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75F,洛力克小镇

75F,洛力克小镇

    “喂,醒醒。”

    厄尔缓缓睁开眼睛,却发现那个能令他做噩梦的女人面孔,竟然近在眼前。

    “莫兰坎贝尔?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这是……”

    厄尔捂着有些痛的脑袋,试图辨认周围。

    “你被人打晕了,你还记得吗?”莫兰问道。

    “被人打晕……”厄尔眼神有些迷蒙,试图回忆,“我跟你离开后,就去找拉娜。但是我跟她分别的太久,她已经忘记了我的长相。而我一直是以劳伦的身份出现……当她听说,我就是她哥哥的时候,她……她没有高兴,反而是愤怒。”

    【你是我哥哥?开什么玩笑!我的记忆中他可是一直挥舞着木剑,说要保护我和家人……我不认为他会有女装的癖好。】

    “我尝试着去解释,说明多莉埃尔维斯做的一切,但是她不相信,甚至更加愤怒,还朝我大叫,让我滚开。”

    【喜欢饲养女装男奴的浪荡妇人?你在说什么胡话?多莉姐替我摆脱奴籍,甚至完成我的愿望,说服蔷薇骑士团团长让我加入,成为一名骑士!听着,趁我还没有拔剑,给我滚!】

    “我……我乞求她跟我走,但是她却给了我一拳,然后转身就走。我想要追上去,但是因为那一拳很重,我跪在地上,几乎无法站起身。”

    厄尔说到这里的时候,他顿了顿,脸上露出几分自豪。

    “她虽然进入训练营没多久,但训练她的老师,都说她是个不输于帕娜贝克的天才。”

    莫兰知道,帕娜贝克是蔷薇骑士团的第一任团长。那是所有人都认为女性就应该在家弄些绣花,聊聊八卦,生些孩子的时候,她用实力征服了一切,单枪匹马救下了被围困在修道院的埃尔维斯五世,据说在那场战役中,她杀了至少五十个来自异国的精英骑士。

    显然,将一个训练还没有满一年的见习骑士比作帕娜贝克有些过头了,但这并不妨碍厄尔因此而骄傲。

    “接下来?”莫兰问道。

    “是……多克!他是独鹰汉克思的人!刚才我和拉娜的对话都被他听到了!他哈哈大笑,嘲讽着……”

    【看看这个可怜虫!他为了他妹妹做了一切,但是她却只念着害她哥哥沦落到如此地步的人!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你在逃跑上很有天分。】

    “然后他就打晕了我,再醒来……就是在这里。”厄尔茫然地望着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一间木制小屋,周围摆放这一些简易的医疗用品,“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又为什么会在这儿?”

    “看来记忆没有问题,脑袋没有打坏。就是问题太多了……”莫兰说道。

    莫兰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下,省略去太过血腥的环节。

    “……这里是距离国都二十里的小镇,我将孩子们都扔给了这里的治安官。然后我找这里的医生,给你看了一眼,没有什么大的损伤,可能会头晕或者呕吐,休息几天就好了。”

    “谢谢你……”厄尔说道。

    莫兰无奈笑了一下,看起来他现在没有什么多余的精力去排斥她这个魔女了。

    “不过我不能在这里久呆,免得他们也认出我这个魔女来。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厄尔,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你知道我的名字了?”厄尔脸上露出一丝惊慌。

    “呃……知道了。厄尔·普雷斯顿。有什么不妥吗?”

    “没。”厄尔又低下头。

    他看莫兰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的……也对,一个久居草原边缘的人,又怎么知道河对岸的悲剧呢?

    “我也不知道我打算该怎么办……虽然很想回去找拉娜,但是我现在回去,也只可能被当做魔女的同伙。”厄尔有些自嘲般的笑了,“或许,她留在圣殿帝国,是最好的选择。而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不去打扰她……”

    莫兰想了想说道,“拉娜她只是太年轻,还没有看破阴谋的能力。但我相信她有一天会理解,你为她做的一切事情……厄尔,我真的很佩服你。”

    厄尔笑了笑,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道,“你呢?你打算怎么办?你们全家现在都在被通缉,而这些事情被发现之后,你们的罪只可能更深。”

    “所以我们打算去自由联盟的麦西布里亚王国……你呢?”

    “麦西布里亚……很近……”

    “什么很近?”

    “不,没什么。”厄尔连忙摇头,“魔女……坎贝尔小姐,我能跟你们同去吗?我打算去麦西布里亚王国附近的一个小国家,正好顺路。”

    “一起去啊……”莫兰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

    “不方便吗?”

    莫兰笑道,“这倒没什么方便不方便。但我们打算在去之前,会绕路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英雄禁地,拉尔古森林。”

    “是要找莫凯尔坎贝尔的下落吗?”厄尔皱起眉头,“你真的相信那个人说的吗?”

    “只要将说出这些话的本人压到那里去便好了。是真是假,自然便知。”

    “但是那里太危险了……”

    莫兰耸肩,“可我是魔女不是吗?”

    “虽然话是这么说……”厄尔有些犹豫。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一起走一段的。”莫兰说道,“在撒巴尔托小镇之前,我们是同路的。除非你想要绕路。”

    厄尔点头,算是同意。

    -

    因为不能在耽误下去,莫兰让厄尔简单收拾一下,便跟她出去。

    而外面已经有一辆装满食物和行囊的灰篷马车在等待着他们。

    虽然安斯利抱怨他的镶蓝宝石纯金戒指能够换这种马车十辆,但事实是,这里没有比这辆马车更好的工具了。

    再说了,对方还免费赠送了他们一些食物和生活用品,足够他们用上一阵子的了。

    阿玄花了一段时间才摆脱这些孩子对他的纠缠……那一双双小手拽着他的衣服,他真的很难用瓦多尔语说出“再见”这词。

    莫兰也是花了很久才说服莱斯勒,在二十遍确保她还会回来这里之后,莱斯勒才点头,小声地说了一句,“雪鹰魔女姐姐,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的。”

    因为这句话,莫兰都有一瞬间想要带这个小子一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