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27F,梅赫马双剑术

127F,梅赫马双剑术

    “星爆弃疗斩?并没有听过。你知道?”西莱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才回答。

    “别在意,我只是胡说的。”莫兰连忙摆手。

    这可是在末之前的老梗了。

    莫兰不是没有见过那么快的速度,只是她一直以为他们现在的程度,应该和异能者一阶的力量与速度差不多。

    可看刚才西莱瞬间爆发出的速度,可是跟当年她一阶的速度差不多了。

    而她,是速度异能。若是开发得当,一阶的速度甚至超过了二阶,能够摸到三阶的边缘了。

    但西莱不是……

    而阿玄,莫兰也从没见过他爆发出如此可怕的速度。

    “真难以想象你们竟然是同一个人。”莫兰发出了如此感叹。

    不仅仅是西莱的双剑,还有太多的不同了。

    “你想学吗?”西莱忽然问道。

    “什么?你是说……刚才的那一招?”

    “想学吗?”西莱带着微微笑意。

    “可以吗?”莫兰有些期待,她现在没有速度异能,而若是学会了这个,她就能很快的找回自己以前的攻击方式。

    这对她帮助很大。

    “这是一剑术,名为梅赫马双剑术。而这个运气诀窍也是配合双手剑而来的。可能有些难学,但只要坚持下来,就没问题。”西莱说道。

    “西莱老师,就拜托指导了。”莫兰认真说道。

    西莱用灿烂的笑容作以回答。

    只是他虽然记起了这双手剑剑术,但却隐约记得,这剑术似乎很重要,或许是不能外传的那种。

    但是……

    莫兰继续对西莱说,“先是阿玄交给我的御玄心法,又是你要教给我梅赫马双剑术……总觉得太不好意思了。要不……我先拜个师吧?”

    没错,就是那个阿玄教了莫兰心法,西莱觉得自己也要拿出些什么……

    他不想输给另一个自己。

    西莱笑着说道,“不用。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教你这些,只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若你能多几分保命的本领,下次遇上危险,我也就安全了许多。”

    “不能不能,我还是很没用的。”莫兰连忙说道。

    “你误会了,我是说……保护你起来,也更方便一点。我总不能让救命恩人去面对危险对吧?”

    莫兰微微脸红,“你还真是会说话。阿玄那笨嘴笨脑袋,可没有你灵光。”

    虽然莫兰是在夸着西莱,但那话语中,却更多的是对阿玄的亲昵。

    西莱察觉到了这一点,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道了句,“不过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我们还要去下落的地点,找到你丢失的东西,还有安斯利和马尔兹……若是现在启程,一来一回,能在午饭之前赶回来。”

    “那就下午修炼吧……”莫兰说道。

    “中午你想要吃什么?”

    “芝士烤饼和盐焗土豆。”

    “青菜呢?”

    “青菜啊……那就蔬菜色拉吧。哦……今天还是换成烤牛排吧。”

    “是个好主意。”

    西莱和莫兰两人看着巴泽尔扛着一头牛,气喘吁吁地冲他们跑了过来,腰间还挂着几颗青菜,显然巴泽尔比他们更要惦记午饭的菜谱。

    魅影蜈蚣虽然答应了他们的出行,但仍旧对他们抱有戒心,除了必须要求巴泽尔在场,周围的隐形蜈蚣也会跟着。

    但是随着莫兰的龙脉之力掌握熟练,她已经能够隐约感受到那些潜伏起来的蜈蚣,她甚至能够感觉自己听到那些咯吱咯吱的关节活动声。

    西莱发现了莫兰的害怕,便主动跑到魅影蜈蚣本体的洞,向对方一再保证他们不会逃跑,然后将那些一阶蜈蚣撤去,只留下莫兰不会发觉的二阶蜈蚣。

    莫兰对西莱的此举颇有好感。

    而西莱做这件事也并不是单单在女子面前出头逞能,而是为了下一次。

    若是他们这次能够较为宽松的监视中,如约的回来,那么下一次的出去,也会更加容易。

    而反复这样几次……西莱估算了一下,最快,第三次他们就能在利用巴泽尔的条件下,去到了乐园。

    只要见到老乌鸦埃洛依丝,西莱便能够问出离开的方法,或者直接通过她所看守的离开。

    魅影森林的整个领地类似于一个长方形,在面积上是英雄地的二十几倍不止。

    若是拿圣帝国来比较,大概是帝国管辖之下,两个公国的大小。

    其中魅影蜈蚣所栖息的魅影圣山则位于魅影森林的正中央。

    【乐园】在魅影森林南方边界与九寒雪原交界处,很远,哪怕是他们用龙脉之力,全力以赴,来回也要一天。

    而他们的坠落地,则在圣山北边,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的路程。但鉴于他们需要熟悉森林,所以就放慢了脚步,花费了两个小时才到目的地。

    此时西莱再仰头,天空微微泛紫,却不见一丝瑕疵,就连芝麻大的黑点也瞧不见。

    而地上,则是布满森森白骨。

    西莱以为会见到腐烂的尸体,但其实是他想多了……那些蜈蚣可什么都吃,除了骨头。

    “天呐!”

    听到莫兰惊呼,他以为她是被什么吓到。

    可是当听到这后半句话,却哭笑不得。

    “这些骨头也太分散了吧?摔的好惨……”

    西莱心想,不,他并没有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任何怜惜。

    而长久在这里生活的巴泽尔更是没有一丝惧意,甚至拿着人骨,在莫兰面前扮丑弄笑,直到被莫兰严厉地训斥了一顿,才稍微老实了一些。

    莫兰虽然不害怕,但并不代表她不尊敬死者……尤其是良善之人的。

    莫兰本想将这些尸骨安葬,但是被西莱及时拦了下来。

    这些遗体都太过分散了,甚至有不少还在其他蜈蚣的巢中,若是想要埋葬他们,还不如直接拜托魅影更快一点。

    一提到要拜托魅影,莫兰的表就变了变,“西莱,麻烦你了。”

    “我知道了。”西莱无奈笑着回答。

    就算过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莫兰害怕蜈蚣这点,依旧没有好转。

    “啊!我找到了!”

    莫兰从紫色的草丛中,拿出一个染血的包袱皮。

    “是血……里面的记不知道还不好……”莫兰略有担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