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26F,阿玄的影子2

126F,阿玄的影子2

    跟巴泽尔的过招,不会使用武器,因为怕误伤。

    两人只是利用腿脚双拳,打的一来一往。

    西莱在暗自感叹着巴泽尔的惊人力量,对方竟然跟使用龙脉之力的自己力气和速度都差不多,而双方的区别,仅仅限于近格斗的经验。

    西莱稍微花了一番功夫,才撂倒了巴泽尔。

    可没想到巴泽尔却撇着个嘴,说了句,“弱”。

    这个字是用苍华语说的。

    莫兰听懂了其中含义,知道他指的是西莱的格斗水准。

    若是按照平常的阿玄,溜巴泽尔就像在玩一样,但同时却又能做出十分有效的指导。

    可是今天,却仅仅是在双方切磋。

    虽然西莱仍旧占在上风,但明显没有去教导的精力。

    “西莱,你别管他,他刚学了点苍华语,就拿出来显摆。”莫兰笑着说道,“巴泽尔,现在你就去玩吧,接下来是我的教导时间了!”

    莫兰一边说着,摆了摆手,巴泽尔不一定听懂,但明白了莫兰的意思,转离开了。

    西莱的面色却在一点点沉了下来。

    他虽然到现在不会说苍华语,但他的学习天赋并不比阿玄差,刚才那个字,西莱是听懂了的。

    他心中有种怒火燃起,可内心却深知,那个野人说的没错。

    他的确是弱,从幽灵骑士那个时候就知道了……

    但是当莫兰再度看向他的时候,西莱却很好将自己的不甘隐藏了起来。

    “接下来是?”西莱问道。

    “给你看一样东西。”莫兰招呼着他,两人一起走到最近的一棵树下。

    他瞧着莫兰双脚分开,双手握拳放于腰部,扎了一个标准的马步,然后伴随着“哈!”地一声,面前一人环抱的大树,竟然被一拳砸出了个深坑。

    紧跟着莫兰蓄力,接连不断地打在同一个位置,十几拳过后,大树竟然应声而倒。

    “你这是……”西莱有些不可置信。

    莫兰笑的一脸灿烂,说道,“阿玄说,龙脉之力的运转跟他会的心法一样,他说是叫御玄心法。他就将这个教给了我……我只用不到一个时辰,就能够做到让龙脉之力离开心脏了,现在我能够做到将龙脉之力自由地运转到全啦!虽然控制上还有些差,但只要给我几天时间,我能完全掌握了。”

    “而到那个时候……照阿玄所说,这个心法就没有半天用处了,因为龙脉之力会自行在体内周旋。或者说……屠龙血脉本就是一种极高的心法。只是我太笨了,才需要其他心法帮助掌握的。”

    莫兰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

    “是,是吗……”

    西莱脸上此时的笑意已经很是勉强。

    心法?那个是什么?

    他就算拼命地回想,也只想到一些不完全的魔法阵。

    莫兰一直都很认真地观察着西莱,因此很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变化。

    “西莱,难道说……你不会?”

    西莱很艰涩地应了一句,“抱歉,龙脉之力的流动,我只是凭借本能。但是……虽然只是短短几天,我感觉到体内的龙脉之力比之前我能够利用的多了很多,而且……精纯了很多。这大概,就是心法吧。”

    “跟我说什么抱歉?你要考虑的是你自己。”莫兰说道,“阿玄是你的衍生人格,但是你不能自主切换,让他在你危险的时候出来保护你,那他的存在……就完全没用啊!”

    “衍生人格……”西莱喃喃道,不由得笑了起来。

    莫兰皱起眉头,“你笑什么?现在问题很严重,你自己不知道吗?”

    “没什么。”西莱收敛笑容,一副认真严肃的表,“我会去尝试跟我的衍生人格沟通的。”

    莫兰叹口气,“嗯,只能这样了……我又不是什么精神科医师,这种事只能靠你自己了。”

    西莱不知道为什么莫兰会觉得阿玄是衍生人格,但这对他来说,却是一个令人开心的好消息。

    但莫兰却在心中暗想,通过种种迹象,她判断阿玄是衍生人格,可于她本人来说,却并不是很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他还教你什么了吗?”西莱说道。

    “没有,还没有来得及。”

    “是吗……莫兰小姐,请将你的佩剑给我。”

    “好……真是的,下次就不能借给巴泽尔,他竟然就这么将我的剑插在这里了。虽然只是魅影的幻术变出来的,但也不能如此粗鲁地对待它啊。”

    莫兰念叨着,将剑拔起。

    “还有……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总是小姐小姐的,感觉咱们连朋友都不是。”

    “可是……”

    “阿玄已经可以很自然的叫我的名字了。”

    “莫兰?”

    他只是想要对莫兰表达最基本的尊敬,但既然阿玄已经可以直呼其名,那他在这样执意称呼下去,不免会令两人关系生疏的。

    “这样就对了。”莫兰笑着说道,将剑递给西莱,然后退了两步,“试试看,双剑的感觉如何。”

    双剑一入手,西莱就感觉到了久违的熟悉感,迫不及待地舞动双剑,意识随着体的记忆而走。

    莫兰看过阿玄一个人练剑的时候样子,大开大合,威风凛凛,若是剑走的急,甚至能够隐隐听见破空之音。

    但是西莱,则更像是在舞剑,带着相当程度的观赏。

    两柄长剑在他的手中,就仿佛是两截绸缎,随风而舞,剑势也随风而涨。

    但是莫兰毫不怀疑这双剑不仅仅具有着“美”,也暗藏着可怕的杀伤力。

    若是说阿玄的剑法是刚烈至阳,那么西莱的剑术则是柔中带刚。

    只见西莱忽然跃而起,双剑如双牙,直冲而去。

    而他的目标显然是一棵一人环抱的紫叶树。

    莫兰只看到了西莱起跳,却没看见下落。

    当他站在地面上的时候,莫兰才看到那棵树发出了不和谐的响动。

    紧跟着,树竟从正中被劈为两半,轰隆倒地。

    一招过后,西莱感觉自己的气息有些混乱,便立在原地,花了一点调整,这才回过头,想要对莫兰说几句。

    却发现莫兰瞪着一双蓝宝石的眼睛,傻呆呆地望着这边,双唇微张,写满了惊讶。

    “莫兰?”西莱尝试着唤了一声。

    莫兰这才从震惊中回神,啪啪啪鼓掌,一边摇头一边说“厉害厉害,敢问阁下,您能够使出传说中的星爆弃疗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