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90F,肉
    众人围坐在火堆前,树枝串起各种可食用蘑菇,放在火上,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

    他们每个人都已经舍弃了自己原本的衣服,活成了披着兽皮的原始人。

    不得不说,兽皮披在身上,是真的保暖。

    顺便一说,五个人披着的兽皮,都是来自一头野兽的身上。

    此时谁也不知道过去了几天,但是在他们的感官中,这一趟旅程却像是持续了一年那么久。

    而他们也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才能走出这个鬼森林。

    在这种压抑的情况下,头一个爆发的,是安斯利。

    “蘑菇蘑菇,还是蘑菇!再吃下去,我们都要变成蘑菇了!”安斯利喊道,“莫兰坎贝尔!都怪你!如果不是非要走这条路,我们早就都出去了!”

    莫兰却只是抬眼瞧了他了一眼,然后默不作声地吃掉烤好的蘑菇。

    她现在浑身无力,只是保持清醒,都很困难。

    “那时你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阿玄淡淡地说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自己回去。”

    “不……我的意思是,我想要吃肉。我实在是受不了蘑菇了。”安斯利说道。

    “不行。吃肉的风险太大。谁也不知道在我们身上会发生什么变异。”阿玄说道。

    “是是是,你说的没错……可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怪物吗?”

    说来也奇怪,经过这几天,所有人都已经疲劳不堪,休息也只是勉强能够支撑第二天的行路。

    但是阿玄却像是怪物一般,总是充满精力……就像是第一天刚出发一样。

    “晚安。”

    另一边,莫兰已经默默吃完了蘑菇,扯过兽皮,蜷缩在一角,沉沉睡去。

    “非常好。”厄尔说道,“莫兰今天终于说了两个字……晚安。”

    阿玄看到那个蜷缩起来的娇小身影,若有所思。

    莫兰的状态越来越糟糕了,一开始的时候,她还能够自行走一段路,可如今她却连话都懒得说了。

    阿玄替莫兰检查过伤口,左肩已经开始有愈合的迹象,但却伴随着轻度感染……以阿玄的医术无法判断是怎么造成的,只能竭力保持着伤口附近的清洁。

    不用那些仿若死潭中的溪水,而是费力地去收集的露水。

    “看呐,魔女都坚持不下去了。”安斯利讥笑道,“在这种情况下,她就算变异,也要比现在这种情况好。”

    而一旁沉默许久的马尔兹,也缓缓开口道,“明天,去狩猎吧。”

    “终于有明智的人了!”安斯利说道,“兄弟,就算不用他们两个,咱们两人联手,去狩猎一些小型……原本是小型的野兽也没问题。但是……不劳者不获,没有你们的份儿。”

    “算我一个。”厄尔说道。

    “非常好,弓箭手!”安斯利说道,“怪物,你呢?”

    阿玄沉默了一下,终究喟叹道,“可以……但是,我自己一个人去便可。你们留在这里,防止走散。”

    “不用帮忙?”马尔兹问道。

    “放心吧。他一人抵百人。”安斯利说道,“正好乐得清闲。”

    -

    次日。

    莫兰昏昏沉沉地醒来,就感觉自己是被包裹在一阵肉香之中。

    “你们在烤什么?”

    “野鸡肉。”阿玄说道,“野鸡没有攻击人的倾向,比兔肉更放心食用。”

    “我还找了几颗鸟蛋。应该味道不错……刚好五颗。”安斯利说道。

    “有一群鸟不久前还攻击我们,真的没问题吗?”厄尔怀疑道。

    “那你就别吃。”

    “只是警告你一下。”厄尔说道,然后拿过属于自己的那一颗鸟蛋。

    有了荤腥的出现,众人都明显变得之前更加积极。

    “就差酒了。”马尔兹一边撕咬着肉,一边笑着说道。

    阿玄笑着看捧着鸡腿,大口啃着的莫兰,她看起来活像个灾民,但在阿玄眼中,却多了几分可爱。

    “好吃吗?”

    莫兰顾不上说话,只是嗯嗯地答应着。

    这些食物只是简单了撒点盐,可味道却比精心调理过的烤鸡更好吃。

    他们只能猜想,这是由于变异的缘故了。

    “慢些吃,还有很多……鸟蛋烤好了,你要尝尝吗?”阿玄说道。

    “给我。”莫兰顾不得烫,便接了过去。

    “早就该这么做了!”安斯利高声说道,“去他娘的变异!”

    众人没有人接茬,但显然他们心中也都是这么想的。

    -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也都是这么做的。

    这一次,他们不再是被动的逃跑,而是主动化身成了狩猎者。

    他们终于过上了顿顿有肉的生活。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受了肉的影响,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变异……但无法否决的是,他们的精神状态都变得比之前更好。

    而莫兰也不再是那般病恹恹的状态,她现在已经可以自行走一段路,脸上又恢复了笑容。

    这让阿玄很是安心。

    -

    “到了?”安斯利站在树枝上,眺望远方,怀疑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喂,你发现了什么?”

    从树下传来了莫兰的声音。

    安斯利小心地爬下来,有些迟疑地说道。

    “魔女,你的预感成立了,前方不远,就是莫凯尔失踪的地方。”

    “终于……”莫兰松了口气。

    “感觉比想象中的花了更多时间。”安斯利说道,“明明当时只花了三天左右的时间……”

    “我感觉过了半个月。”厄尔说道,“也许我们在不知不觉中绕远路了。”

    “应该是十天左右。”阿玄说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

    “感觉。”

    对于阿玄的答案,他们无从反驳,甚至下意识地感觉,他说的是正确的。

    “抱歉打扰一下。”马尔兹说道,“虽然总听你们要找弟弟,但是能否告诉我事情的详细经过?”

    莫兰戏谑地看向安斯利。

    安斯利头一回用淡漠地语气说道,“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可说的……快走吧!虽然并不担心在这种森林中无法存活下去,但我也想尽早离开这个鬼地方。”

    说罢,安斯利抬腿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的确,如果要说出事情缘由,那么势必会捅破他们的真实身份。

    马尔兹看向其他人,而他们也只是报以歉意的眼神,却并不打算解释些什么。

    马尔兹在队伍最后,看着前方快步走向“终点”的四个人,他不由得露了一抹算计的笑容。

    ——我把他们带来了,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