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81F,英雄禁地-棕区3

81F,英雄禁地-棕区3

    火堆前的阿玄,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他向安斯利问起这些,其实是阿玄一直对之前出现的巨型兔子心存疑问。

    在安斯利的叙述中,不曾出现过那些对巨型兔子的描述。

    可细问之下,却发现了特维诺死去的疑点。

    【只是一只兔子,就算它变大了还是一只兔子。】

    可若厄尔说的是没错,他们只是普通的兔子,那么普通兔子遇到人类的第一反应应该是逃跑,并非是……潜伏在草丛中猛然对他发动攻击吧?

    这只兔子在之前所受中的伤,经过他的辨认,应该是咬伤。

    阿玄仔细回忆,思来想去,他只觉得这一种动物和其伤痕最为符合,那就是……同类!

    是那些巨型兔子!

    它们在攻击自己的同伴!

    -

    火光昏暗的一侧,安斯利手里拿着人的骷髅头,在仔细辨认。

    他害怕的是会死而复活的死人,和对他态度不善还打不过的苦瓜脸……这些骷髅头他只是被吓了一跳,可不会害怕。

    安斯利没有在骷髅头上看见明显的伤痕,他除了能看出这人死很久外,没有得到任何有效信息。

    因为安斯利在这里能清楚地看见火光……火光总是令人安心的,这就让他稍微壮起胆子,在附近的搜寻起来。

    果然,安斯利在这附近找到了更多的骨头,它们分散在四处……不过它们并非是完整的,而是碎裂的,甚至还有不少骨片之类的存在。

    安斯利不但分不清其死因,甚至觉得这些骨头并非都是属于人类的。

    “嗯?”

    伴随着角度的更换,安斯利眼角有一抹闪光划过。

    他伸手摸向,发现那个物品并不大,拿到眼前一看……瞬间变了脸色。

    “这是狗牌?”

    躺在他手心的,是一个打磨粗糙的金属小牌,上面刻着“小皮”的名字。

    “小皮”正是特维诺那只猎犬的名字。

    安斯利没有犹豫,手里握着狗牌,就向火堆方向狂奔。

    “怎么了?”阿玄问道。

    “这这个……”

    阿玄从他手中接过牌子,却皱起眉头。

    “这上面写得什么?”

    能流利地说出一国语言,不代表也认得。

    “是……小皮!”

    安斯利连忙将他的发现通通说出。

    “……我就说他们是被莫凯尔杀死了吧?”

    “带我去看看。”阿玄沉声说道,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

    莫兰被两人的动静吵醒,抬起沉重的双眼,恍惚看见阿玄,带着安斯利举着火把渐渐走远的身影。

    半梦半醒间,人的脑子是最混乱的。而当这时有人在其旁边说话,睡梦者也通常会接收到部分信息,而潜意识就会将这些奇怪碎片信息奇怪的拼凑在一起。

    ——是去解手吗?一起?感情还真好……

    莫兰脑海中闪过此念之后,便又立刻陷入沉睡之中。

    她感觉自己再次被黑暗包围,整个人沉入睡梦之海,缓缓下沉。

    然而突然间,平静沉寂的睡梦之海出现了轻微暴动,虽然幅度不大,但足以让还未完全睡着的莫兰醒来。

    莫兰并没有睁眼,心想:晃动?错觉吧……

    可是紧接着,便又是一下轻微的晃动,并且幅度比之前更大。

    莫兰艰难地睁开眼,她眼前是火光眼影的漆黑森林,而她背对的,便是散发着暖意的火堆。

    两个身影手持火把在远处,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这里也会发生地震的吗?希望不要太大……

    不过她还是起来看看发生什么了吧?

    莫兰强支撑起身体,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揉着满是泪水的眼睛……

    当她再睁开双眼,却忽然发现,眼前被身后火光掩映的森林突然变得黑暗起来。

    那是……什么!!!

    莫兰猛然清醒,她意识到笼罩着自己的黑影只可能是有人站在了自己背后。

    但莫兰确定,阿玄和安斯利都在远处,而睡在身后不远处的厄尔……是绝对不会再想戴兔耳朵了!

    -

    阿玄等着火把在附近查看。

    安斯利一脸不屑,觉得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直到……阿玄拨开杂草,火把的光照亮了一个足以让身形娇小的人通过的坑洞。

    “这是兔子洞。”阿玄淡淡地说一句。

    “哈哈,这怎么可能是兔子洞?兔子那么小……”

    安斯利奔向嘲讽几句,可越说,声音越小。

    因为他想起了,白天被阿玄砍死的巨型兔子。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惨叫声刺入他们的耳朵。

    “啊——!”

    “是莫兰!”

    安斯利就听见眼前的人吼了一声,紧跟着身影在他面前唰地一下消失不见。

    没错,就是唰地一下。

    ——这家伙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啊?

    -

    当莫兰意识到自己身后的是怪物时,已经太晚了。

    对方的血盆大口已经咬在了她的肩膀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她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正当这只巨型兔准备继续享受它的早餐时,一柄短刀已经没入了它的体内。

    巨型兔应声倒地,而莫兰也随同兔子一同倒下……

    一双手及时扶住了她的肩膀。

    “莫兰!挺住!我这就给你包扎!”

    莫兰扭过头去,看见火光映着厄尔慌张的面容,他扶着自己,要处理伤口。

    可是莫兰却感觉天旋地转,大地颤动……

    这有一部分是幻觉,可另一部分却是真的……

    是那些兔子在地底行进!

    “莫兰,你没事吧?”

    此时,阿玄也赶到了这边。

    “快跑……它们来了……”莫兰艰难地开口说道。

    “这震动……该不会都是那些兔子……”厄尔惊愕道。

    “可恶!”阿玄抱起莫兰,对厄尔说道,“你带上药跟上来。”

    “好!”

    安斯利跑的慢些,正好和要离开的阿玄碰上,对方抱着莫兰,似乎受伤了。但是阿玄没有理他,错过他就狂奔离去,紧跟着,一个包袱就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在他的怀里。

    “这些是食物!你拿着!”

    他只见厄尔扛着装有医疗物品的包裹,带着长剑和弓箭,神色同样的严肃和慌张。

    安斯利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下一秒就听见砰地一声,从地下钻上来了无数只巨型兔子。

    摇曳的火光,照亮了一张一张渴求觅食的面孔。

    安斯利高声骂了一句,转头就跑。

    那匹马他们并没有来得及带走,甚至没有工夫去松开绳子,安斯利能够听见从身后传来的嘶鸣声,然后在某一点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