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89F,箭头所指
    “通向紫色世界的入口……”莫兰喃喃道,“不过我并不怀疑这些都有可能是赛琳雅臆想出来的,因为那个时候写下日记的,是已经逐渐开始疯癫的赛琳雅,她很有可能曲解了什么……她对那个世界的描写简直就像是孩童们眼中的童话世界。”

    莫兰一边说着,一边慢悠悠地朝地坑中心走去。

    虽然是那么说的,莫兰的心中却依旧期待着发生什么。

    忽地,她的步伐一个趔趄,险些跌倒。阿玄手疾眼快地向前扶住。

    此后,阿玄就顺势扶着莫兰往前走,而她也没有再拒绝。

    “但那日记中所说,也未必是假的……如果真找到了,你怎么办?”

    莫兰略微沉思,“也许会想去看看……但不是现在。我可能要向你学个一招半式,有了最近本的自保能力之后,再来一探……你会介意吗?”

    “很乐意教授。”阿玄微微一笑。

    莫兰只是一个侧眸,便捕捉到了这一幕,不由得微微脸红。

    “第二次了……“

    “什么?”

    “有人说过其实你笑起来蛮好看的吗?”

    “不知道,但我想,你应该是第一个。西莱他……就是我的另一个人格,你不是说他是个很健谈开朗的人吗?”

    “他和你笑起来不一样。”莫兰微微垂头,长长的睫毛在眼底生成一片阴翳,“他的笑容虽然灿烂,但却带着疏离。就像是冬日的太阳,明明看起来很暖和,却依旧感受不到太多热度。但你就不一样了……”

    “怎么说?”

    “虽然不常笑,但却能让人感受到你的笑是真的,看起来令人很舒服。”

    “多谢。”阿玄回道。

    两人聊着天,距离深坑的中心越来越近。

    若是细心,就会发现周围带有绿叶的植物,颜色愈发浓郁。

    就在只差十几步距离的时候,他们听到了远处的叫声。

    “找到了!”

    “在这里!”

    莫兰惊异地抬头,看见坑的周围有着三团明亮的活过,其中两个在摇晃,还伴随着厄尔和马尔兹的声音。

    只不过……他们却一个在坑的右边,一个却在坑的左边。

    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想。

    第三团火光就像时间静止了一样,停在那里。

    莫兰几乎可以想象得到,那团火光下照耀的,是安斯利愕然的脸庞。

    “你在这里坐着休息一会儿,我去看看情况。”阿玄说道。

    莫兰乖乖应着,然后直接坐在了草地上,休息。

    她没有心思去管什么紫色世界的通道了,她更关心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兰看着这几团火光,又聚又散,最后汇聚到了她的面前。

    “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箭头,指向坑外的某个方向。”厄尔说道,“我们搜寻了一周,只在这两棵树上有所发现。”

    “看箭头的样子,都刻上去有一段时日了。无法分辨先后。”马尔兹说道。

    “该死,它们看起来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人刻的!”安斯利有些歇斯底里地说道,“但我发誓,我们当时来这里,我只刻了一个!”

    “你要去哪边?”阿玄看向莫兰。

    “喂,难道不是该怎么办吗?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吗!”安斯利喊道,“两个一模一样的箭头!”

    “一个指向森林出口。”阿玄淡淡说道。

    莫兰立马接道,“而另一个,指向的是莫凯尔失踪的地方……安斯利,这还是你告诉我们的。”

    安斯利真想扇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他说的那么细做什么?

    “无论哪个都是我要去的地方。”莫兰勉强起身,站在众人面前,“我还能挺一段时间……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截肢,从此丧失一臂。用它来换我弟弟失踪的真相,我认为是值得的。”

    “真是乐观的想法啊……万一都是假的呢?!”安斯利喊道,“多亏了你,我现在可是相信这个世界有巫术的存在,什么都可能发生!”

    马尔兹疑惑地看向莫兰。

    “别担心,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的这位表哥,就是脑子有点问题。”莫兰笑着说道,“就走马尔兹先生发现的那棵树吧。我有一种能找到弟弟的预感。”

    “那就走厄尔发现的那条路。”阿玄果断地说道。

    “诶?”莫兰睁大眼睛看着他。

    “因为我相信的你预感。”阿玄说道。

    据安斯利所说,出口到深坑,深坑到莫凯尔失踪地,这两者的路程是差不多的。

    如果莫兰的伤势耽误下去,再加上路程的疲劳……可不仅仅截肢就能解决的问题。

    搞不好命都要扔进去。

    对于阿玄来说,用莫兰换莫凯尔失踪的线索,一点也不值得。

    莫兰却不甘心地伸出了拳头。

    “做什么?”

    “剪刀!石头!布!”

    不管阿玄怎么想,莫兰的手臂已经举起。

    当布字一落,随着莫兰的动作,阿玄就下意识跟出了布。

    莫兰洋洋得意地挥舞着剪刀手。

    “听我的。”

    阿玄瞧着自己的手,不由得攥了攥,心中暗骂自己的傻。

    跟莫兰相处的越多,他就容易放下防备。

    但他自己必须记住,他可以在莫兰的面前收起,但不能拔掉爪牙。

    没牙的老虎,可是对任何人都产生不了威胁,也保护不了任何人。

    最终所有人都认同了莫兰的选择,沿着马尔兹发现的箭头前行。

    这是一条颇为艰辛的路。

    他们需要昏暗无光的森林行走,分不清白昼抑或黑夜。

    他们也没有手表一类的东西,只能感觉自己饿了就休息,困了就睡觉。

    这森林里不缺食物,没有野果,各种菌类成为了他们一大选择。

    但他们却不敢食用那些巨大化的动物,谁也不知道他们吃了之后会有什么可怕结果。

    森林里的水源颇为充足,但是这些水都像是从死潭中捞出来的,味道很奇怪……可他们没有选择,只能捏着鼻子喝下去。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阿玄几乎是眼睁睁看着莫兰的身体一点点衰弱,却无能为力。

    而其他人的状态也不是很好。

    想想,在天天赶路的情况下,你的食物却只有各种蘑菇?

    至于他们的前方……

    除了森林,还是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