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85F,英雄禁地-黑区3

85F,英雄禁地-黑区3

    众人在被称为英雄禁地的森林腹地徘徊了几个小时,周围漆黑一片,虽然外界早已经是阳光明媚,烈阳当头的正午时分,可这里却只是勉强能够看见,昏暗的像是不会结束的日食。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得不躲开裹缠在巨树上假寐的黑蟒,小心翼翼绕过在地上的巨型马蜂窝。

    这些马蜂凶神恶煞的样子,让莫兰想到了某个游戏中的常驻角色大针蜂,一言不合就群殴,无论是主角还是反派,都丝毫不留情面。

    而当他们遇见一群以仰望视角才能看见鹿角的鹿群,他们以为自己又要像昨夜一样疯狂奔逃,然后爬上树干苟得一命……幸好,他们只是用看蝼蚁的眼神扫了他们一眼,便信步离开了。

    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证明这些家伙很有可能只是“营养过剩”变大了,不是所有动物都像末日一样变异并且变疯了。

    在这期间,莫兰甚至昏厥了一段时间,一直背着她的阿玄不得不叫醒了她。

    处于这种哈气成雾的低温环境中,长时间的昏迷会要了一个人的命。

    “见鬼……魔女!你不是魔女吗?赶快想点什么法子!逃出这个鬼地方!”安斯利不耐烦地叫道。

    “你以为我不想吗?你觉得我就喜欢抛弃跑满羊肉的青青草原,跑到这个快要了我命的森林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你和多莉埃尔维斯!因为你们这群满脑yin虫的贵族,我弟弟才会下落不明!你最好祈祷他平安无事!否则我就将你缝进那只被箭射死的黑熊肚子里!你就烂里面吧!咳咳咳……”

    因为莫兰的情绪太过激烈,而咳嗽个不停。但是她的动作又牵动了伤口,痛的她冷吸一口气,她抓在阿玄肩膀的右手不禁加大了力气。

    “生气了?但起码证明你的精神不错……”安斯利嘟囔了一句。

    他侧眼瞧着怒气未消的那张脸庞,眼前忽然浮现出莫凯尔女装时憋着怒气的面容,两人的表情如出一辙。

    安斯利没有因为莫兰的谩骂而生气,而是诡异的心情变好了。

    “少说些话。我知道你是在担心二白。”阿玄说道。

    “它还活着。我能感受到和它之间的连接。”莫兰有些虚弱地说道,刚才的怒吼已经完全消耗掉她好不容易恢复的力气。

    那只傻鸟虽然总是用看白痴的眼光瞧她,但是出了这种事情,她还是很担心的。

    “主仆契约应该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生命能量强弱,也就是它的受伤的程度。”

    “不,我感受不到……”

    “应该还是需要真气吧……”阿玄若有所思地说道。

    莫兰在阿玄第一次提到这个词的时候,问过他很多详细的内容,可是阿玄能够解释清楚真气是什么,却无法想起,让一个普通人拥有真气的方法。

    这点跟西莱是一样的。

    “阿玄。”莫兰忽然贴近几分,在他的耳边低语。

    “什么?”阿玄回答道,无论是那吐在耳畔上的微热白雾,还是那有些虚弱地声音,都令他有些不自然。

    莫兰警惕地看着周围,说道,“我从刚才开始就感觉有人的视线,好像有人在暗处监视……但是我却没有感受到任何气息。你呢?”

    “我从昨夜……不,准确是从咱们踏入黑区之后,就感受到了。但是我却无法确定那人的位置。”阿玄低声回道。

    因为昨夜的场景混乱,阿玄一直以为是某只兔子,或者巨熊,但是当它们都离开之后,那目光依旧在。

    而这道目光在他们处于棕区休息的时候,阿玄还没有感受到,所以只能认为是当他们踏入黑区之后,才被人……或者某种东西盯上了。

    毕竟这里是最诡异的区域。

    按照安斯利的叙述,他们将这个森林分为了几个区域,外围的红棕区,稍微深处一些的棕区,再然后,便是这个黑区。

    黑区的特点,当然不仅仅是比棕区更低的温度,也不是更加阴暗的环境,而是若接着亮光仔细查看这些树干,就会发现这些“巨杉”的颜色,竟然变成了纯黑色。

    安斯利等人第二次看到莫凯尔,然后追了上去……这段追逐的过程,就是发生在黑区。

    而当他们再次丢失了莫凯尔的身影时,就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传说中的骑士圣格兰维尔丧生处。

    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太幸运了,竟然什么动物都没有遇见。

    落在两人身后的安斯利瞧着两人在说着悄悄话,不禁加快了脚步,凑了上去。

    准备张口详细询问的莫兰,一抬头,就看见了某人。

    “你要做什么?”莫兰戒备地问道。

    “我是想说……阿玄背了这么久,也该休息一会儿了。他可是我们之中,最厉害的家伙,还要靠他走出去。”安斯利说道。

    莫兰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虽然不相信他的好心,但她不得不承认,安斯利说的是对的。

    “咱们休息一会儿吧。”莫兰说道。

    “不行,你的伤很严重,拖一分钟便严重一分。”阿玄果断拒绝了,“也许再走一段路就能看到棕区了。”

    “我理解你不想耽误的心情,所以……我替你背。”安斯利认真地说道。

    他面上写着真诚二字,看起来就真的像是想要替同伴分担痛苦的好人。

    “滚。”

    在莫兰开口之前,阿玄就先吐了一个字,然后加快了步伐,将安斯利甩在身后。

    阿玄忽然听见自己背着的人轻笑了起来。

    “怎么了?”

    “没什么。”莫兰说着,却难掩笑意。

    她莫名地觉得,刚才的阿玄很可爱。

    但当事人不明所以,还以为莫兰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走在前头探路的厄尔垂头丧气地回来,摇头说道,“前面没有野兽,但也看不到棕色树皮。”

    “也找不到圣格兰维尔的丧生处?”安斯利问道。

    “只有树。”厄尔说道。

    几人一阵绝望。

    安斯利去过圣格兰维尔的丧生处,他在那里留下了标记,只要找到那个,他们就能辨认出回去的方向。

    “救命啊!不要吃我!”

    从远处传来了求救声,听声音,应该是一名男性,而且声音是从他们斜后方传来的。

    而在声音传来之后,他们便能够感受到明显的大地震动。

    显然,追逐他的怪物,不是什么轻量级选手。

    “厄尔!”阿玄不假思索地喊道,“莫兰交给你!我去看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