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84F,英雄禁地-黑区2

84F,英雄禁地-黑区2

    嗖——

    伴随着箭矢的破空之声,巨熊来不及惨叫,高大的身子便已经重重倒地。

    “厉害!”安斯利睁大眼睛,发出惊叹。

    他一直没有将这个小姑娘一样的家伙放在眼里,没想到这竟然是一个隐藏的神箭手。

    一只巨熊倒地,而趴窝的那只熊有所感应,缓缓地站了起来。

    厄尔重新拉弓,快速射出第二只箭。

    只不过这只箭就没有像第一箭那样幸运,它扎在了这只熊的身体上,不致命,也不致残,反而彻底激怒了这只熊。

    巨熊的怒吼声震天,晃动着巨大的身子跑了过来,它一掌一掌拍打在树身上,发出沉闷的咚咚声。

    巨树跟着晃动,树叶纷纷抖落,三人死死抓住了树枝,防止被摇晃下去。

    咔咔——

    隐藏在拍树的声音之下,是树干断裂的声音。

    这个声音虽然很轻微,却足够让他们三个人都意识到了危机。

    “该死!现在要怎么办!你早晚要把我们全都害死!”安斯利大喊道。

    阿玄此时已经抱紧了莫兰,并随时准备当树干断裂的一瞬间,运用轻功,跃到最近的那棵树干上……

    虽然说是最近,但是对于抱着一个人的他来说,成功率不到一成。

    “咕咕——!”

    熟悉的叫声响起,众人只看到一道白光划过,紧跟着是一阵小型暴风雪忽起。

    巨熊对暴风雪没有反应,这雪对于它一身厚实的毛皮来说,就像是毛毛雨。

    二白没有放弃,在巨熊的眼前飞来飞去,终于吸引了巨熊的注意力。

    然后二白掉头飞翔,巨熊怒吼着,紧跟其后。

    他们看着一跑一追的两个身影,消失在森林深处。

    “那是……魔女的猫头鹰?”安斯利说道。

    莫兰艰难地睁开眼睛,扯出一抹笑容,说道,“不停的摇晃,怎么让人好好睡觉……真是的……”

    “莫兰?”阿玄出声问道。

    莫兰轻笑一声,说道,“很好……你早就该这样叫我了……”

    “别说话了,你现在需要休息。”

    “休息?在你怀中?”莫兰打趣道。

    她望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俏面庞,上面写满了认真和担忧。

    莫兰当然很乐意在这个怀抱中多呆一会儿,但现在明显不是上演“小言情”的时候。

    她痛到快要昏厥,但不得不咬牙强打精神。

    “你还是将我放下来吧。二白应该将那只熊引到很远的地方了……”

    “我们现在是在树上。”

    “什么?”

    “但现在危险解除了,我们可以下去了。”

    下去的方法,没有莫兰中想象的那么武侠风,因为周围根本就没有什么可借力的点,这棵树最低的树干,就是他们所在的这个了。

    阿玄是背着莫兰,就像大猴子背着小猴子一样,从高达三十多米的树干,一点点爬下去。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莫兰声音虚弱地说道。

    “的确添麻烦了,我们就不该来这里。不过你明明还是个魔女,啧啧啧……”安斯利嘲讽般地说道,他踱步到那只被一箭贯穿的巨熊,说道,“但是另一个小姑娘表现的不错。”

    这一箭由巨熊的左眼贯穿,直接插入脑中。

    “没想到你还有神箭手的天分……你救了我们,厄尔,多谢。”莫兰笑着说道。

    “我应该谢谢你救了我。”厄尔说道,从一只巨兔的尸体上拔下来一把插得很浅的匕首,“两次。”

    匕首的形状呈波浪状,宛若一条吐信的毒蛇,刀身上纹刻着奇怪的纹理,此时它们却黯淡无光。

    这是蛇纹匕首,当那只巨兔缠上他的腿时,是这把匕首的主人,救了他。

    而且在当时,厄尔同时背着长弓和装满药品的包裹,而长弓被后者压在下面,紧贴着他的后背。

    若是当时他为了保命将药品包裹扔掉,势必他也会接着将长弓扔掉……如今能箭射巨熊,不是厄尔在救他们,而他自己救了自己。

    “我欠你两条命,莫兰。”厄尔说道,“但以你现在的状况,是不能再继续前进了,找你弟弟机会多得是,不用急于一时。我们必须返回……当然,如果日后有需要,我还会来。”

    安斯利连忙应着,“没错,赶紧离开。”

    就连阿玄也劝道,“等你伤养好,我们再来。相信莫凯尔好吗?”

    他的话就像是在哄一个随时会哭闹的孩子。

    莫兰哭笑不得,“我看起来就那么像不讲道理的人吗?莫凯尔对我很重要,但我也不能因此,而白白葬送了你们的性命……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也知道自己没有任性的权力。”

    “到这个森林的决定,就是你在任性。”安斯利毫不留情地说道。

    “对不起,我承认我低估了这个森林的危险度。”莫兰说道,眼中带有愧疚。

    经历了末世那种极度危险的时代,莫兰以为自己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任何危险。

    瞧瞧,这些巨型兔跟末世的变异瘟疫爆裂兔相比,简直是温和又可爱。

    但她却忽略了,她还是一个“低级人种”,而周围的他们,也不是什么异能者,只是比普通人稍强的高手而已。

    “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等你出去之后,再说对不起!”安斯利说道。

    莫兰一阵沉默,很想给这个混蛋几巴掌。

    给点颜料就开染坊?

    “那你知道怎么回去吗?”阿玄挑眉道。

    “这个……”安斯利有些心虚,他逃了那么远,天知道他们现在在这个森林的哪个鬼地方?

    “不知道就闭嘴。”阿玄冷冷说道。

    安斯利不甘心地自我消音。

    看着安斯利那副吃瘪的样子,莫兰都觉得自己肩上的痛轻了几分。

    “莫兰,该往那边走?”阿玄问道。

    莫兰本想立马开口回答,但她却忽然间沉默了。

    “喂?莫兰?”

    “联系不上了……”

    “什么?”

    “二白……我跟它的联系,好像断了。”莫兰语气艰涩地说道。

    “死了?”

    “应该不是。我跟它之间的契约感应还在。但是无法跟它的念头沟通。”

    “受伤昏迷?”

    “很有可能……我们快点离开这里,无论哪个方向都好,我不敢保证那只巨熊的去向。”莫兰说道。

    阿玄瞧了一眼周围,简单辨别了方向,然后踏步而出。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