果想起来,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倒不用第一时间。”莫兰略有深意地说道,“我总觉得,觉醒屠龙血脉并不是好事……这名字听起来就跟点击就送的屠龙宝刀一样,一样的土,一样的不可理喻……”

    西莱不明白莫兰在说些什么,但他想他应该开始习惯了。

    “安斯利和马尔兹在哪里?”西莱问道。

    “她说就在附近。”莫兰将其再次收到包袱里,系在腰间。

    扑棱扑棱——

    莫兰四下想要找寻那两位丧尸的时候,却看见一道明晃晃的白色影从高空落下。

    是二白。

    不过它并没有直接落到莫兰的上,而是落在了不远处的树干上。

    它看着她,还是用着一如既往的蔑视神。

    “二白……你跑哪儿去了?难不成这里有母鸟让你恋恋不舍,一天到晚的不着家吗?”莫兰略有生气地喊道,“西莱,你能想象,这只笨鸟,我已经五天没有看见它了!不过这次我可不会像上次那样去做无谓的担心。”

    “五天?”

    “嗯对,就是你刚刚切换人格之后不久,它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莫兰埋怨道。

    “嗷呜嗷呜”

    巴泽尔看见二白就像是猫看见鸟一样,开心地跑了过去,两三步就爬到树上,想要抓住二白。

    “巴泽尔!它不是给你吃的!别在惦记它了!”莫兰喊道。

    从巴泽尔第一次看见这只鸟,他就一直想要把它扔到烤架上。

    莫兰刚要过去阻止,就感觉一直手搭在了她的肩膀,阻止了她。

    “西莱?”

    她抬头,看见西莱警觉地望着四周森林。

    “你听见了吗?”

    莫兰不明所以,但依旧竖起了耳朵,捕捉着林间的各种细微动静。

    “这个声音……好像是蜈蚣?”莫兰脸色微变,但依旧忍下了心中害怕,“没事吧,应该是魅影派来监视我们的蜈蚣吧?”

    莫兰一直下意识地屏蔽这些声音,如果不是西莱提醒,她才不会去发现。

    “我已经跟魅影谈过了。周围监视咱们的,应该只有二阶的。魅影蜈蚣是擅长隐蔽偷袭的异兽,以你我的实力根本不能发觉。”西莱说道。

    “那……那应是魅影她不放心我们,所以才派来一阶的?”莫兰有些苦笑着说道。

    尽管她知道她说的理由很牵强,但是周围那些窸窸窣窣的攀爬声,就像是无数小虫子爬到了她的头皮里,令她浑发麻。

    莫兰差不多快要放弃思考了。

    “不,不对劲……如果它们要监视我们的话,不可能一直朝我们靠近。”西莱抽出了腰间的剑,“巴泽尔!去问问那些蜈蚣怎么回事!”

    可是巴泽尔却疑惑地回头瞧了一眼之后,就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那只猫头鹰的上。

    西莱不满地嘁了一声,然后回头嘱咐了一句莫兰。

    “你在这里呆着,我去看一眼。”

    “需要我的剑吗?”莫兰胆怯地说道,周围那些昆虫关节掠过草丛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折磨着她的神经。

    “暂时不需要。你还需要武器来保护你自己。”西莱沉声说道。

    西莱提剑上前查看。

    莫兰咽了咽唾液,将自己的剑也抻了出来,握在手中。

    尽管她是七阶的僵尸,但她更多的,都是依靠着锋利的双爪和本能行动……她手中虽然握着剑,却感觉这把剑根本不属于自己。

    她紧张地看着西莱一步一步离自己远去,心中祈祷着,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而已。

    但是当西莱跟她拉开一段距离的时候,莫兰却感觉周围的空气就像是沸腾了起来,昆虫爬过的声音像是在她的脑中不断炸裂。

    忽然间,一条水桶粗的蜈蚣就那么出现在她的眼前,额头是明晃晃的金色六芒星,带着杀意向她扑过来。

    莫兰尝试着去反击,但是她的体却已经由于过度惊吓而僵在原地。

    只是瞬间,她就被紧紧缠绕。

    绚丽如紫晶的体却冰冷坚硬似钢铁。

    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那长长的步足扫过她的脖子,扎得她生疼。

    但更痛苦的是,那体被逐渐挤压的感觉。

    莫兰心想,她还真是没用啊,什么觉醒血脉?可她在关键的时候,还是没有派出半点用场!

    “阿……玄……”

    莫兰下意识地从嗓子挤出这个名字。

    她依稀间看见那道影焦急地跑了过来。

    长剑如虹,斩断所有飞扑向他的蜈蚣。

    一只,两只,三只……

    最终,那银光一闪,照着自己的门面劈开下来。

    莫兰感觉到紧缚着自己的蜈蚣松开,脑袋一歪,体软塌塌地栽歪到一旁。

    “你还好吗?”

    西莱关切的声音。

    “好?莫兰?”

    巴泽尔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了过来,紫色的血液洒了他一,他的手里还攥着几个蜈蚣腿。

    “还……好……”莫兰勉强说道,体却在战栗不停。

    “巴泽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想杀了我们?”西莱吼道。

    “不好。”巴泽尔慌乱地说道,眼中却满是疑惑。

    很显然,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