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16F,太好了
    当西莱从无力感中缓神过来,对方的影早就消失在乐园那流光溢彩的保护罩中。

    他握紧前染血的四叶草吊坠,心复杂。

    西莱完全忘记自己是怎么跟蜈蚣幻汇合,也忘记自己是怎么回到那座满是蜈蚣排泄物的圣山……

    在空旷的山洞中,莫兰依旧紧闭着双眼,安静的,仿佛就像是睡了过去。

    恍惚间,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仍旧睡在树荫下的少女,睡颜恬静,而不远处,是踱着步吃草的羊群。

    他不由得伸出手,轻搭在她的脸颊上,略有潮湿的发丝落在他的手背。

    “到底要怎么做……”

    “呜嗷呜嗷!”

    那金发野人发出威胁的声音,然后用蛮力拽开了西莱。

    蜈蚣幻解释道,“我儿子说,你不许他碰,你也不能碰。”

    为了理解语言,西莱这才从恍惚中回神,然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血。

    血没有了。

    但是她的头发还是未干的……

    西莱脸色一黑,口气不善。

    “你们把莫兰怎么了?是给她洗去血迹了吗?我不是说过,不让你们去碰她吗!是你对吗?就是这个野人!”

    西莱bi)近金发野人,上散发着丝丝杀气。

    他的脑子不停反复地念着,他至少要为她做些什么……无论什么都行!

    而眼前,就送上来一个解决对象。

    不管侵犯一词真实意思为何,这现在在他的眼中,与侵犯无疑。

    西莱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充足的理由去杀了他。虽然他的武器早就在下落的时候被弄丢了,但是现在使用双拳,是更好的一种发泄渠道。

    而他现在已经完全想不起来,这个野人在不久前还帮助了他们。

    巴泽尔也不甘示弱,朝着西莱怒吼咆哮。

    蜈蚣幻似乎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愿,这大概是她觉得,西莱不一定能够战胜巴泽尔。

    虽然会受些小伤,但这是应该给予儿子的试炼。

    在两人动手的前一刻,一直落在西莱头顶的二白,明智地选择了起飞,然后选择另一个安全的地方落下。

    那就是……莫兰的肚子上。

    于是,当莫兰转醒之后,她所看见的,就是和野人扭打在一起的西莱。

    那场景十分的哲学。

    “你们在做什么?”莫兰十分迷惑。

    她难道错过了什么吗?

    虽然她的声音很轻,但对于这两人来说,却如同贯穿灵魂般清楚。

    他们停下了扭打,不约而同地朝莫兰看去。

    “呜嗷呜嗷!”

    金发野人立马丢开已经放松对自己钳制的西莱,欢天喜地蹦了过去,他的开心的样子,让莫兰想到了一些神秘部落中庆典舞蹈。

    但是西莱却维持着固定的姿势,就像是被人点一样,整个人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西莱?你现在是西莱对吧?真是太好了,你还活着,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莫兰眉头舒展,着实松了口气。

    西莱觉得,这些话应该是他说的。

    “二白,你这只傻鸟也在?这么久你都跑到哪里去了?”莫兰发现坐在自己肚子上那沉甸甸的重量,一看竟然还是二白,真是令她又惊又喜。

    她全然不顾二白诧异的眼神,用双手揉搓这坨毛绒绒的小东西。

    “嘿,傻鸟,我头一次觉得你不那么讨厌了……对不起,我下次不会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了。”

    “呜噢呜噢。”

    莫兰只觉得一簇鲜花直接送到了自己的鼻子前,偏头,就看见金发野人异常高兴的样子。

    而在那张粗犷的脸庞上,似乎还有着几分……羞怯?

    莫兰不知道这个野人究竟想做什么,但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些花不能吃,而且收下它们,会有大问题。

    她推开了这花朵,说道,“抱歉,我不能收下它。”

    “哦呜……”

    金发野人尽管听不懂,但也明白了莫兰拒绝的意思,他发出一声委屈的叫声,有点像是猫做错事的叫声,令她有一瞬间心软……但绝不会让她丧失理智。

    莫兰瞧着金发野人无精打采地走开,握在手中却垂下的花束,充分说明了他的心。

    可此时的西莱却还呆愣在那边。

    “喂,西莱?你到底怎么了?你在那里要愣到什么时候?”莫兰边说边起。

    “莫兰……你还活着?太好了……你过来了对吗?你是那百分之一对吗!”西莱声音激动。

    莫兰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看起来我福大命大,家族遗传的暴血症根本就那我没辙……喂……”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自己落在了一个充满血腥味,却十分温暖的怀抱中。

    “你真的是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已经……但是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莫兰脸红不已,但随着那一句一句,反复不停呢喃的太好了,她不由得展颜而笑,眼中盛满了柔意。

    “喂,人类,你刚才是拒绝了我儿子送你的花束吗?好大的胆子。”

    莫兰脑中忽然一道带着杀意的响起。

    而西莱显然也听到了,他松开了莫兰,然后下意识地护在她的前。

    紧跟着,一道影就从上面飘了下来。

    没错,是飘。

    对方的双脚还是浮在半空中呢!

    而当莫兰定睛一瞧,却发现这个人竟然是……

    “赛赛琳雅?不可能……你还活着?你分明……不对,你飘在半空中,体还是半透明的……你是鬼魂?”

    蜈蚣幻微微睁大眼睛,问道,“你认识这个女人?她叫赛琳雅?你还知道什么?”

    “什什么?”莫兰一时没能理解。

    “就告诉我,赛琳雅现在在哪里?是死了吗?怎么死的?”

    “她她是……”

    “莫兰。”

    西莱及时打断了她的话。

    他不敢再让莫兰说下去,他现在已经知道巴泽尔是赛琳雅的儿子,若是让魅影蜈蚣这个“养母”知道是他们杀了赛琳雅,说不得刚刚发生的奇迹,魅影蜈蚣会让其再度消失。

    “我们现在处的地方是魅影森林。而它是此地的霸主,魅影蜈蚣……你可以视作是一种有智慧的生物。而你眼前的,只是她为了方便和我们沟通,幻化出来的分,也称幻。”西莱解释道。

    “蜈蜈蜈蚣?!”

    莫兰的声音开始变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