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87F,圣格兰维尔丧生处

87F,圣格兰维尔丧生处

    “冷静,兄弟。”马尔兹连忙说道,“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绝对是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你们的事。”

    “从实招来!”安斯利冷喝道,竟然抽出了腰间的长剑。

    马尔兹求助般地看向其他人,“你们这位兄弟难道是圣殿骑士吗?”

    “曾经是。”阿玄淡淡说道,“安斯利,把剑收回去。”

    安斯利不为所动,只是看着马尔兹,追问道,“快说!你们麦西布里亚的人,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这是安斯利头一次忽视了阿玄的命令,莫兰心想,若是单单从这点来看,他还算是一个好骑士。

    “麻烦你说一下吧。不说他是不会罢休的。”莫兰出声道。

    “这……好吧,反正我们的人马已经所剩无几,就算说出,也不碍大事。”马尔兹说道。

    自由联盟和圣殿帝国连年征战,三年一小战,五年一大战,从圣殿帝国还是一盘散沙的时候就打,几百年过去,统治者换了一拨又一拨,南北大陆却从来没有真正和平相处过。

    这不,眼看前几次小规模战斗都是圣殿帝国获胜,自由联盟的国家便坐不稳了。

    圣殿帝国的边境都把守森严,只有最西边的拉尔古森林和最东边的剧毒沼泽没有把守。

    当然,以这两个地方的危险程度,也用不着把守。

    不过不知道是谁出了馊主意,说,如果派精英队伍通过此地,就可以绕到圣殿帝国后方,到时候里应外合,便能给予其沉痛的打击。

    自由联盟一共分出了两个队伍,一队前往剧毒沼泽,一队则来到了此地。

    马尔兹身为这一队的队长,其中有麦西布里亚、伽斯雷恩、休方……算下来,差不多将近十个国家的联军,大约二百人左右。

    然而他们一踏入拉尔古森林没多久,就遇上了巨型杀人蜂的袭击,二百人的队伍被冲散,马尔兹周围只剩下了寥寥十几人。

    接下来,又撞上了巨型兔群,还有两只威风凛凛的万兽之王,高达十米的狮子……

    十几人接连丧命,只剩下了马尔兹一人。

    而就在不久前,马尔兹又撞上了鬣狗,被狼狈地追到此处……

    “你们在进入森林之前,是不是冲撞哪位神灵了?是在神庙里题诗调戏女神了,还是在神像面前跟小姑娘卿卿我我了?”莫兰说道,“怎么能衰成这样?”

    刚说完,莫兰就咳咳地咳嗽起来,然后就跟打了蔫的狗尾巴草一样,整个人都趴在了厄尔的后背上。

    “少说几句吧。我看,冲撞了神灵的那个,是你。”厄尔说道。

    “英雄禁地,就算是我们圣殿帝国的人马也不敢轻易探索,仅凭你们几个小国的人就想走出此地,哼,笑话。”安斯利嘲讽道。

    马尔兹面上有些愤怒,但却念在对方救了自己性命份上,不敢多说。

    “你们有办法从这里走出去吗?”马尔兹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你觉得我们像有办法?”厄尔反问道。

    马尔兹陷入沉默。

    “不过只要找到圣格兰维尔的丧生处,我们就能辨认方向,离开这里。”厄尔继续说道。

    听到这个,马尔兹的双眼亮了起来,“圣格兰维尔的丧生处……是不是就是那个大坑?”

    “你知道?”

    “何止知道,我刚才就是从那里跑过来的!”

    “快带我们去!”

    几人都面露喜色。

    “厄尔,莫兰就交给我吧。”阿玄说道。

    厄尔有些迟疑,但他的体力实在是不允许他在背着个大活人到处跑了,只得将背上的莫兰再度交到阿玄的手上。

    五个人再度出发。

    -

    忽然间,一只苍白的手从阿玄的身后探出,然后捏在了他的右脸上。

    “直接将我丢掉,然后去逞英雄,很开心吗?”

    莫兰的声音幽幽地从他的身后传来。

    字正腔圆的苍华语,令阿玄莫名地心虚。

    “不能见死不救。”阿玄认真地说道。

    “万一真的出事怎么办?我能救你一次,但不能保证救你第二次。”莫兰略有委屈地说道。

    “对不起……”

    “嘛,既然知道道歉,就算了。下次不能在这样做了。”

    “我是为你受伤而道歉。”

    “嗯?”

    “你的左肩……那个时候我本不应该离开那里的。这是我的过错……我会负责到底的。”

    莫兰微微一愣,双颊不由得红了起来,将头埋在了他的颈间。

    “现在说什么负责……我可没有这么怪你,这是谁也无法预料的。只要你小心一点,就好了。”

    “但是下次遇到这种事情,我还会去救人的。”

    “你……”

    莫兰忽然一时气结。

    “你这个蠢脑袋。”

    莫兰恨铁不成钢地打了阿玄的脑袋一下,本来好好的暧昧气氛,却被他一句话给弄没了。

    “别扯到伤口。”阿玄贴心地说道。

    “蠢货!”莫兰又骂了一句。

    如果不是伤口不允许,她还真想对揍他几拳。

    -

    圣格兰维尔的丧生处,要比他们想象中的近。

    半个小时的路,便已经见到了那个大坑。

    莫兰探头看过去,发现在他们面前是个直径宽达几百米的深坑。

    这坑里没有半棵树木,阳光得以在这片土地倾泻而下,这让习惯了昏暗的他们,竟然一时之间有些难以适应。

    而深坑中,则开遍了无数形状各异的花草。

    想他们在森林中徘徊了那么久,看见的花草不少,但略懂药理的阿玄,却在此地找不出一株能够用在莫兰伤势上的草药。

    直到来到了这里,他瞬间就辨认出了几种药草,甚至包括一种有止痛效果的药草。

    莫兰毫不犹豫地称呼这里为绿洲。

    阿玄让莫兰将止痛效果的药草口服下去,虽然效果没有制成药剂强效,但对莫兰来说,已经是解救般的存在。

    厄尔惊叹,“到底是什么样的战斗才能造成这个坑?”

    “也许是魔法战斗。”莫兰半玩笑的说道。

    疼痛感减轻,莫兰不用让自己强撑着,也能自然地保持清醒状态,轻松了很多。

    “没准是真的……”安斯利低声道。

    见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也不得不承认。

    而且在骑士团中一直有一个传言,据说团长和主教都有拥有一种神秘的力量。

    或许,是只有掌握这种神秘力量,才能成为团长和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