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79F,英雄禁地-棕区

79F,英雄禁地-棕区

    第二天。

    莫兰本以为还是跟昨天一样,一望无际的红棕色巨杉,和偶尔传来的鸟鸣之声。但没想到走了一段路程之后,树干的颜色开始在一点点变化,加深。

    头顶落下的阳光也在一点点的变得稀少……这不是因为时间渐晚,而是巨杉的树支也在变得粗壮,树叶愈加繁盛,遮蔽了大半阳光。

    分明是正午时分,天色却昏暗的黄昏之时。

    众人开始变得警惕起来,缩小了彼此的距离,行路速度也放缓。

    “周围情况怎么样?”阿玄问道。

    “树叶过于浓密,通过二白的视角已经从高空看不清状况,我正让它降下来,尽量在六七层楼高的地方盘旋……”莫兰说道。

    她此时多加了一件外套,因为温度降低,莫兰只猜想这是由于阳光被树叶遮蔽的缘故,没有多想。

    “六七层楼?”厄尔问道,“有那么高的建筑物吗?”

    “没有,只是比喻而已。”莫兰说道。

    厄尔上前摸着已经变成棕色的树干,“莫兰,你知道为什么这些巨杉都变成了这样的树干吗?”

    “我也想只要原因。”莫兰皱着眉头说道。

    忽然,她的鼻子捕捉到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她蓦然停下脚步,向另一个方向看去。

    “怎怎么了?是看到巨熊了吗?”安斯利紧张地问道。

    “闭嘴。”阿玄冷冷地说道。

    他竖起耳朵,似乎也捕捉到了一丝杂音。

    阿玄用眼神示意几人后退,他抽出长剑,无声地向前行进。

    而厄尔和安斯利两人将自己五感全部调动,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他们甚至都没有察觉到阿玄的脚步声,尽管对方明明就在自己的眼前缓缓前进。

    安斯利心里骂道,果然这个人是个怪物。输在这种怪物手中,他并不觉得耻辱。

    厄尔和安斯利都紧张地盯了一会儿,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逐渐远去的阿玄,他们紧绷的神经再也扛不住,开始渐渐松了下来。

    嗖——

    一道黑影从树干的阴影中,猛然弹跳而出。

    阿玄手起剑落,一声惨叫,一道鲜血飞溅,重物落地……

    “是什么?”莫兰问道。

    阿玄拎起胸膛被开了一个大口子的动物回到几个身边。

    “兔子?”厄尔惊异。

    只见在他手中拎着一只棕色皮毛的野兔,但是野兔的大小却有点超出他们的理解……它的体型跟正常猎犬般一样大。

    安斯利后退了几步,眼中流露出恐惧,“看!我说的是真的!这个森林真的不正常!那只熊也跟它一样!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只是一只兔子,就算它变大了还是一只兔子。”厄尔不屑地说道,“亏你还是圣堂骑士队长,怎么胆子比兔子还小?”

    “不,厄尔。安斯利说的对。”莫兰说道。

    “你这就要放弃了吗?”

    “我在阿玄杀死它之前,就察觉到了血腥味。”

    听到莫兰的话阿玄默默检查起这只兔子,在它的身上发现了兽类咬痕。他转过兔子,将这一发现给他们看。

    “果然……看来狩猎这只兔子的捕猎者也在不远处。阿玄将兔子扔了,咱们赶紧离开这个飘着血腥味的地方。”莫兰说道。

    安斯利眼中露出希望。看来她是打算放弃了吗?太好了!

    莫兰注意到这点,无情地打击了他,“当然是向着更深处。”

    -

    众人加快步伐行路,但是周围的景色未变,还是棕色树干,昏暗的天色。

    由于此地会比正常时间天色黑的更快,他们在完全漆黑的情况下,手持火把有行了一段路,准备休息。

    莫兰本来是想要找一个山洞休息的,但是周围全部都是高达的树木,而树木健硕,就连树洞的都几乎看不见。最终只得选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之后的二白已经将飞行高度降下来,警戒着周围,但是除了之前逃难过来的兔子,他们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生物。

    “……虽说如此,但是我们不能放弃警惕。”莫兰说道,“今天的值夜也算上我一个吧。”

    尽管阿玄和厄尔都再次拒绝了莫兰的提议,但是她道了一句,“我比阿玄更早发现那只大兔子,不是吗?”

    这让他们只得同意。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兰的感知力竟然还在阿玄之上。

    不过由于他们的境地更为危险,他们打算分成两班倒,每班两人。

    阿玄和安斯利一组。

    莫兰和厄尔一组……当然还有二白。

    前半夜好守一些,就交给了莫兰一组。

    莫兰和厄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莫兰知道了拉娜小时候是有多么喜欢这个哥哥,而厄尔也知道了几种羊奶去膻和羊肉料理的方法。

    厄尔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莫兰身上有一种奶香,混合着淡淡茉莉花香,这是因为用在煮羊奶时放入少许的茉莉花茶,待煮沸后滤去茶叶,便可去除膻……

    “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喝羊奶,甚至身上都有种奶味。”厄尔说道。

    莫兰白了一眼,说道,“你在想什么?吃什么什么味?喜欢吃虾酱的,还要不要活了?我是用了自家制的茉莉奶香皂,从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用!”

    “哦……”厄尔选择闭嘴。

    难以入睡的阿玄,眯着眼睛瞧了一眼跟厄尔相谈甚欢的莫兰,心想,原来她身上好闻的味道是这么来的啊……

    -

    与前半夜的轻松和谐相比,后半夜就是一部黑道片。

    “安斯利,将你知道的再说一遍。”阿玄浑身散发着杀气,厉声说道。

    “我不是已经说过一次了吗?”安斯利连忙说道。

    “再说一遍!不能遗漏任何细节!”

    “好吧好吧!我……呃……”

    剑柄直接怼在了安斯利的咽喉上,伴随着阿玄威胁的声音。

    “小点声。不能吵醒他们……难道你想死吗?”阿玄说道。

    安斯利白了一眼。

    这个混蛋,在莫兰面前装的一副君子,当初还说什么不打没有战意之人……看看现在这幅丑陋嘴脸!他真想叫莫兰起来认清阿玄的真面目!不过安斯利也相信,他要真的敢那么做,自己的一条命就该交代了……

    可安斯利不知道的是,阿玄其实是因为昨晚的事情而感到愤怒。巧合醒来,却看到了安斯利欲行不轨之事。

    莫兰跟自己说过那一夜的危险,可阿玄看到安斯利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以为他已经得到了教训,恐惧于莫兰的“魔女之力”。

    但没想到这个货色竟然还存着这等心思!

    对待这种无耻之徒,阿玄想,他是不是该做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