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12F,如断线的风筝

112F,如断线的风筝

    逃出世界正文卷112f,如断线的风筝【大……蜈蚣,你带个人类来此地做什么?】

    大蜈蚣?

    不对……

    她是想要表达什么?

    西莱的目光落在眼前这个枯瘦如柴,高颧骨鹰钩鼻,面如乌鸦的老太婆。

    她佝偻着身子,用一双秃鹫般邪恶的眼睛,盯着来者。

    “请问,这里的看守者在何处?”西莱问道。

    老太婆冷冷地叨了他一眼,“我就是这里的看守者……你是外来者?”

    “只是误入此地。”西莱说道,他竭力控制自己,不让一丝惊讶流露到面上。

    他本以为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没想到是王八看绿豆……不过他也不多做评价了,毕竟人各有志。

    老太婆只是淡淡应了一句,然后问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若是想要回去,恕我无能为力。”

    说真的,西莱并没有想到回去的事情,他一心只想着要救莫兰,但既然这位看守者这么说了,那就说明这里也应该有像是莫兰口中“电梯”一般的地方……当然,这是他之后再考虑的事情了。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此事。而是想要问些东西。”

    “问什么?”老太婆沙哑着声音问道,戒备未减。

    西莱心中疑惑,若对方有着幽灵骑士那般的实力,为什么要对他戒备?

    “是关于屠龙血脉……”

    “滚出去!”

    西莱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一阵大风忽起,将他整个人吹出了几百米,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挂在了一棵树上。

    而狂风中夹杂着对方嘶哑难听的声音。

    “小子,不要想着离开此地。你还是好好学习一下怎么在五毒层生存吧!”

    -

    噗通——

    几乎是同一时间,莫兰也被人像断线风筝一样,扔进了温泉中。

    温泉被溅起了一个超大的水花,翡翠色的泉水满溢而出,淋湿了大半个洞穴。

    这也算是另一种的心有灵犀。

    好在这个温泉够深,莫兰才没有一头撞到底部而一命呜呼。

    若是真的因此而没气了,莫兰肯定会化作厉鬼找这个野人算账的。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活下来了,却因为这种可笑的原因而丧命……

    莫兰连忙浮出水面,咳嗽个不停。

    “你是想杀了我吗?”莫兰喊道。

    野人发出了极其委屈地一声嗷呜,然后莫兰就看着他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最后咚地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合掌就像是经过训练的猴子一样,做出“拜拜”的动作。

    莫兰本来是一腔怒气,但看到对方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便只剩下了哭笑不得。

    这家伙力气大的惊人,也不知道如何控制。

    不过从他知道自己做错这点来看,还不算是榆木脑袋,或许她能教他些什么。

    之后莫兰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这个野人明白,他应该要离开这里,因为她洗澡。

    莫兰不知道这货最终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但好歹是离开了,还是从温泉那边的露台上直接跳进一片紫色的密林中。

    就算他想要再回来,也需要一段时间。

    趁着这个时间,赶紧洗一下吧。

    将已经完全浸透血迹的兽皮衣扔到岸边,莫兰重新泡回了温泉中,舒适的让她发出满足声。

    这已经有多长时间了?

    她都差点忘记还有洗澡这种可以享受的事情了。

    这些日子里,她只是勉强保持着最低限度的清洁,因为她是女性又是伤者,身边的几人也对她算照顾……但那也仅限于温水。

    像这种舒服的泡澡,完全就是一种奢望。

    “如果这里还有沐浴液之类的用品,就更好了。”莫兰喃喃自语,从温泉中抬起手臂,“呃……不过,我也许不用也可以。”

    抬出水面的手臂透着如同珠玉般的嫩滑光泽,吹弹可破。

    不仅仅是手臂,当她洗去一身的血液之后,莫兰感觉自己就像是刚刚从蛋壳里爬出来一样,宛若新生。

    “真是不可思议……”莫兰忍不住多捏了几把自己的软弹如豆腐的脸。

    莫兰很清楚,因为时代的卫生条件限制,虽然她尽了全力,但也无法达到她曾经世界的保养水准。再加之,他们家中也并非那么富裕,她不是什么贵族小姐,而是要成天经历风吹日晒的牧羊女……这一切都让十七岁的她,有了二十五岁的皮肤。

    但是瞧瞧现在……

    就算有人说她是整天被养在温室的公主殿下,也会有相信。

    但是莫兰相信这应该只是某种变化的副作用,因为早在之前,她就已经发现自己的左臂完全康复,而如今,她更是在自己的左臂上找不到一点伤痕……甚至连同之前一些不小心留下的细小疤痕也都不见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莫兰似乎觉得自己有了她梦寐以求的马甲线,握了握手掌,也感觉自己更有力气了。

    若不是她还熟悉自己的声音,和那身染血、由阿玄裁剪的兽皮衣,莫兰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换了身体,弄出个魂穿之类的。

    “我身上有血迹,而且出血量超大,但我却没有伤……”莫兰喃喃道,自然而然地便由此联想到了母亲曾经提过的家族性遗传暴血症。

    虽然不知道起因因何,但她总算是活了下来。并且获得了脱胎换骨般的惊人变化,而这个……跟中洗筋伐髓差不多了。

    或许效果还要更好?

    不过相比起清洗身体,莫兰想要用温泉洗净兽皮衣上的血迹,就有些困难了,她只能洗的七七八八,而最后还不得不将潮湿的兽皮衣穿在身上。

    因为这毕竟是她目前唯一可以用来遮挡身体的东西了。

    而当她一穿好,莫兰就听见咚咚咚的脚步声跑了过来。

    是沿着他们上来的那条路。

    片刻后,莫兰就看见野人用宽大的紫色树叶包裹着什么东西上来了。

    “这些是什么?”莫兰疑惑道。

    可是对方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呆愣当场,手中的东西散落一地。

    莫兰发现滚到地上的东西,竟然是她所熟识的苹果、梨和香蕉之类的水果。

    “你帮我弄食物去了?谢谢。”莫兰说道,弯腰将这些东西一一捡起。

    莫兰现在早就忘记什么三秒规则了,现在她遵从的不腐烂原则。

    只要吃得东西没有烂掉,她就不会浪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