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73F,被烧毁的小屋

73F,被烧毁的小屋

    国都艾尔马荷城外,被烧毁的小屋。

    几名穿着破烂的乞丐就在这个被烧毁的小屋安家,这里不算是理想的居住地,但是对于只要求遮风避雨的他们,已经足够了。

    这些乞丐的样貌丑陋,有的人脸上有着脓包,有的人蜷缩在草席上哼哼呀呀,似乎忍受着病痛……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世界所有病菌的携带体,没有人愿意接近他们。

    而这些……正是他们想要的。

    当一个披着斗篷的男子从暗道出来,刚才还瘸腿的乞丐立马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是逃出城的?嗬嗬……”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喉咙就被利刃割开,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见此,所有的乞丐第一时间拿出了藏在草垫、或者是裹在破旧窗帘里的武器,大喊着向这个不速之客冲过去。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就算是他们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往往还没有看清楚他的刀往何处走,一个同伴便已经被刺中了致命处,一命呜呼。

    速度最慢的那个人发现自己刚摸出长刀,这个房间里就剩下他自己了。

    他大叫一声,将长刀往敌人的方向一扔,便逃离了这里。

    阿玄知道,他完全可以出手将最后一人杀死,但无论是杀不战而逃的敌人,还是赶尽杀绝……从来不是他的作风。

    随后阿玄将所有的尸体堆在一起,盖了一个破旧的窗帘,然后他再度打开那个就落在被烧毁的火炉旁边,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方块木门。

    这是一条连通城内和城外的门,是让花了大价钱的逃犯,能够直接逃出被全面封锁的国都,而出口,是在距离国都足足三里。

    阿玄从入口将七个孩子们依次接出来,然后是莫兰……而她身后紧跟着,是那个异色瞳的小男孩儿,莱勒斯·克里尔。

    他似乎对魔女,特别感兴趣。

    最后则是安斯利,和变异丧尸。

    变异丧尸扛着昏迷的劳伦……不,应该说是厄尔·普雷斯顿。

    “吼!”(我饿了!要吃东西!)

    自从离开了国都的范围,它就开始变得狂暴起来。

    莫兰知道这家伙是已经完成了此次的契约,并不受束缚,所以才开始胡乱的叫嚷。而它的狂暴,已经吓到了孩子们。

    安斯利离得这家伙远远的,比这些孩子要更加害怕。

    因为他比他们更清楚,一个怪物的失控意味着什么。

    “阿玄,你知道怎么将丧……活尸送回它们原本世界的方法吗?”莫兰说道。

    她只得求助于阿玄,他们是同一个人,就算知道的东西名字不同,但应该掌握的东西是同一个。

    “你是指送回九幽?”

    “呃……对。”莫兰点头。

    九幽比亡灵位面听起来带感许多。

    “抱歉,我对赶尸人的了解不多。呃……”阿玄说道,忽然皱起眉头,似乎有些头痛。

    “怎么了?”

    “不知道。脑海中闪过一些画面……那些人穿着……炼尸宗的弟子服……”

    “嗯,然后呢?”莫兰认真听着。

    “然后……我在和他们战斗,我……似乎杀了很多炼尸宗的弟子。”阿玄抬头,用有些迷蒙的眼光地看着她,“莫姑娘,你应该不是炼尸宗的弟子吧?”

    “在你说出这个词之前,我从没有听过。”

    “那莫婶?”

    “不是她教我这些的。这些跟西莱有关,正是我一会儿准备要告诉你的事情。”

    “是这样啊……”

    不知道为什么,莫兰从阿玄短短几个字里面,感受到了安心。

    “这些孩子怎么办?”阿玄说道,几个孩子就站在他的周围,仿佛他是他们的保护伞。

    “送到最近村庄,那里治安官能够将这些孩子都送回去。但是在这之前,我必须要将丧尸送回去。这里有几具尸体,是召唤阵的原料。但是我不知道召唤阵,也不知道冥想阵该怎么布置……”

    “但是西莱知道?”

    “没错。”莫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阿玄,不知道你和西莱之间,有没有什么互动,或者……特定的交换时机?”

    “没有。”阿玄想了想回答道。

    莫兰叹口气,“我猜也是……”

    她听说多重人格的切换点,大概有几种情况,强烈外界刺激,固定时间,或者情感突然变化……

    但莫兰仔细回想过他的几次人格切换,却发现没有什么规律,也许睡一觉,就会切换成人格。

    而到目前莫兰和西莱相处的时间更长一点,所以她推测,西莱是主人格,而阿玄则是为了保护主人格分裂出来的其他人格。

    莫兰叹口气,从怀里拿出赛琳雅的日记。

    “还好你一直带着他们,而多莉在脱光你的衣服后,也没有将这些东西当做废品扔了,我想我可以试试……阿玄,拜托你带这些孩子,还有厄尔和安斯利去屋外等着。”

    阿玄应了一声,用手势招呼所有人离开房间。

    可是当所有人都离开房间之后,莱斯勒却依旧固执地牵着不肯离开。

    “莫兰姐姐,你不离开吗?”

    “姐姐要做一些事情,你先和其他小伙伴呆在一起,在门口等我,我马上就来。”

    “姐姐是要施展魔法吗?”

    “是……姐姐要将召唤出来的怪物,送回到它应该去的地方,等到需要它的时候,才会再召唤。”

    “我可以留下来看吗?”

    “不行。魔法是神秘的,一旦被人看见就会失效了。”

    “哦……那好吧。我先去外面等姐姐,你要马上来。”

    莫兰笑着挥手,看着莱斯勒走出这个房间,关上门,然后沉下了脸色。

    这个孩子对魔女的好奇心,是不是有点太强了?

    这令他有点……不太正常。

    虽然她现在已经习惯这些血肉模糊的东西,但是在末日刚爆发,她和所有人一样的害怕恐惧,甚至像那个小女孩儿一样尖叫不已。

    但是莱斯勒却对刚才杀人的场景毫无恐惧,他看起来是如此的平静,甚至对她表现出了明显的好感……

    这不是什么好事。