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22F,卌卌
    不过,同样学习进度缓慢的,还有莫兰。

    西莱在使用龙脉之力的时候,非常容易。

    第一次感受,第二次使用,第三次熟练运用。

    他的体仿佛就有记忆一样,来源于心脏的龙脉之力在他的意念指挥下,能够在他全的血脉中流淌,如臂指使。

    说凝聚在指尖便凝聚在指尖。

    说要抬起二百斤重的东西,他绝不会浪费多余能量。

    他对龙脉之力的精细控制已经到可怕的程度。

    反观莫兰,跟巴泽尔学语言的速度是一样。

    经过了这么多天,她也只是感受到龙脉之力。

    别说是使用了,她甚至无法让那些能量走出心脏的范围。

    西莱其实觉得自己脑子还算聪明,若是来当讲师的话,也一定不会失败……可若是巴泽尔也就算了,连莫兰也是这样。

    他甚至开始自我怀疑,觉得自己在失忆之前,其实是个很愚笨的家伙,现在感觉自己大脑清明,完全是自我感觉良好。

    而且呢,他的这两学生,都是不能打骂,甚至都不能太过严肃。

    一个是不敢,一个不舍得。

    他必须要和颜悦色的谆谆教导……这让西莱倍感心累。

    而这一切,直到毫无征兆地切换人格。

    瓦多尔层,拉尔古森林尽处。

    一只有些枯瘦的手在岩石上,用石头又刻下一道划痕。

    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卌”。

    “距离他们失踪已经十天了……早知道会遇上这种事,我就老老实实地跟魔女在那个小镇分手了。”

    厄尔将手中的石头随便一扔,然后瘫坐在地上。

    他现在处在当时他们遇见幽灵骑士的空地,穿一脏兮兮的兽皮。

    虽然没有任何东西束缚他,但是就在他的几步不远处,那个幽灵骑士端坐在那边的石头上,仿佛一具经久不灭的雕塑。

    “如果你想要早点离开这里,那就将莫兰坎贝尔的事告诉我们。”

    一道空灵瘆人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背后响起。

    厄尔被吓的大骂了一句,怒而看向那个高大的幽灵战马。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你出现的时候就不能有点动静吗!早晚被你们吓死!”

    “我是来给你送食物的。”

    波尔图斯坦的后缓缓走出一只动作笨拙的黑巨熊,它的目光呆滞,散发着尸臭,十几米高的躯体如乌云般压的人喘不过来气。

    听说那匹马说,这头熊是安斯利杀死的。

    或者说,他们是同归于尽的。

    安斯利被熊掌一巴掌拍碎了脑袋,黑巨熊被长剑贯穿了心脏。

    厄尔还记得莫兰质问这两个幽灵混账,将安斯利和马尔兹制成亡灵生物,难道不是和他们所厌恶的亡灵法师一样了吗?

    而那匹混账的回答却是,废物利用。

    厄尔心想,果然,幽灵就是幽灵,他们是不可能知道亵渎尸体,其实跟杀人无疑,都是能气的老祖宗从坟墓里钻出来,指着后辈跳脚骂的罪行。

    黑巨熊将怀中抱着的各色水果扔到了厄尔面前。

    一个苹果滚落到厄尔脚下,拿起来的时候还染着一丝尸臭。

    厄尔毫不在意将苹果在上蹭了蹭,然后嘎吱一口咬了下去。

    他曾经试过绝食抗议,但是面对这些诡异的家伙,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

    因为厄尔立马被控制住了体,然后拼命地往自己肚子塞水果,几乎没有咀嚼,就囫囵吞个,直接咽了下去。就当厄尔以为自己会被撑死的时候,他才拿回了体的控制。

    那种体验太痛苦,他并不想再来第二次。

    但说起来,厄尔其实一直对这些水果的来源有所疑问。

    想当初,他们一行人可是在森林里吃了好久的蘑菇啊!后来因为实在忍受不了,这才开了荤。

    如果有水果的话,他们也许还能多坚持一段时间。

    “喂,就只有水果吗?”厄尔冷冷说道,态度并不算好。

    “只要你说出关于莫兰……”

    “我说了我不知道。”

    “祝你在这里呆的愉快。”

    波尔图斯坦说完,便离开了。

    只留下那只黑巨熊……

    当然,还不远处,稳坐如钟的幽灵骑士。

    几天了解下来,厄尔觉得,波尔图斯坦倒是比这个幽灵骑士更像这个森林的守护者。

    他每天都外出巡逻,然后在差不多这个时候回来,将一些水果丢给自己,说一句“如果你说出有关莫兰坎贝尔的事,就放你走”……这已经都成了波尔图斯坦的例行公事。

    反观那个幽灵骑士,他已经整整十天没有开口了。

    只是在那块石头上端坐着,闭目养神,一副不问世事的高人模样。波尔图斯坦告诉他,那是他的主人在疗伤,不要打扰他。

    厄尔心想,就算他想打扰也打扰不成。他曾作死般的想要用弓箭攻击,但箭矢却穿过了对方的体……幽灵骑士现在是幽灵状态。

    厄尔逃是逃不掉,因为有黑巨熊,可又什么都做不了……他的活动范围是比一般的监狱要大,但什么都没有。而且他装了一肚子的水果,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力气去锻炼。

    百无聊赖的他,随手抓起一颗石头,然后用力地朝幽灵骑士扔去。

    ——反正也打不着。

    厄尔心想。

    砰——

    厄尔惊讶地看着他刚刚丢出去的石头,砸到了幽灵骑士的盔甲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幽灵骑士眼眶中一直黯淡无光的火焰,忽然明亮起来,微微跳动着。

    厄尔用紧张地目光盯着他,小心翼翼地等待着对方对自己的惩罚。

    然而对方只是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旋即望向远方。

    “有人来了。很多。他恐怕应付不来。”

    幽灵骑士声音冰冷地丢下这一句话,然后如鬼魅般,飘行离开。

    厄尔紧皱着眉头,看向那道影离开的地方,心想。

    说不得是圣帝国的人。他们可是死了一个公主,被绑走一个公爵之子……现在才找过来,速度也是太慢了。

    不对,也有可能是自由联盟的人,他们的军队可是在这里失踪了,派人过来也很正常……

    或者说是,两方都派人来了,所以他们才忙不过了。

    “呵,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