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25F,阿玄的影子

125F,阿玄的影子

    这个厨房比几天前的东西要丰富了很多,足以做一顿非常丰富的早餐。

    当西莱将吐司煎蛋端出去的时候,发现不单单是莫兰,就连巴泽尔也已经老老实实地坐在了餐桌旁。

    他惊异地发现,巴泽尔不再只穿着兽皮,而是换上了宽松的棉布衣服。

    衣服的样式极具异域风,只是令西莱有些熟悉。

    莫兰对此解释道,这些衣服是苍华的练功服,宽松耐磨,不但适合练武时候的大开大合,穿起来也很舒服。哪怕是巴泽尔,也不会觉得束缚。

    “……我怎么一开始没有想到呢。还得是多亏了阿玄才想起来。但当时魅影幻来的时候,我并不在场。等下次见到她,我也要一。这见习骑士服毕竟是男款,穿的很不舒服。”莫兰说道,“哦,对了,阿玄今天答应了巴泽尔要跟他比试一场的,你等下换好衣服,就到练功场来吧。嗯……练功场你不知道在哪里吧?我等下去找你好了。”

    西莱应了一句好的,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虽然知道阿玄是自己,阿玄做的约定,西莱也有履行的义务。

    可心里就是有那么的几分排斥。

    饭后,西莱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衣柜,发现里多了几衣服,也就是莫兰所谓说的苍华练功服。

    他的手悬停在这件衣服上,顿了顿,最终还是选择了其他衣服。

    脱下上这有些厚重的白色睡衣,换上蓝白色见习骑士服。

    刚才西莱见到莫兰,她穿的便是跟自己一样的见习骑士服,唯一的区别,只有尺寸。

    当当当——

    “换好了吗?巴泽尔那家伙有些等着急了。”莫兰说道。

    “好了。”

    西莱应着,打开门。

    可是门外却站着一个穿蓝白色苍华练功服的少女,头上白布和蓝绳扎着两个可的包子头。

    “快看快看,我这怎么样?这个头型可是花了我很长时间,要知道中短发盘头并不是那么容易。”

    莫兰高兴地转了一圈,才发现西莱的装扮,有些失望。

    “诶?你竟然没穿练功服?”

    她还以为自己今天能跟他穿个侣装呢。

    这也算是她少女的小心思吧。

    当然,这个他,指的是阿玄……不过莫兰觉得,他们反正都是一个人,也没差。

    西莱有些不自在地拽了拽衣领,说道,“下意识就穿上了很熟悉的这……但你的这很不错,很适合你。”

    “谢谢。”莫兰甜甜一笑,“别忘了拿剑。”

    “剑?”

    “就在那边。”

    西莱顺着莫兰的手指看过去,才发现墙角倚着一柄长剑。

    长剑样式古朴,带着一尾剑穗,和西莱印象中的东方佩剑很像。

    “是苍华样式的剑?”西莱脱口而出,在他的潜意识中,东方已经和莫兰口中的苍华国对等。

    “不习惯用?”莫兰略有担心地问道。

    西莱拿起长剑,称了称,说道,“不。印象中,我原本应该是用剑的。虽然和我用的样式不一样,但应该没有多少差别。”

    “你用的样式?”

    西莱略微沉默,回答道,“比这个要轻,但……却比它重。”

    莫兰对于这个谜题一样的回答,并不理解,不过她却果断地露出了“接受挑战”的样子。

    “要轻,还要重……双剑?”莫兰试探地问道。

    因为她记得,西莱曾经说过他的记忆……

    【隐约记得有噼啪的雷电声,刺眼的光芒,形状诡异的双剑,体悬浮在半空,面前有一个一漆黑的男子,他手中拿着一柄裹挟着火焰的长枪。】

    如果按照第一视角来判断的话,那么西莱的武器就应该是形状诡异的双剑。

    莫兰一开始以为西莱只是想象力太过丰富,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接踵而至,现在她都成了这些不思议事的一份子,那么这些模糊的记忆,就算被看做事实也没有问题。

    “有可能。”西莱眼睛一亮。

    “我有一柄一样的剑,你可以用它来试试手感。但我刚才借给巴泽尔挥着玩了……快跟我走吧,去练功场!”

    莫兰在前头带路,西莱落了她半步,跟她不近也不远,两人保持着友好而客气的距离。

    “西莱,还有一件事。”

    “什么?”

    “刚才魅影来了,其实是同意我们外出的事了。”

    “外出?”

    “呃……这件事是我后来才想起来的。赛琳雅的记、暗精灵的笔记,全都不见了,思前想后,就是应该掉落在咱们落下的地方了。还有……”

    莫兰的眼神略微黯淡。

    “安斯利和马尔兹不是都被变成亡灵生物了吗?魅影说他们就在那个附近游dàng),我想再去看看他们。能不能帮助他们……或者至少让他们安息,将他们尸体安葬。”

    说到下落的地方,西莱想到的,便是那副泥遍野的惨状,也不知道莫兰能不能承受得了……

    不,如果是莫兰的话,应该没问题,只要那里没有蜈蚣。

    他差点就忘记了莫兰并不是个能用常识去看待的女生。

    练功场是新开辟出来的一块空地,就在离洞口不远处。巴泽尔在那边有些傻乎乎地胡乱挥动着长剑。

    当巴泽尔发现两人两人走过来,便高声呼喊着“莫兰!阿玄!”

    两个名字的吐音都是如此的标准。

    “是西莱!”莫兰纠正道。

    “西赖!”

    巴泽尔含混地口音,令西莱下意识出声纠正。

    “西莱。”

    “喜来!”

    听到这个名字,一旁的莫兰不由得轻笑出声。

    本来洋气的名字,怎么叫成喜来?瞬间有种酒楼小二的感觉。

    看着莫兰笑了,巴泽尔也跟着嘿嘿嘿怪笑。

    西莱对此,也只有无奈。

    “莫兰,阿玄之前是怎么跟他过招的?”西莱问道。

    “就是简单地指点一下他力气的用法……不过那是阿玄的做法,你按照你的意愿来就好。今天是因为答应了巴泽尔了,之后就看你的况,喜欢教就教,不喜欢的话……”莫兰眉眼一转,带着一丝狡黠,“空出来的时间,就正好教我。”

    这段话令西莱心中莫名的开心,也说不出是因为莫兰的最后一句,还是之前那句“你按照你的意愿”。

    对,他既是阿玄。

    可又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