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19F,物理上的下一层

119F,物理上的下一层

    西莱他们掉下来的经过说了一遍。

    莫兰看到电梯之后,就有所猜想,可如今结合到西莱告诉她的事实,莫兰便坐实了她的“胡乱”猜想。

    这个地方是“下一层”。

    物理上的下一层。

    而他们就像是在一座大楼里,十层的地板漏了,他们就从其中掉到了第九层。

    可奇怪的是,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莫兰在那里生活了十多年,也从未觉得那碧空如洗的天空,是什么贴上去的假画。而西莱也说了,他觉得天空是真是存在的。

    他掉落下来的时候,迎面吹来的疾风,与穿过的白云……

    没有半点虚假。

    西莱只觉得自己处在一个看不见摸不到的局中,而下这盘棋的,很有可能是是什么他们终难以企及的人物,亦或者,是神。

    莫兰的脑洞则更大,那些玄幻修仙的小说里,什么主角的法宝里装着一个世界,或者科幻机甲中,与虫族抗争到最后,来到了无尽的宇宙,然后发现了无边无际的巨人尸体,在尸体上落成了一个又一个世界……

    她越想,脑洞就越大,然后开始变得混乱,直到感觉自己的脑袋发涨,提醒她,大脑的运行内存不足。

    想要在自己的脑袋里装进六十亿人的奇思妙想,简直是不可能的。

    西莱也看出了莫兰的苦恼,便出声提醒。

    “暂时不要去想这些了。想太远,只是徒增困扰。”

    莫兰默默地点头,她也懂得望山跑死马的道理,而她也不是什么八岁就考上哈佛的天才少女,能够看一得百。

    还是看向当下,务实一些,一步一个脚印为好。

    而这些疑问就放在心里,总有一天会得到解答。

    然后西莱将他所知道的这个世界介绍了一遍。

    大抵是分为五个区域,分别由霸主级别的五毒异兽占领,而五毒异兽是什么,他们分别又是什么。

    这些稀奇古怪的名词,听的莫兰有些迷糊,但好歹当初给这些异兽起名的人很直白,她也算记得住。

    当莫兰得知紫水晶的真实来历时,庆幸她自己从未太过接近这些东西。

    就算看起来很美,而且很有用……但魅影水晶就像是猫屎咖啡一样,改不了其本质,而绝大部分的人也都无法接受。

    如果非要说区别的话,就是魅影水晶不会对生产自己的生物体损伤,而猫屎咖啡却会。

    莫兰问他,你是恢复记忆了吗?西莱却失落地摇了摇头,只是这些东西出现在他面前,他想起了这些本就存在于脑中的基础记忆而已。

    于他个人,他想起来的,依旧只有他的名字,和几个片段。

    之后,西莱又提到了看守者老乌鸦埃洛依丝,是个擅长木属的牧师。

    “听起来跟幽灵骑士的职责很像,都是某种……看守人。”莫兰说道,“相信在那个乐园里,也应该有个电梯,是可以通向其他层的。所以……有关屠龙血脉的事,她说什么了吗?”

    “没有。只是……”

    “什么?”

    莫兰有些疑惑,看着西莱言又止的模样,很显然他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自己。

    “是跟……有关?”莫兰处食指和中指,拟作小人的两腿,并做出了向外走的动作。

    【是跟离开这里有关?】

    西莱的犹豫一扫而光,转而一笑,有时候跟聪明人说话,就不需要费力。

    “那就好……”莫兰松了口气说道。她看之前西莱答应蜈蚣答应的如此痛快,心中就想到了,他或许已经有离开的方法。而如今看来,她的猜想是正确的。

    “一切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

    莫兰看着西莱,认真地说道。

    “我相信你”几个字总是充满了魔力。

    它让西莱不由得安心,也有了勇气。

    “……还有一件事。是有关屠龙血脉的。”西莱说道。

    在老乌鸦的告诫之下,他本不想再告诉任何人节外生枝的,但他想,这件事告诉莫兰,应该没有问题。

    而且……这件事魅影蜈蚣都已经知道了,难道蜈蚣会比莫兰更值得信赖吗?

    答案不言而喻。

    “屠龙血脉?你刚刚跟我说过了。我们莫家遗传暴血症,其实就是屠龙血脉的觉醒。因为成功率仅有百分之一……也就是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莫家没有人成功过觉醒,所以才觉得这是一个不治之症。但是,这屠龙血脉的触发条件是什么呢?”

    莫兰回忆道。

    “我记得,我应该是在触发了那个项链之后才……不对,但你之前也触发了啊。所以不是项链的问题……”

    西莱将一直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拿了下来,说道。

    “不,我想就应该是项链的问题。”

    “什么?”

    “我想,这块翡翠里的力量,只能被有屠龙血脉的人使用,而没有觉醒血脉的人想要使用它的力量,就会被强制进入觉醒阶段。”

    “什什么?你的意思是……你也是屠龙血脉?”

    “正是如此。”西莱说道,“屠龙血脉的人应该会有所感应,而这种感应的体现,就是亲切感。”

    莫兰注意到,西莱的话中非但没有一丝开心,反而多了几分沉重。

    他似乎在隐瞒着什么。

    莫兰故意说道,“怎么了?跟我一样的血脉不开心吗?还是说,你在思考同种血脉的人不能结婚?因为跟近亲结婚一样?”

    本来还思考着老乌鸦究竟在害怕什么,她的提醒是要他堤防谁……西莱突然听到莫兰这么来了一句毫不着边的话,倒是令他愣住了。

    “呃……不是。屠龙血脉更像是一个种族,不存在近亲。”

    西莱下意识地认真解释,却看见莫兰脸上明显的笑意,就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无奈一笑。

    “你在担心什么?”莫兰问道。

    西莱只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莫兰便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看来是什么需要隐瞒魅影的话。

    虽然他们不知道魅影有没有偷窥的习惯,但鉴于对方的神通广大,他们还是需要谨慎一些。

    莫兰略微沉吟,扯出了另一个话题。

    “难道说,我发现你的时候,就是刚刚觉醒之后?呃……不,不对,如果是刚刚觉醒,你应该和我一样,上的伤势会全部复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