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78F,英雄禁地2
    进入英雄禁地的第一天,莫兰已经做了应对一切危机的准备,天上是负责探路的二白,手心用鲜血印刻着简易的召唤魔法阵……

    但是他们却什么都没发现,一天下来,反倒是令莫兰开始怀念起高中时候,和几位好友一起组织春游的日子,走走停停,野个餐,拍个照,然后趁着天色没黑,赶紧回家。

    不过她现在却要和三个陌生男子,在一个陌生森林里,露宿野外……

    “怎么轮班?”莫兰问道。

    “你去休息就行。我们三班倒就可以,在安斯利值班的时候,让二白跟着他。”阿玄说道。

    “怎么行?还是四班倒吧,你们能多休息一会儿……”

    “今天到最后,你的东西可是由我和阿玄来背的。”厄尔开口道,语气中有着几丝嘲讽,“你这小身子骨,还是好好歇着去吧,免得明天连一步路都走不动了。”

    “是你主动接过去!我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莫兰不服输地说道。

    莫兰就想不通,厄尔看起来特别的瘦弱,小胳膊小腿,甚至比自己还细,但是一天路走下来,只是稍微感到累了而已。更别说,到后来他还分摊了莫兰的一些行囊。

    他的体力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好好好,到时候找到莫凯尔的时候,你就只剩一口气了……找到了弟弟,姐姐却丢了性命,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厄尔敷衍地拍着手。

    “哪有这么严重……”莫兰不满道。

    “你的左臂伤势也没有恢复,也需要多休息。”阿玄认真说道。

    按理来说,西莱受到的腹部贯穿刺伤可是比自己的扎伤重多了,但是一段时间过去,阿玄完全恢复了,整个人生龙活虎的。

    可莫兰呢,别说是刺伤了,就连之前的骨折都没有完全好……

    莫兰的恢复是正常人的,而西莱就是个怪物。

    “怪物,一群怪物,哼。”

    莫兰虽然不甘心,但也只得同意,一边嘟囔着,一边钻进了睡袋。

    “到底谁是怪物啊……”安斯利小声吐槽着。

    听到召唤怪物的人,骂自己是怪物,阿玄和厄尔也都不由得笑了,满是无奈。

    他们三人瞧着莫兰躺下,闭上了眼睛。

    可还没到三秒,就又突然睁开,他们还没有来得及错开目光,被吓了一跳。

    “辛苦你们了……各位晚安。”莫兰笑着道了一句,然后又往睡袋里钻了钻,沉沉睡去。

    在夜色中,只留下三份迥然各异的心思。

    -

    一班岗是厄尔,下一个是阿玄,而安斯利和二白则守着即将破晓的天边。

    安斯利带着一双惺忪未醒的双眼,拉着一张长脸,坐在石头上,守在火堆旁,跟猫头鹰大眼瞪小眼。

    他就想不通了,他堂堂一个公爵之子,狮心骑士团小队队长,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在他的脑海中徘徊,从菲奈尔到多莉,从莫凯尔到莫兰,从丧尸怪物到无法打赢的男子……

    随着越想越多,安斯利也逐渐清醒起来,最终他将目光放在了还在睡梦中的莫兰身上。

    【辛苦你们了……各位晚安。】

    只是很普通的慰劳话语,但是在有心人看来,却有了别样的意味。

    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过。

    安斯利的确是恐惧着莫兰,害怕对方会杀他,但有些恐惧和威胁是有时效的。

    他是上过战场的,甚至一度被人抓去当过战俘,拷问机密。虽然仅仅只有三天,可他却尝到了什么叫做求生无路,求死无门。

    在这几天里,莫兰一直是和颜悦色,除了不让他逃走之外,于他,也从来没有说如何苛刻虐待过。

    被当做战俘时,他在生死线走了一遭,由此之后,安斯利性格大变。

    他不再一味地顺从于家族指定的妻子菲奈尔,而到处寻花拈柳,不想枉活一辈子。而初见莫凯尔,却又让安斯利感觉自己漂泊二十几年的心,终于有了归属……

    这份归属感在得知莫凯尔性别之后,化作挣扎,在莫凯尔失踪后,化为梦魇,而当莫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就觉得她一定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因此他想也没想就下手了……

    如果再给他一次,他还是会那样做。

    不过可能会告诉自己,当她踏进自己书房的那一刻,自己就该将所有的药都塞到她的口中,不该说那些无所谓的废话……这样她才能成为自己的东西。

    安斯利忽然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向了熟睡中的莫兰。

    一旁盯着安斯利一举一动的二白,眼神只是随着他移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它收到的指令是防止安斯利逃跑,或者有意伤害他们,目前安斯利并没有携带武器,也没有察觉到杀意,因此它不会行动。

    安斯利就站在莫兰不到半米的地方,可她却没有丝毫察觉,呼吸平稳,这让他的胆子更大了些。

    他早就看透了,抛去那怪物和猫头鹰,莫兰坎贝尔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他缓缓蹲下身来,抬起手,指尖一点点接近熟睡中的某人。

    啪——

    就在指尖马上要触及唇边的时候,他的手腕被一个人死死抓住了。

    “你想做什么?”

    带有怒气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抬头看去,是阿玄那张紧绷着脸庞,双眼中善意凛然。

    “没什么。”安斯利用力想要挣脱那只手,可没想到它却宛如钳子一般,死死箍在自己的手腕。

    那只手传来的力气加重,令安斯利微变。

    “我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只是想要……摸一下。”安斯利连忙说道。

    顺便一说,安斯利之所以成为战俘也能幸存下来,不单单是因为援军及时,也是因为他招的够快。他领悟的人生哲理,除了及时行乐,还有在被绝对的力量压制下,挣扎是没有用的,还不如痛快的将一切说出。

    “只是摸一下是吗?”阿玄不满地说道,手腕用力,将安斯利手臂扭到身后去。

    安斯利大喊着疼疼疼,脸都扭曲了在一起。

    阿玄在他耳边威吓道,“再敢动歪主意,我就将你切成段拿去当诱饵喂野兽,听明白了吗?”

    “是是是……”安斯利忙不迭应着。

    阿玄这才松开了手,安斯利撇去,发现对方还是一种要杀了自己的眼神。

    因为安斯利的叫喊声,莫兰和厄尔都被吵醒。

    莫兰揉着眼睛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家伙睡着了。”阿玄说道,“但算算时间,咱们也该出发了。”

    “不靠谱的二白……”

    莫兰含混地应了一声,以为刚才的叫喊声,是因为阿玄打醒了睡着的安斯利,而责任自然是二白的过错。

    二白歪着头扭了九十度,“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